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夫君,现在我们可以离开了吗?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赶紧走吧,离开这里,就只有我们了,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世界,你就不会担心我了,因为你可以保护我,你可以一直在我身边,我也会在你身边。”

    楚怀德听了以后,心里面也十分的感动,夏叶儿这一次下定了决心,自己也看出来了,越是这样子,自己就越是要让夏叶儿也知道自己的心思,自己就是喜欢夏叶儿,就是想要和夏叶儿在一起,所以自己一定要让夏叶儿感受到自己的爱:

    “叶儿,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心思,我不愿意让你一直在外面,只不过是因为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我不愿意再看见你晕倒,不愿意再看见你不舒服,你生病他我真的很难过,不过就算是你不理解我,但是我也还是带着你离开,因为我喜欢你,我爱你,就不会让你在这里受到伤害。”

    听了楚怀德的话,夏叶儿笑了,然后跟着楚怀德走了出去,楚怀德紧紧的握住了夏叶儿的手:

    “我们走吧。”

    走出帐篷的时候看见即云和即墨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大部分的人也已经离开了,散去了,一会这里的事情应该很多吧,即墨一时间离开不了,楚怀德知道一会事情很肯定会很多,所以自己不愿意在这里,也不愿意让夏叶儿在这里,赶紧让夏叶儿跟着自己一起离开吧:

    “叶儿,我们在这里也没有什么能够帮上忙的,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吧,不要在这里,还会耽误皇上和王爷在这里收拾东西,我们就不要在这里了,赶紧离开吧。”

    夏叶儿也知道楚怀德是什么意思,也知道楚怀德现在心里面在想什么,说实话夏叶儿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了,一会这里的事情很多,自己真的处理不了,担心自己的身体,一会在这里会不会还是会支撑不住,夏叶儿于是点点头,然后看着即墨说:

    “皇上,这样的话,这边就没有什么事情了,我和楚怀德就先离开了,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和即云王爷在这里多麻烦一下了,我和楚怀德担心会在这里碍手碍脚,我们就先离开了,告辞。”

    夏叶儿和楚怀德本来就不是齐国的人,所以当然是没有义务就在这里的,离开了也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本来这一次过来救灾也只不过是因为夏叶儿心挂灾民,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但是既然自己这边的水灾已经控制住了,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在这里了,还是离开了,本来这两天也是有点慵懒。

    既然已经这么说了,即墨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本来也就不是夏叶儿的义务,只好点点头:

    “既然这样的话,你们就不要留下来了,赶紧离开吧,这里的天气也不太好,你们赶紧回皇宫吧,马车也在那边已经好了,回去吧,回去以后记得好好的休息一下,叶儿姑娘回去以后,还是要拜托,帮助朕照顾一下皇后,皇后娘娘现在身体不太好,还怀着孩子,有老姑娘了。”

    夏叶儿想起来皇后,就算是他不说,自己也会照顾皇后的,皇后是自己的姐姐一样的存在,自己一定会照顾好的,只不过是不知道,这两天宫里面,皇上也不在,自己也不在,皇后会怎么样,会不会受到一些伤害,皇后这样的性格,又不是哪一种能够和别人争论的性格,会不会吃亏,夏叶儿想想心里面都很难受。

    “我知道了,皇上不要担心了,我们走吧。”夏叶儿说完以后就看着楚怀德,楚怀德笑着搂住了夏叶儿的腰肢,然后两个人就转身离开了,即云现在心里面虽然酸酸的不舒服,但是还是挺开心的,逼近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还是有人宠着的,就算是没有了自己,也还是会有人宠着夏叶儿,而且这个人就是夏叶儿自己喜欢的人,这样就很好。

    自己以前也梦想过很多次能够像楚怀德一样的陪在夏叶儿的身边,能够像是楚怀德一样,照顾夏叶儿,让夏叶儿不会再受到那么多的伤害,多希望自己能够像楚怀德一样,每天都和夏叶儿在一起,一直一直在一起,可是现在看来的话,自己好像是已经没有机会了,但是这样也没有什么,毕竟楚怀德和夏叶儿也是真心相爱,自己也就放心了。

    夏叶儿和楚怀德上了马车以后,夏叶儿刚放下自己的包袱,就听见楚怀德在一边酸溜溜的讲话了:

    “哎呦,看看,看看刚才你离开的时候,即云的那个眼神,看什么看,我的女人就是我的,总不会是他的吧,看了也没有用我也不会把你让给他的,我就是要让他知道,你跟我在一起才是最幸福的,叶儿,你说,跟我在一起和跟即云在一起,那个感觉更好一点?是不是我。”

    夏叶儿第一次觉得原来楚怀德斯一个这么孩子气的人,竟然还会跟即云吃醋,还会问自己跟谁在一起的感觉更加幸福,夏叶儿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再说了,刚才他是什么眼神,我怎么不知道,你天天想什么,还去看看人家是什么眼神,你怎么不看我呀,看看我呀,你说话呀,干嘛不说话。”

    夏叶儿看见楚怀德已经沉默了,以为是不是自己已经触碰到了楚怀德最不愿意触碰到的地方,夏叶儿一时间也有点沉默了,不知道到底应该说什么,现在有点尴尬,这个时候楚怀德抬起头,看着夏叶儿:

    “我每天都在看你,我可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没有什么短袖的怪癖,你可不要随便说话。”

    夏叶儿这才知道,刚才为什么楚怀德的表情是这么的奇怪,现在想想,自己刚才说的话,确实是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好像自己觉得楚怀德有什么不正当的癖好一样,当然了,这种感觉,俗称,同性恋。

    “我可从来都没有说过你是同性恋啊,是你自己说的,再说了,我也从来都没那样觉得,真的,我觉得你挺正常的呀,不然的话,为什么会喜欢上我,而且是一个这么可爱美丽的我,是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