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是云王爷,这两位是姜国使臣,你赶紧去禀告你们皇上,我们都已经到了。”即云说完就亮出了自己的令牌,上面写着云王爷三个大字,令牌都是纯金打造的。

    守门的士兵听了以后马上就跑去给即墨报告了,即墨此时还在看自己找来的治理洪水的书籍,现在的心情和复杂,一方面自己老了很多书,但是却没有找到,治理洪水的方法,现在即云也要来了,自己还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千头万绪,即墨感觉自己都要疯掉了,这个时候,突然就有侍卫进来秉报了:

    “报告皇上,刚才外面来了三个人,说是一个是云王爷另外两个人是姜国使臣,皇上见还是不见?”

    即墨一听就知道,他们已经来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即墨赶紧起身,说实话,还有点激动:

    “都是我的贵客,赶紧请进来,不要怠慢了。”

    侍卫接到命令以后就赶紧的跑了出去,即墨还有点不太能控制自己,现在就过来了,一会自己应该说什么,作为兄长,是不是应该问一下最近过的怎么样,可是这样的话,会不会有点太过于矫情了。

    就在即墨自己想着的时候,三个人都已经进来了,即墨看着眼前的三个人:

    “你们都来了,在路上是不是颠簸了,舟车劳顿,一会我就给你准备一下休息的地方,你们早点去休息,洪水什么的,就明天再说。”

    即墨看见了站在一边的即云,原来即云的变化还真的是挺大的,整个人的气质都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很清纯的样子,可是为神马现在,变得让自己觉得有点接受不太了。

    即云自然是看见即墨了,心里面却没有什么波澜,原本以为见到的时候,心里面会是波澜起伏,或者是,心里面所有的痛恨都会涌上心头,可是没有想到,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只剩下了那波澜不惊的湖面。

    即墨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看着即云,好不容易才憋出来一句:

    “王弟最近可还好?”

    即云听到即墨是在跟自己说话,于是也就点点头:

    “过的一切都好,劳烦皇上挂念了,谢主隆恩。”只不过是一句客套的话,没有任何的波澜起伏,现在两个人的心情都是这样的,平静,只不过心里面还有一点默默的酸涩。

    因为权利,所以丢失了的感情,兄弟们之间的感情,即墨的心里面觉得和难受,尤其是在看见了自己的亲生弟弟以后,即云也有很多的感慨,看见即墨以后,心里面却好像没有那么多的仇恨了,可能原来自己所有的仇恨都真的是自己以为的。

    可是即云现在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自己真的多年以来的感情不可以就这样被否定,自己就是恨即墨的,就是他夺走了自己的一切。

    夏叶儿看着兄弟两个人之间见面是这么的生疏,于是说道:

    “你们这是干什么兄弟之间见面,有你们这样的兄弟吗,还不好好团结起来,看看现在像什么样子?真是让人笑话。”

    即云和即墨都没有想到夏叶儿会说这样的话,即云咳嗽一声:

    “我和皇兄之间的事情,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严重,我和皇兄一直关系都是很好的,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过来帮助皇兄了。”

    即墨听到这话的时候,虽然知道这就是即云说给夏叶儿听的,但是心里面还是觉得挺感动的,为什么两个人真的就不能这个样子,即墨叹了一口气两个人之间还是错过了太多的亲情,自己应该弥补。

    或许不管这件事情究竟是谁错了,哪怕真的是即云的错,自己是皇兄,就应给对即云多家包容,更何况这几年也是自己亏待了他,确实应该多一下包容的。

    即云不知道现在即墨在想什么,但是心里面的波澜不惊却已经被打破了,夏叶儿说的对,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兄弟,两个人明明是兄弟,可是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这其实也不是自己想要的,可是自己真的不可以放下对即墨的仇恨。

    这么多年了,即云觉得,对即墨的恨已经成为了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曾经有一次,夏叶儿很即云说过,为什么一个人可以把对另外一个人的仇恨当作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这是多么大的一个悲伤,为什么一定要生活在仇恨里面,或许即云不是真的恨即墨,就好像虽然色嘴巴上面说恨,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要篡位。

    即云其实根本就是知道自己真实的想法的,可是就是不愿意接受,不愿意面对,如果承认了的话,哪就是太对不起自己了,即云低下头,也谈了一口气。

    楚怀德看着这里面的人,一个个的都这么的沉默,夏叶儿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样了,现在到底还是不是不舒服:

    “皇上,一路上奔波劳累,我想王爷可能也已经累了,不如就赶紧让他回去休息吧,我们有什么事情,明天的时候,继续讨论,你看如何?”

    即墨点点头:

    “也好,房间我都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即云就去我旁边的帐篷里面吧,叶儿和楚大人,你们都是夫妻,也就不用我安排两个了,你们就住在一起吧,住在东边第四个帐篷里面,这在外面,不比在皇宫里面,大家还是忍耐一点吧。”

    “谢皇上了,有什么事情,我们还是明天的时候在讨论吧,今天我们就告退了。”

    夏叶儿也跟着恭维,楚怀德拉拉夏叶儿,夏叶儿就跟着楚怀德出去了,三个人都出去以后,各自找到了即墨给安排好的帐篷,即墨一个人站在那里,满脑子都是自己的亲弟弟。

    小时候,整个皇宫里面,感情最好的就是这兄弟两个人,从来都没有争执,有什么东西,自己都会让给弟弟,可是后来自己知道了,要继承皇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自己,可是终归自己也可以保护弟弟了,可是见到即云的时候,即云的表情却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

    “你过来干什么?”即墨那是第一次听到即云这么跟自己说话,声音冷的让人不知道应该接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