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初自己也只是一厢情愿的觉得自己是哥哥就要好好地管教弟弟,可是现在看来的话,好像这就是一个沉重的枷锁。

    所以,还是放啊看死后吧,说不定两个人的枷锁就会被打开,不要求两个人能够和原来那样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在一起商量,或者是一起谈论琴棋书画,但是起码能够不在象是现在这个样子,见面了就跟仇人一样,这也不是自己想要的。

    即墨笑笑,或许这么多年了,是自己想得太过于简单了,一直都以为即云一定会明白自己的,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即云到底愿不愿意体谅自己,这样的话是不是也给了即云太大的压力,对即云也是不公平的。

    所以自己应该做出一些让步,即墨已经明白了,还是放手吧,不管以后怎么样,总之不会比现在连个个人的关系更加的不好了吧,所一直要是有可能的事情,就可以去做。

    即云倒是没有想到即墨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到底是为什么,当初自己觉得,这个男人是为了囚禁自己,可是现在看来的话,好像不是这样的。

    只不过现在即然即墨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也必须要说点什么了:

    “你也不用这么说,如果真的是想要监视我的话,也不必非要在这里,就算是我去了别的地方,你也能够派人找到我,然后监视我,你是皇上,这样的方法应该有很多吧,不用我一一列举了,何必还要在这里给我装模作样,想干什么直接说就是了。”

    明明知道即云的话听起来有点很无理,但是现在自己却一点都不生气,即墨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只要我想追踪你,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抓到你,可是你不也是这样吗,不管我是不是想要追踪你,只要你觉得我想要追踪你,那我就永远在追踪你,我是不是想要监视你,全都在你。”

    即墨好歹是一个皇上,平常的斗嘴说话,还是难不倒的,即云冷笑一声,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这个哥哥很会说,以前还没有当皇上的时候,即云就知道了,只不过没有想到现在不管自己说什么,他竟然都可以表现的很淡定,这是不是为装的。

    即云点点头:

    “你要是示这么想的话,确实是这样,我心里想的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你也就不要再继续花尽心思的想要让我叫你一句哥哥了。”

    即墨真的很不想要失去这样的一个弟弟,可是两个人的感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即墨也是要负一定的责任的,现在即墨的心里面更多的恐怕是对即云的愧疚,自己早就听说过,即云自从当了王爷以后,整天笙歌艳舞,府里面的美女不断。

    听说了这些话以后,即墨心里面觉得有点难过,可能真的都是因为自己这个哥哥做的不够好,所以才让自己的弟弟没有得到很好的教养,又或者是,自己做过的某些事情真的是伤害到了即云,比如说自己登上皇位这件事情。

    可是这件事情,即墨也无从解释,自己都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会当皇上,怎么跟自己的弟弟解释,当初没有想到即云把皇位看得这么重要,可是一切都来的太快了,快的让即墨没有准备,很突然的,以前很好的两个人,就一点联系都没有了。

    即墨也觉得很心痛,可是已经发生了,自己只能是把这种兄弟之间的感情损失减到最低。

    就在两个人僵持着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夏叶儿和楚怀德已经走出来了,看见即墨和即云站在那里,于是也赶紧走了过去,今天是他们约定好了的,要一起去看看外面洪水的情况,制定出下一步治理洪水的方法,夏叶儿早就知道,这一次,洪水泛滥的地方就是齐国的母亲河,齐河,甚至这几天有的村落一直饱受到洪水的灾难,为了平复。

    竟然有人将活生生的女人扔进河里面去,说是什么要给河神和亲,希望能够平复这次的洪水,夏叶儿觉得这简直就是胡闹,想起了以前自己在现代的时候看过的一个京剧,题目是什么已经忘记了,但是大体就是说了个地方的人总是用村子里面的女人来祭祀河神,但是其实都是地方的乡绅,和巫婆来聚众敛财的。

    后来来了一个地方官员,查明这件事情,然后就给写给地方治理洪水后来就没什么事了,自己也在经历这件事情,夏叶儿摇摇头,古代的人真的是很愚昧,这样看来的话,那个地方官员真的是很开明。

    夏叶儿现在就要做这样的事情了,说起来还真的是有一点点的激动,看见即云和即墨在这里,楚怀德县说话了:

    “皇上,云王爷,看来你们比我们起床更早一些,叶儿昨天可能真的是累了,所以起的比较晚,让你们久等了吧。”

    夏叶儿知道楚怀德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看见即云在这里,肯定是要说一下楚怀德和夏叶儿是夫妻这样的话了,让即云明白,这里两个人是夫妻,不要妄想改变她们的关系,也不要想着随便插足她们。

    这一点的小心思,夏叶儿还是知道的,不过说出来也好,起码两个人能够正大光明的说清楚关系,不至于让每一个人都知道可是,起码要让即云知道,让喜欢夏叶儿的人知道,夏叶儿是一个有丈夫的人。

    即云嘴角抽搐了一下:

    “楚王爷在这里住的可还习惯吗,还有楚王妃,在这里是不是有一点水土不服,看起来面色很不好。”

    即云还是在担心夏叶儿的身体,夏叶儿的身体一直就不太好,过来的时候,还很不舒服,而且自己以前还刺过她一剑,伤口刚刚好,现在会不会有感染的情况发生?

    夏叶儿笑笑,虽然说现在只有四个人在这里,但是自己是楚怀德的王妃,但是自己也还是要给别人一个人很正式的感觉,因为现在对面的是即云,是跟自己很暧昧的人,还有即墨,即墨是齐国的皇上,现在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国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