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你说动作都这么慢了,你怎么还是没有学会呢,我该怎么说你好呢,可能是因为老年人无法剧烈活动所以才会有这么一套拳法吧。”夏叶儿对着爷爷说。自己的爷爷受自己的爸爸影响也学会了这种拳法,所以两代人的影响下,夏叶儿自然也就懂了这种拳法的精华,有时候还会在家里看着这种东西。

    不得不说的是这样的拳法在老年人那变得逐渐流行了起来,大概就是因为这种拳法不需要费多大的力气,究竟能不能起到轻身健体的作用事实上没有人知道,毕竟老年人是很闲的群体,没有什么事情只有在那闲着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活着就是大早上的就开始玩这个拳法,说是为了锻炼身体。

    其实就是闲得无聊,每天早上经过广场上的时候都会见到这种群体在那里表演,有时候还会有各种小型的比赛。

    请来的据说是什么优秀的评委,其实就是几个普通的居委会主任,这种场合总能吸引不少经费,还可以宣扬社区活动,说的是为了老年人的身体健康,其实就是为了一己私欲。

    夏叶儿笑了笑,看着身边的人,不慌不乱的打出了一圈,然后动作轻盈有伸出了另一拳,很老套的动作,然后伸了伸退,动作缓慢轻柔,就像是在推另一个人一样,没有什么波澜也看不出有任何问题。

    这种发式让李雪云没有想到,在座的各位都不知道这种是什么拳法,好像没有什么用,又觉得在这种场合展示的东西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每个人都有好奇心,相信在大场合咋还能使出来的东西就一定会是好东西。

    但是没有人会知道也不会有人去怀疑这种场合的东西会不会是真的,夏叶儿就是利用了人们的这种心理在这样的场合下即便是在普通的东西都会成为一种很厉害的东西,所以夏叶儿相信自己可以骗过所有人,于是又轻轻地推了一下。

    李雪云怎么看都看不出来这种是什么表演方法,毕竟自己本身就十分肯定这个女子什么都不会,但是又想不出来会是什么样的,看到夏叶儿表演心里还是存不住气,本来想让她难看一下的,谁知倒还真的就表演上来了。

    “夏叶儿你这是什么拳法啊,怎么像是在过家家啊,你面前的可是皇上,这种东西在家里练练就算了,怎么也到这种地方来了呢,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李雪云得意的笑了笑,不管怎么样自己的目的还是达到了,夏叶儿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

    “是啊,这种事情成何体统啊,这种大型场合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如果不会的话就早点下来不就行了,你们看他这种拳法,简直就是侮辱我们国家的武术。”一边的大臣也开始随声附和道,好像这种事情只有男孩子才能做,而夏叶儿做了这种事情就不应该似的。

    但是夏叶儿并没有动摇,还是做着自己的拳法,这种太极拳最大的境界就是可以不受外人干扰,那些广场上大妈都是这样不管周围有多少年轻人看着他们都不会有人和动摇,有时候还会有老爷爷抽出身上的剑开始舞动起来,夏叶儿不会这样做,因为只要这样还不知道身边的人会说什么呢。

    那种剑也是假的剑,但是在这个地方剑却是真正铁做的,不容易挥动,听到身边的人嘲讽,夏叶儿没有别的想法,依然冷静的做着自己的动作,一推一收看着也像回事。

    多做几次也就结束了,以前见电视上表演都是这个样子,没有什么夸张的演技,谁说拳法就一定要有威力,平常人家练的都会是这种拳法,当初自己的时代是一个和谐的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哪根这个地方一样,不自觉就有这么多人想杀了自己,在皇上面前表演,夏叶儿没有丝毫的大意,仍然认真地做着自己的动作。

    这样的动作在楚怀德眼里看来却有不一样的地方,不管是什么样的动作都显示出了女性独有的那种美,说不出来是娇柔还是其他,总感觉这种拳法很适合夏叶儿,能想到用这种发式应付这种场合,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做出来了吧。

    本来还很担心这样的话会不会难为到夏叶儿,却没有想到这个女孩会有这样的方法,看来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生活方式,这样的女子没准以后会为自己所用,现在还是能帮就尽量帮一下。

    “好,好好,这种拳法和别人不一样,看起来没有什么力气,其实每一拳都有独特之处。”听到太子都这么说,一边的大臣赶紧闭上了嘴,也有的人开始帮助夏叶儿说话,“我看这种拳法不一样,确实有独特的地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出来的。”

    这种场合就是这样,可能一夜发财,也有可能身败名裂,每个人都是尽可能地保存着自己的名利,不会得罪任何人也都不想和其他人站上关系,都是为了保全自己而存在的

    即云看到这里也开始称赞起来,“没想到夏叶儿不光人长得漂亮,就连表演也都有不一样的地方,这种拳法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一种,不,人也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一种,你们说是不是。”即云也开始说着。

    可是这样的女人已经不会是自己的人了,已经说明白了,就不会再有什么别的想法了,即云轻轻的叹气,然后继续看着表演。

    夏叶儿不紧不慢的打完了这套太极拳,多亏自己平时注意这种拳法,不然这一次就完了。

    李雪云心里很不服气,明明听到自己的人说过这个女人什么都不会,也不见他平时干什么,没想到经验会这么多东西,“你们看这个人做完了,感觉什么都不是啊,哪有说的那么神奇。”

    “我看明明就是什么都不会就不要硬是装下去了,这种拳法什么样的人都能做到,竟然把这种东西弄到这样的地方,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啊,说你什么都会,也不是让你做这些事情的啊。”李雪云恶狠狠地说道,看这次夏叶儿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