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是怀孕的人了,肯定是会多想一些东西的,这个孩子的存在更加增强了紫妃娘娘要达成自己的目的的野心,不过皇后看样子是一定会想出一些办法来保护这个孩子了,,可是这个孩子,必须是要给自己的,自己一定要抚养这个孩子这才是自己计划之中最重要的部分,可是要想抚养这个孩子,唯一的办法就是这个孩子的亲生母亲去死。

    所以皇后就是紫妃娘娘前进道路上的垫脚石也是他的绊脚石,紫妃娘娘就是一个没有安好心的人,只不过紫妃娘娘还是低估了皇上对皇后的爱,当初逼宫的事情,紫妃娘娘觉得,只不过是湘贵妃当时太过于嚣张跋扈,可是被逼供的还是皇后,皇上面子上过不去,肯定会保护自己的皇后的。

    只不过紫妃娘娘的心里面只有这种面子上面的事情,却从来都没有真心喜欢这种东西,紫妃娘娘还是很震惊,要是以前的话,自己说要帮助皇后搭理后宫,皇后肯定是一百个愿意,可是现在竟然不愿意了,这是怎么回事?

    资费娘没有在继续想下去,毕竟不管怎么样,这个孩子自己都是要抚养的,以后皇后娘娘,就只能是对不起了。

    即墨似乎也还没有感受到皇宫里的勾心斗角,只不过是隐隐约约的觉得心里面有一点点的压抑,但是摇摇头,现在自己在外面不可以有这样的感觉,即墨背对着帐篷的门,一会就该睡觉了,即墨今天已经累了一天了,不想再去想什么事情了,还是赶紧睡一觉吧,明天恐怕又是一场恶战,即墨想着就给自己脱下了铠甲。

    白天的时候还好,一到了晚上,外面的山风就开始呼啸,夏叶儿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以前就算是在现代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在山上过夜,这是第一次,也是自己第一次听见山风这种东西,夏叶额很好奇,于是赶紧伸出脖子出去看看,可是外面的风真的是挺大的,夏叶儿的头发都被吹乱了。

    楚怀德坐在那里看着夏叶儿的举动,心里面觉得十分好笑,这个女人,怎么什么东西动想要尝试一下:

    “叶儿,赶紧进来吧,外面冷,这么大的山风,你不怕手风着凉了了啊,赶紧进来。”

    楚怀德说完就把夏叶儿拽进来了,夏叶儿的头发被吹得乱乱的,夏叶儿也顾不上去整理了,笑着说道:

    “楚怀德,你以前有在山里过夜吗?”

    在山里过夜,这倒还真的是没有过,楚怀德是个王爷,自己平时的时候也不会带兵打仗啊什么的,怎么会在山里面过夜,虽然说楚怀德也不是多么的娇生惯养,但是起码太过于辛苦的生活自己还是没有过的。

    楚怀德摇摇头:

    “没有啊,怎么了?这是我第一次在山里面过夜,就献给你了,开心吗?”

    夏叶儿看了楚怀德一眼,这个楚怀德,z总是会放黄段子,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还要说这样的话,不过听了只有自己还是比较开心了,楚怀德没有跟别的女人出来过,夏叶儿的心里面有了一天点点的开心,楚怀德看着夏叶儿的眼角都已经有了笑意:

    “你笑什么?是不是觉得,我的第一次就这样献给你了,你心里面很开心啊?”

    楚怀德打趣道,夏叶儿看着楚怀德,然后捶打了楚怀德一下,楚怀德笑笑,然后把夏叶儿抱在了怀里面,夏叶儿感受着楚怀德的心跳,信里面也很安心,就算是现在外卖呢狂风大作,自己也不担心:

    “你听听外面的风,好大,你说我在外面会不会就被刮跑了。”

    夏叶儿想起来自己在现代的时候,还没有这个身体瘦,但是到了古代以后,自己不仅变瘦了,而且竟然是哪一种吃不胖的体制,果然女人和女人之间都是不公平的。

    楚怀德笑笑,这个女人就是在说自己很瘦,怎么女人都希望自己很瘦是吗,楚怀德不禁地笑出了声音,夏叶儿原本是想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安静的,可是楚怀德莫名其妙的笑声让自己觉得很惊讶:

    “你笑什么?”夏叶儿觉得楚怀德肯定是因为自己才笑的,果不其然,楚怀德看见夏叶儿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笑得更加厉害了,夏叶儿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猜想,肯定是在笑话自己:

    “你笑什么,你说呀,你说呀。”

    楚怀德停止了自己的笑,然后看着夏叶儿的脸,认真的说道:

    “你们女孩是不是都希望自己可以变得很瘦,这么瘦有什么好的,我就是喜欢白白胖胖的女生,抱起来软软的,多好啊,你以后就会被我喂成白白胖胖的样子,然后就没有人会和我抢你了,你就只能是我的了。”

    楚怀德的话让夏叶儿觉得有一点点的伤心,自己是不是能够这样一直留在这里,真的不一定,说不定有一天,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在现代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不会在这里饿了,又或者是下一秒,又或者是永远在这里。

    但是下叶儿知道,不管自己到哪里去,眼前的这个男人都会一直等待自己,可是自己怎么忍心让它一直在这里是等待,对楚怀德来说就太不公平了吧,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离开了,希望楚怀德也能够很快的忘记自己。

    夏叶儿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面莫名其妙的觉得很伤感,这是自己在这里爱着的男人,就算是这跟男人真的最后会忘记自己,乃自己会不会也忘记她,或者认识回去以后,一切就像是原来的样子,自己在这里经历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这才是最悲哀的吧,自己所有的爱恨痛苦,都忘记了,只能是像原来一样生活在哪个地方,夏叶儿眼睛里面的泪水已经在打转了。

    楚怀德看见了夏叶儿的变化,心里面很纳闷,这是怎么了,刚才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要哭泣了,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很伤感的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