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姑娘,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姑娘。”夏叶儿还没开口,春香就忍不了了,反驳道。

    “哟,今天真是开眼了,真是主子什么德行奴才就什么德行。看你家主子不懂规矩教不会你,那就让本小姐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规矩,什么叫做宫女应该做的事情。”李雪云终于寻到了夏叶儿的错处,那可是心花怒放啊,就想揪住这错处,狠狠地整治一下夏叶儿。

    夏叶儿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看到春香被训斥欺负,这就压不住了,虽然知道这事春香做的也不太对,但李雪云明显就是来找事的,自己不去迎敌,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她还真以为自己好欺负,任人宰割呢!

    “你!你!”李雪云没想到被羞辱都不怎么说话的夏叶儿看着自己的眼神竟然会是这个样子的,李雪云有点挂不住了。

    “夏叶儿,你真的是不知道好歹,我念与你交情不错,又见到你得到皇上的恩宠,不想让你自己太过于认不清自己,本不愿多说。你却恃宠而骄,炫耀起皇上给你送来的茶叶来了。姑娘什么没有,就这点茶你还在我面前显摆,真是小家子气。皇上赏赐给你也不过是一时图新鲜,你得意什么!”李雪云可怕就可怕在明明是自己无理取闹却偏能说成是别人的错。

    这得多深的功名心才能这么疯狂呀。看她这样放不下功名利禄,这可怎么行,以后这样的事情很多,以及肯定在她的手里面会遭殃。夏叶儿看李雪云这样胡搅蛮缠,心中不气反笑,也对,没必要和奇葩较劲。不过那句一时图新鲜还是让她心中有不悦。

    “姑娘说的什么话,我也就不去反驳了,只不过有一点,我必须要说,我不是皇宫里面的妃子,以后姑娘想要干什么也不必经过我,也不要觉得我会成为你的什么障碍,我这不是在跟你妥协,只是想告诉你,今天我跟你说了这件事情,以后你去过还想要对我怎么样,我绝对不会手软。”夏叶儿说完,微微一停,直视李雪云的眼睛,转言“李姑娘既然觉得自己想的花容月貌,自然也就不用觉得我是你的威胁,可是为什么姑娘到现在还是没有什么名分。”

    夏叶儿前面的话李雪云听得还很受用,但是最后一句话让她一阵气闷,脸色顿时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看李雪云又露出森森的笑容,夏叶儿还是有点害怕的,毕竟这种女人太可怕了。“李姑娘,我的话已经说完了,还是希望你能够想明白了,我可是这里的贵客,可是你,你什么名分都没有,我也不是什么妃嫔,你不要用错了心思,达不到自己的目的就放弃吧,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了一片森林。”

    夏叶儿又劝道,这次说的更加直白,幸亏这里除了几个内侍没有旁人,不然还真是不好意思呢。

    “呵哈哈,夏叶儿你可真有胆量呀。好一个何必为了一棵不属于自己的大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呢。真是语出惊人。”李雪云笑着拍着手。

    “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自己所说的,自己没有什么,或者是你不是皇宫里面的妃嫔,整天在这里,接受封赏,等到你的身边的那个楚怀德知道这件事情,会怎么想。”李雪云说完,她的侍女皆是掩嘴偷笑。春香一听小姐受辱,又欲开口反驳,被夏叶儿一个眼神给止住了。

    “李姑娘想必看过神女有心襄王无梦的话本,你想做的事情,也得要皇上愿意,一厢情愿又是一重永远跨不过的鸿沟。何必执着着不放呢?抓着对方不放手,于彼此都没有好处不是吗?”夏叶儿耐心开导。

    “我不听!我不听!你这个恬不知耻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皇上,我看你住在这都脏了这间屋子。你给我滚出去。”李雪云固执得要命,根本听不进去夏叶儿的劝解。

    “李姑娘如今我住在这里,你有什么资格喊我离开,你把自己看的也太重要了吧,你是什么人,我不是说过了,你什么名分也没有。”夏叶儿把话丢回去,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脾气,更何况夏叶儿灵魂是一个来自新世纪的知识女性。

    李雪云担心一会这里的人多了自己也就不好收场了,所以在这里,闹一闹就赶紧离开吧,李雪云笑笑,然后起身看着夏叶儿,那个眼神,还是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狠狠的瞪了夏叶儿一晚,然后自己就离开了。

    “本小姐哪里比不上夏叶儿那个贱蹄子?我是大家闺秀,他算什么东西,现在跟我耀武扬威,本小姐的父亲为了国家尽心尽力!战功赫赫!凭什么在皇上面前让他占尽了便宜?”

    李雪云一边气愤的说着,一边揪着自己手里的手帕,柔软光滑的丝绸手帕被李雪云揉的已经不成样子了。

    李雪云旁边的奴婢媛儿搀着气的发抖的李雪云。“姑娘是什么身份,也不是他一个这样的女人能比的了的,这个女人真的是不识好歹,姑娘不用跟她生气,必要的时候,拿出自己是李大人女儿的身份压压她。”

    李雪云甩开媛儿扶着自己的手,转过身对着媛儿直接扇了一个耳光,说:“你是不是眼睛不好使了?刚才本小姐就用本小姐的身份训斥夏叶儿,被夏叶儿好一顿嘲笑,你是谁的奴婢?帮着夏叶儿一起嘲笑本小姐是不是?!”

    李雪云的贴身奴婢媛儿被李雪云的一巴掌扇蒙了,等李雪云说完这些子的话,才“咚”的一下跪在了李雪云面前,坚硬的石头把膝盖都磕紫了,却也不敢言语。

    “贱婢!”李雪云看到自己的贴身侍女直挺挺的跪在自己面前,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踢到了媛儿的肩膀上,“你也来气本小姐!”

    媛儿被李雪云踹的倒在了地上,脑袋磕到了地上,媛儿疼的龇牙咧嘴,缓了好久。因为刚下过雨,路面还是湿的,媛儿浑身沾满了脏脏的雨水。旁边伺候的丫鬟完全当做没有看到,路过的行人也知道嚣张跋扈恃宠而骄“大名鼎鼎”的李雪云,看到她在责打一个奴婢,也习以为常,没有言语,只是加快步伐远离是非之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