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儿,我真的很想把我自己心里面的事情告诉你,我很想好好的对待你,可是我又担心,担心你排斥我,今天的事情真的是我以为你在排斥我,我很难过,很伤心,所以才会冲你吼,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去找皇上,想要让他给我安排帐篷住下来,可是她知道我们之间肯定是吵架了,所以就告诉我,要我多包容一下,或许你也有自己不愿意说出来的事情,我太倔强了,可是我真的喜欢你,如果真的喜欢你,就应该包容,我没有做到,对不起,你不要放在心上了,好不好?”

    楚怀德说话的时候,真的很虔诚,从来没有这样的和一个女人道歉,这一次自己还真的很用心的在说,在很夏叶儿沟通,希望以后两个人不要发生这样的事情。

    夏叶儿也渐渐的缓过来,楚怀德也有自己的心思,他是一个王爷,能这样跟自己道歉,已经很不容易了,或许自己真的应该好好的理解,夏叶儿笑笑:

    “我原来以为你不想跟我在一起,还有,我以为你不理解我,我真的不是抵触你,我只不过是只不过是还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面对你,我我在云王府的时候,想了很多事情,我觉得,我就是喜欢你的,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感觉不出来,但是你不在的时候,我可想你了,我一直在等着你来救救我,我就知道我,我一定是喜欢上你了,所以我一回来就去找你了,我真的很想念你。”

    夏叶儿也把自己心里面的话都告诉了楚怀德,既然决定了要好好的说,那就要把自己心里面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既然喜欢,那就说出来吧,反正自己的身边,不缺朋友,只不过是缺一个了楚怀德这样自己喜欢的人,这一次,不美错过了。

    楚怀德这才知道,原来夏叶儿真的有喜欢的人?可是,喜欢的人就是自己?夏叶儿喜欢自己,真的喜欢自己,楚怀德的心里面就像是开了花一样,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表现出来:

    “叶儿,你说的,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说你喜欢我,你真的喜欢的人是我,叶儿,你喜欢我,哈哈哈,你喜欢我。”

    夏叶儿看着眼前的楚怀德,楚怀德笑的像一个孩子一样,第一次降到这样的楚怀德,楚怀德看着夏叶儿,原来夏叶儿是这么的喜欢自己:

    “你笑什么,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你根本就不需要有什么理由,就是喜欢你,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反正就是喜欢上了。”

    楚怀德在此抱住了夏叶儿,笑的像一个孩子:

    “叶儿,我真的没有想到,原来你是喜欢我的,我以前以为,你不喜欢我,再后来,你从云王府里面出来的时候,总是给即云说话,我以为你喜欢即云,但是我心里面很难过,可是再后来,你跟我说,即云根本就不是你喜欢的人,现在,我知道了,你喜欢的人是我,你喜欢我,我真的是太开心了,原本以为今天是不太好的一天,没想到会收获这么大的惊喜。”

    自己爱的人突然告诉你,其实我喜欢的那个人就是你,这是多么惊喜的一件事情,喜欢你,这就是最好的惊喜了吧。

    夏叶儿点点头,原来楚怀德也是喜欢着自己的,自己却总是在想,楚怀德是不是不喜欢自己,自己以前想象的都是假的吧: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反正你给我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我又活了这么多的国家,很多人对我也特别好,但是我却再也没有了你给我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你不在的时候,我很想念你,你想我吗,楚怀德?”

    夏叶儿笑着问道,楚怀德使劲的点点头,然后抱住了夏叶儿,夏叶儿紧紧的依偎在楚怀德的胸膛,两个相互喜欢的人,却又不肯相互妥协的人终于在一起了。

    夏叶儿擦把自己的眼泪,虽然不知道以后两个人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的,或许两个人在一起也还是会矛盾不断,但是说出来以后,起那就不会再觉得尴尬了吧,是不是就敞开心扉,以后不会互相心里面明明牵挂,却总是毫不在意。

    情侣之间真的需要沟通。

    夏叶儿这边的事情确实是解决了,可是即墨的心里面还是觉得很不安分,即云现在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有的事情永远都是跟别人树洞额时候非常的有道理,但是真的到饿了自己这里的时候,就怎么都想不通了,刚才说过的要主动,其实在兄弟之间也是这样的,可是即墨现在就是想不明白了。

    楚怀德如果在的话,一定会好好的和即墨说说的,就像是刚才的时候,即墨说楚怀德一样,其实有一句话,即墨是说对了,那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很多事情,你置身其中的时候,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做,可是这件事情以外的人就很明白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比如说楚怀德和夏叶儿吵架的时候,楚怀德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可是即墨就很清楚地知道楚怀德应该退一布。等到了自己的时候,即墨就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了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主动一点,脑子里面全部都是自己是君王这样的想法,会不会有失体面,自己可是一代君王,但是即云最讨厌的就是他的君王身份。

    思考了好一会之后,即墨决定自己要去找即云,这是自己的亲弟弟,必须要亲自面对,再也不可以逃避了,即转身就走出了帐篷,然后踏进了即云的帐篷里面,即云此时没什么事情,就像躺在床上好好睡个觉,可是即墨一进来,即云就被惊醒了:

    “什么人?”即云现在是背对着即墨的,所以看不见是谁过来了。

    被这么一问,即墨还觉得有点尴尬,从来没有被别人这样问过,现在这样问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亲弟弟:

    “即云,是我,你大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