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是楚怀德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在这里趴着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很累了,难道说自己是楚怀德抱回来的吗吗出坏的是不是特别累,不然的话也就不会在这里睡着了,看着楚怀德趴在这里看着他的眉眼之间,什么时候开始她就这样存在于自己的生活之中了,自己也就这样慢慢地习惯了,和就是爱情吧。

    夏叶儿轻轻的给楚怀德整理好眼前的碎发,古代的男人都长得这么好看是吗,但是夏叶儿知道,自己不是因为楚怀德长得好看就喜欢他的,喜欢他只不过是因为,自己为什么喜欢,想到这个问题,可是自己都没有要回答的答案,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就是喜欢了吧啊,可是自己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喜欢。

    当初皇后问自己的时候,夏叶儿也不知道因该怎么回答,当时是因为自己喜不喜欢楚怀德自己及都不知道,但是这一次就不一样了,自己知道了自己是喜欢楚怀德的,可是原因是什么,就翱翔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楚怀德会喜欢自己一样,自己都不确定楚怀德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喜欢自己。

    夏叶儿有点迷茫了,当初是即云帮助自己搞清楚自己喜欢楚怀德的,可是现在看来得话,自己喜欢楚怀德,但是究竟是为什么,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楚怀德为什么喜欢自己,他自己也不知道吧,说起来还真的是有点搞笑,不管怎么说,这也都是自己的选择吧。

    夏叶儿感受到自己的嗓子还是想要喝水,于是赶紧放弃了自己所有得想法,赶紧找水,水在哪里,夏叶儿最后再楚怀德身边的桌子上面找到了水,可是自己如果要拿水的话,就要去经过楚怀德的身体,可是这样会不会把他叫醒,还是轻一点吧,夏叶儿于是轻轻的斜过身子想要拿着那边的水。

    尽管夏叶儿已经小心翼翼了,可是楚怀德还是被惊醒了,楚怀德感觉到自己的上方有什么东西笼罩这自己,出于本能,楚怀德睁开眼睛,然后就抬起头看见了一个紫色的身影,不过自己看见的这个部分好像是有一点的尴尬,楚怀德咳嗽一声:

    “叶儿,你醒过来了?”

    “啊,你醒了,我还是把你吵醒了,对不起啊,你是不是还没有休息好?”

    夏叶儿还是没有拿到水,所以嗓子还是十分的干枯,夏叶儿咽了一口唾沫,可是自己现在连唾沫都没有,楚怀德已经听到了夏叶儿的声音,现在肯定是因为嗓子不好受吧:

    “你还好吧,喝点水吧。”楚怀德说完以后就把身边的水拿给了夏叶儿,夏叶儿拿到水以后,马上就大口大口喝了起来,接触到水的时候真的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那种感觉,就是那样的久旱逢甘霖。

    “谢谢你啊。”夏叶儿擦擦自己的嘴巴,额然后把水放到了一边,楚怀德现在的样子也不是很好,嘴巴有点泛白。

    夏叶儿看着楚怀德的样子,好像也是十分的疲惫,难道自己是他背回来的吗?不过也对,当时的时候马车已经离开了,说是要下午的时候再过来接他们,所以没有马车,就只能是楚怀德把自己背回来了:

    “我这是怎么了,我晕倒了吗,还有我是怎么回来的?”

    夏叶儿问得比较隐晦,没有直接问,我是不是你背回来的,可是他内心深处的声音真的很希望自己是楚怀德背回来的,可是这样的话,自己就会很心疼楚怀德,楚怀德的眼神看起来还是十分的担忧,他的身体好些了吗:

    “你就是晕倒了可能是当时你说话的时候用的力气真的是太大了,所以就没有及时地补充就晕倒了,回来的时候,是我抱着你回来的,马车不在,我也不想让你在哪里继续待下去,那些灾民们谁知道会不会横冲直撞,那里也没有能够安神的地方。”

    听到楚怀德的话,夏叶儿的心里面真的是五味杂陈,原来自己真的是他背回来的,难怪楚怀德看起来这么的憔悴,看起来好像真的是很累了吧,不过也是,从灾区到山上,这一段距离真的不是很近,马车都要行使很久,更不要说是人力脚步了。

    夏叶儿说到:

    “没关系的,我根本就没什么大事情,你不用那么紧张,干嘛还要抱我回来啊,在哪里就是了,看看你累的,是不是很累?”

    有一点的嗔怪,其实是在心疼楚怀德,但是楚怀德也知道这是夏叶儿在心疼自己,于是笑着说道:

    “没关系的,我根本就不累,只不过是好久没与运动了,还真的是有点不适应,看来真的应该加强锻炼了,还有你啊,身体这么差,还跟和到处跑,这怎么行,你以后还还是乖乖的呆在这里吧,有什么事情让他们去办,你就吧你自己得想法说出来就好了。”

    楚怀德看着夏叶儿闲杂还是十分的憔悴,想起来,都是因为她非要跟着到出去跑,这下倒好了吧,当初自己就应该让他和自己在这里好好的呆着,也就不会有这的事情了,说起来,楚怀德有点自责,都是自己没有有照顾好夏叶儿。

    夏叶儿看着楚怀德就知道这个楚怀德以后是不想让自己出去了,这怎么行,自己是来救灾的,现在倒好了,怎么成了让他自己留在这里了:

    “哎,楚怀德,你不能这样,我就是过来救灾的,怎么能一直呆在这里,不出去。不行,我还是要出去看看,我不在哪里,我自己都不放心。”

    夏叶儿说完以后就要下床,楚怀德有点生气了,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体状况,他自己不知道是吗,现在还要一个劲的下床说要出去,怎么回事,就是不听别人的劝告:

    “夏叶儿,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如果一会你还是晕倒了怎么办,谁送你回来,难道我就要一此次的把你抱回来然后累成狗是吗?”看着现在的夏叶儿这么的不识好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