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看着即墨说,即墨没有想到夏叶儿竟然还有这样的心胸,心里面开始敬佩起来,一个女人有这样的心胸确实是不简单,现在看来这个女人真的是不简单:

    “叶儿姑娘的见解,果然是很有见地,叶儿姑娘既然都已经这样说了,那我马上就找人去办这件事,只不过还有一点,不知道叶儿姑娘是从哪里知道的治理洪水知道?”

    即墨总是觉得这个夏叶儿非池中之物,可是究竟是因为什么自己会这样觉得,自己也说不清楚,今天夏叶儿说出这样的话,自己就更加的想要知道这个细啊叶儿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的这么多,自己还都不知道,如果他是个男人的话,一定是一个贤明的君王,将相之才,绝对不是随意就能够培养出来的。

    夏叶儿没有想到即墨会问这个问题,信里面犯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管我是怎么知道的,给你治理好了洪水不就行了,问那么多干什么》早知道就不跟你过来了,要不是因为皇后,还有想要缓和这两兄弟之间的感情,自己才不会过来,虽然信里面是这么想的,但是嘴上还是要说出一些比较客气的话:

    “皇上,小女子自小就对水里有很浓厚得兴趣,长大了以后就着重研究了一点,看了一些古书,所以知道的也就比较多了,不知懂啊皇上怎么会突然问起来这个问题,叶儿很不明白,皇上是对叶儿有什么戒备之心吗?”

    夏叶儿很不喜欢就这样被别人什么都知道了样子,即云看着即墨:

    “不要随便问问题。”

    声音很小估计只有即墨可以听得见,可是即墨却一点都不理会,于是说道:

    “也不是对叶儿姑娘有什么戒备之心,叶儿姑娘是皇后的至交,所以我肯定是放心的只不过还是觉得很奇怪,叶儿姑娘是一个女孩子嗯忙会明白这么多的治理洪水的方式?”

    即墨还是觉得夏叶儿绝对不是他自己所说的那样简单,肯定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身份或者是事情,这个夏叶儿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皇上,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关键的时候,我知道的东西确实帮助你了,这样就很好不是吗,为什么一定要问清楚,究竟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人不是特别没有意义吗?”夏叶儿还是不喜欢就这样一直被人逼问,一直都避免正面回答即墨的问题。

    即云这个时候开口了:

    “不管怎么说,叶儿姑娘博学多识,果然是女中豪杰,如果叶儿姑娘说说的治理洪水的办法真的奏效的话,那就是最好不过的,就算是不奏效,也没有关系,叶儿姑娘也还是为了齐国出力了,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好好地款待两位的。”

    果然还是即云比较会说话,夏叶儿点点头:

    “其实也不是多么了不起的治理洪水的办法,只不过我们姜国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这个办法已经流传很久了,你说是不是啊楚怀德?”夏叶儿说完以后就看着楚怀德,楚怀德知道夏叶儿的心思,这个女人果然是不简单

    “对呀,这个方法我也早就听说过了,所以皇上,真正的高手在民间,民间其实有很多的能帮助皇上的人,皇上也不要多想了,叶儿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情吧,是因为,他是我的夫人,在姜国生活了这么长时间,自然是因该知道的。”

    楚怀德这话是说给即墨听的,也是说给即云听的,说给即墨是在告诉即墨,这是我的妻子,不要当着我的面总是在逼问,也告诉即云,这就是我的妻子,不要总是懂一些歪心思,原来夏叶儿只是想让楚怀德给自己解围的,没有想到这个楚怀德竟然利用这个机会说明了两个人的身份和关系,这也算是在秀恩爱吧。

    即墨笑笑,毕竟是一个君王,这种事情怎么处理,自然是知道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是最好不过了,姜国有一个这样的王妃,真的是一种福气,楚大人,这也是你的福气。”

    楚怀德笑笑,其实即墨说的挺对的,遇见夏叶儿真的是自己的福气,自己也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夏叶儿在一边揽住了楚怀德的胳膊:

    “皇上,尽管放心,其实这个办法究竟有没有什么用处,我也不太清楚,或者是说,我也不知道这个办法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程度的解决,所以我们还是先试试,以后不管用的话,我们再想别的方法。”

    即墨点点头,现在夏叶儿说的很对,而且欸治理洪水的办法是他提出来的,这样的话,就说明了现在一切都是由夏叶儿主导的,大家只能是照做,这一点到时让即墨有点不太放心自己是皇帝,什么时候让别人主导过什么事情,不过很快这种情绪就被压下去了,现在下叶儿是在为了自己的国家做事,自己自然是应该多听听他的意见的。

    夏叶儿不知道现在即墨的内心变化,现在的夏叶儿心里面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治理洪水,原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强烈的欲望,可是九子啊刚才的一瞬间看见那个小女孩的时候,夏叶儿的心就像是被一只手揪住了一下一样难受。

    “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这些难民,皇宫和王府里面的难民,虽然你们收留就是为了他们好,可是现在如果别人知道了你们收留了一部分的难民,但是却没有收留他们,会不会激起民愤,所以,还是赶紧把他们都放出来吧,这件事情不能够在就续下去了,还有难民的衣食住行是最主要的事情。”

    即墨点点头L:

    “我知道了,你放心,这些事情,我都会做好的。”

    夏叶儿看着楚怀德:

    “我想看看刚才的那个孩子,我想看看他的母亲。”夏叶儿现在心里面还是很挂念那一对母女,楚怀德最不放心的是夏叶儿的身体,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到底好不好:

    “你没事吗,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