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母亲看看小女孩,然后对小女孩点点头,小女孩结果糖饼,然后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自从洪水以来,小女孩就很少能够吃饱,现在能吃上糖饼,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小女孩也是一个孝顺的孩子,自己吃的时候,还不忘记给母亲也留出来一张饼,母亲接过去,然后也吃了起来,两个人真的是饿坏了,一张饼,很快就吃完了。

    “我们走吧。”夏叶儿起身看看楚怀德说到。

    楚怀德点点头:“走吧明天他们就没事情了,不要担心了。”

    两个人于是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巷子胡同,出去以后,看见即云即墨两个人站在那里,两个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同样都是那么的高冷,活该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夏叶儿在心里面担心他们以后的关系,不过既然是性格使然,自己也做不出什么努力来。

    “好了,我们赶紧走吧。”夏叶儿走到两个人的前面说到,即云不知道在看什么,有点出神,听见夏叶儿的声音的时候,有点受到惊吓,可是即墨就很淡定,夏叶儿隐隐约约觉得,其实论心机,肯定是即墨胜过即云的。

    就凭刚才自己说话的时候,连个个人的反应就可以看别的出来,即云还有的时候想问题会走神,可是即墨从来都不会,因为即墨重视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所以不会轻易的想问题出神,可是即云就不一样,虽然说基于呢很难精明,可是却绝对没有那么多的心机。

    或许也就是因为这样,最后当上皇帝的认识即墨,可是却不是即云,不是说即墨用了什么手段打败了即云,是因为,皇上必须是一个有心计,不会被别人看出来自己的喜怒哀好的人来做的,即云虽然是很聪明,可是有了一点点的感情思维,这样的人不能够做大事,不然的话,就会感情用事。

    但是即墨不一样,即墨看起来虽然没什么心眼,但是其实是一个警惕性很高,为人也很有心计的人,所以这样的人就可以做皇帝,所以最后当皇帝的人就是即墨,或许这也是在保护即云,虽然如果是即云做了皇帝的话,也会是一个明君,可是如果有人起兵造反,最后即云真的不一定能够应付得了,这样看来的话,其实即墨比较更加的适合做皇帝。

    分析忘了两个人各自的性格以后,夏叶儿走到连个个人的面前: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啊,跟我们进去看看,是不是会少一块肉?”夏叶儿对于这两个人只知道在一边远远的看着,却不知道进去看看,遮掩的个人表示十分的无奈,明明一个是王爷,另外一个是皇上,可是做的事情还不如自己做的事。

    不过也不能怪他们,或许男人和女人之间就是不一样了,夏叶儿想到的是想要去看看他们,看看着一对母女是不是还有什么选哟的地方可以帮忙,更重要的地方是因为,夏叶儿觉得,那个小女孩让自己想起来了虞月,以前的虞月也是这样的,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破破烂烂,需要别人保护。

    只不过不一样的是,第一次见到虞月的时候,虞月的眼神是那一种十分的慌张,害怕,不像是这个小女孩那样的坚强,两种眼神,同样都让人十分的心痛。

    夏叶儿看看眼前的两个男人,感到十分的无奈:

    “好了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我们赶紧回去吧,商量一下,看啦可能明天到底应该怎么办?这些灾民也是一个大问题啊。”

    楚怀德知道现在夏叶儿的心里面在想什么,现在自己在夏叶儿的心里面一定是一个很明白事情的男人,酒瓶刚才的时候自己陪着叶儿进去了,可是这两个人没有进去,其实即云和即墨两个人是故意的,当时即云也想进去,可是即墨看见了即云想要跟上去的节奏,于是就轻轻的拦住了即云。

    即云其实心里面也很明白,夏叶儿是喜欢楚怀德的,或许自己真的应该尝试着手放开来了,所以即云就停下了脚步没有跟进去,即云也很担心夏叶儿会不会受到攻击啊什么的,可是想到楚怀德也在里面,楚怀德应该会保护夏叶儿吧。

    既然想好了要放开手了那就不要这么纠结好了,放手了就不要随便地跟着进去了,他们两个人才因该是在一起的,因为他们是互相喜欢着让彼此的,可是自己算是什么,算是单恋吗,如果不是相互喜欢,你的一切的行为,和你的执着就会变成一种沉重的枷锁。

    即云很知道这个和道理,既然自己也是喜欢夏叶儿的,那就不要让他这么的痛苦,就让他们好好的在一起,如果真的有一天,楚怀德对夏叶儿不好了,乃自己也一定会给夏叶儿出气的,不会让夏叶儿一个人难过,伤心,甚至,自己还会把夏叶儿抢过来。

    因为自己是觉得楚怀德能够给夏叶儿幸福,所以自己才放手的,可是楚怀德不能够给夏叶儿幸福,所以自己也就不用放手了,当然了,这只是如果,楚怀德应该不会对夏叶儿不好才对,连个人是互相喜欢的,这样就是很幸福的了。

    即云就留在了原地,和他的兄长一起,看着来来汪汪的难民,看着原本就是即氏一族的天下,夏叶儿不知懂啊现在的即云究竟在想什么不过总是感觉这几天,即云神神经警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说道:

    “即云,即云你还好吧?”

    夏叶儿走到即云的身边,想要问问即云这几天是不是刚来到这里,所以会觉得不舒服或者是怎样怎样,可是即云回过神来,看着夏叶儿:

    “你怎么过来了?”

    夏叶儿冷笑一声,这个男人不是真的是被什么不干净的动词附体了吗:

    “你还好吧,我刚才走过来的啊,你没看见吗,你这两天究竟怎么了,总是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出神,然后不知道在想什么,现在还问我我是怎么过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