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即墨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喉咙都在有什么东西涌动,大哥这两个字眼,已经好久都没有听谁说起过了,即墨的心里面有点惊慌听见说是即墨来了,即云信里面多了一丝丝的不耐烦,他过来干什么,不过虽然是这么想的,还是起身转了过来:

    “皇上,您过来干什么?”

    听见即云的话,即墨的心里面很难过,这是自己的亲弟弟,现在竟然称呼自己是皇上,还称呼自己为您,即墨的心里面有点难过:

    “弟弟不要这么见外了,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用叫我皇上的。”

    即云冷笑一声:

    “皇上这是哪里的话,您是皇上,是至高无上的天子,我只是一个王爷,必然是要称呼您皇上的。”

    即云的话深深的刺痛了即墨,即墨心里面渐渐的明白过来,原来在即云的心里面,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皇上,而不是一个大哥,即云已经不把自己当作是哥哥了:

    “这里没有别人,你只管叫我哥哥就是了,我们是兄弟,亲兄弟,不用这么见外的。”

    即云冷笑一声,眼神十分冷淡的看着即墨:

    “皇上,就是因为这里没有别人,所以我们之间才不需要继续演下去,不需要有什么兄友弟恭,本来是什么样子的,就是什么样子的,你也不用装下去,我也不用装下去,这样不是很好吗,一点也不累?”

    原来他是这么想的,即墨心里面现在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原来在即云的眼里面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演戏,在人前的时候对自己恭恭敬敬,只不过是在演戏,现在没有观众了,自然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即墨觉得自己是不是在自作多情,自己当兄弟之情看的这么重,但是在即云的眼里面,这就像是过眼烟云,根本就不知道去珍惜,但是事到如今,来都已经来了,自己就一定要说清楚,不然的话,真的可能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弟弟,今天我过来,还是有很多的话想跟你说的,我觉得你是我的亲弟弟,所以我不愿意让你走得太远,我不愿意让你去一个我看不见你的地方,我把你放在云王府,没想到你竟然会以为是我要看住你,我当时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是,当上了皇帝,我也不知道原来你把皇位看的这么重,不然的话,说什么我也不会接圣旨的。”

    “我们之间所有的问题,都是皇位,可能如果我不当皇上的话,我们还会是好兄弟,的那是现在就是这样,我们已经不能后悔了,我真心地想要挽回你,因为你是我的弟弟,亲弟弟,可是我看你意思,好像是不太愿意接纳我了,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有些事情,希望你以后会渐渐的明白。”

    即墨真的很希望能有一个原来那样的兄弟,就像是原来那样的,可是即云好像真的不会再接纳自己了,难道自己真的就要这样失去一个亲弟弟了吗?

    即墨的话让即云信里面很动容,可是它不想现在就表现出来,毕竟自己这么多年的怨恨,怎么可能一下就没有了,其实在即云的内心深处也是一样的想法,皇位肯定不是即墨自己争取的,可是自己不能面对这样的结果,这样的结果真的太对不起他自己了。

    自己这么多年的怨恨,不可以就这样没有了,自己对即墨的怨恨,不可以就这样烟消云散,即云的心里面,就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软弱,也不愿意觉得对不起自己,可是这样的代价,就是自己的兄长。

    即云说到:

    “皇上,您当上皇上,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很久之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所以,现在您不用跟我解释太多的事情,尤其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因为您解释了我也不会记得的,所以还是不要在我这里多浪费许多的口舌了。”

    即云就是不想再让寂寞说下去了,因为继续说下去,自己真的有可能会接受原来自己并不想接受的事情,自己不能这么做,这样就真的是太对不起自己了,可是即云不明白,有些事情是不可以错过的,就好像是亲情,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

    即墨看即云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刚才说的话,自己能做得已经都做了,可是即云这样说的话,自己也就没有办法了,可能两个人真的不可能重归于好了吧,即墨于是转身就离开了即云的房间,即云看着即墨离开了,心里面倒是放松了很多,自己自以为是的仇恨终于可在继续下去了,终于不用在面对自己不愿意面对的事情了。

    即墨回到自己的帐篷里面去以后,心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自己的弟弟,自己爹亲弟弟,可能真的就这样和自己形同陌路了:

    “到底还要怎么做?”

    即墨自言自语,到底还要怎么做,现在皇后也不在自己的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人,即墨心里开始犯嘀咕,到底应该怎么办?

    皇后自己一个人在皇宫里面,倒是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只不过是这两天总有人过来挑战自己是皇后的威严,比如说这位紫妃娘娘,紫妃娘娘早就听说了夏叶儿已经出宫去了,也听说皇上不在宫里面,那也就是说,现在皇宫里面就只剩下皇后了,这一天紫妃娘娘知道了夏叶儿他们已经离开了以后,就直接来到了皇后的宫里面: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紫妃娘娘还是很懂得规矩的给皇后请安,皇后看见是紫妃娘娘过来了,信里面其实很不喜欢这位紫妃娘娘,但是脸上还是表现出自己很开心的样子:

    “紫妃娘娘过来了。”

    皇后说外就坐到了主位上,然后对着身边的宫女说到:

    “给紫妃娘娘赐座。”

    “是。”宫女说完就赶紧下去,给紫妃娘娘抬了一把紫金檀木的椅子,紫妃娘娘也和懂得规矩,毕竟这次来还是不能让自己理亏:

    “谢皇后娘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