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秋月姑娘这才在桌前坐下了。夏叶儿抬起眸子,对秋月说道:“你怎么不吃?”

    秋月姑娘摇了摇头,回答道:“本来主子吃饭,奴才是不能与主子坐在一个桌子上的,叶儿姑娘待我是最好的了。不过这饭我已经吃过了,现在还不饿。”

    夏叶儿说道:“哪里是什么主子,不要妄自菲薄,可以地贬低自己。在我看来,人与人之间本来就是平等的,并无什么差别。”

    秋月姑娘慌忙竖起食指“嘘”了一声,说道:“叶儿姑娘这话放在心里便是,千万不要说给别人听。虽然有时候我也是这样子想的,但是也只是空想。身份高低有别,有尊有卑,怎么可能会有‘人热平等’这一说呢?”

    夏叶儿笑了笑,也再不说话,自己低头吃了起来。秋月看了一眼狼吞虎咽的夏叶儿,忙倒了一杯茶递到了夏叶儿面前,笑着说道:“叶儿姑娘慢点吃,我又不和你抢的,小心别噎着了。”

    夏叶儿点了点头,接过茶杯,喝了一小口茶。

    秋月就一直在夏叶儿身边,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偷笑个不停。秋月心中想道,夏叶儿果然是和寻常女子大有不同,也难怪楚大人喜欢夏叶儿,即云王爷也喜欢叶儿姑娘,真的是一个好姑娘,难怪皇后娘娘也喜欢,其实夏叶儿还是蛮讨人喜欢的。至少这份大度,就可以让其他女子逊色不少。

    膳毕,秋月收拾了碗筷,便再没有什么事情要做了,便专心地陪着夏叶儿。夏叶儿也无聊得紧,便对秋月说道:“我们找一些好玩的事情做吧,我在这里实在是闷得慌呢。”

    秋月姑娘想了想,说道:“有什么好玩的事情,这里的一草一木,我觉得都挺好玩的。”

    夏叶儿噘着嘴,说道:“只可惜你不会下棋,不然我们还可以下棋打发时间。”

    秋月笑道:“叶儿姑娘是在打趣我了,我愚笨,学不会这些的。”

    夏叶儿拉着秋月的手,笑着说道:“何曾愚笨了?你既说你学不会,那我就偏要你学。”

    话毕,又把秋月拉到桌边坐下,对秋月说道:“要有信心,你并不愚笨。正好若是学会了,还可以陪我对弈打发时间。”

    秋月怔了一下说道:“那不好吧,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些东西我本不该会的。”

    夏叶儿强让秋月坐下了,对其他的宫女说道:“去拿棋子来。”

    那些宫女便去了,夏叶儿便和秋月在石桌旁坐下了。不大一会儿,宫女便拿来了棋子。秋月看着那些棋子,又惊又喜。这些棋子也不知是什么做成的,摸起来格外光滑。

    秋月手伸进棋盒里面,抓了一把棋子,说道:“冰凉光滑,摸着真舒服。”

    夏叶儿也学着秋月的样子,把手伸进了棋盒里面,说道:“这些棋子摸起来好舒服。”

    说着,夏叶儿又把手拿了出来,对秋月说道:“我们各执一色棋子,白先黑后,交替下子,每次只能下一子。”夏叶儿想道,古代人下棋都是白子先走的,昨日和楚怀德下棋便是如此,也不知为何到了现代成了黑棋先走了。

    秋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夏叶儿继续说道:“一个棋子在棋盘上,与它直线紧邻空点是此棋子的‘气’。棋子直线紧邻点上,若有同色棋子存在,它们便相互连接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它们的气也应一并计算。棋子直线紧邻的点上,若有不同颜色棋子在,这口气就不复存在。如所有的气均为对方所占据,便呈无气样子。无气的棋子不能在棋盘上存在,也就是提子。”

    秋月听着越发不理解,便摇了摇头。其实夏叶儿学围棋也是学了很久的,这些还是当年她心血来潮死记硬背下来的。然而秋月并未读过书,这些她自然听不懂了。夏叶儿叹了一口气,把棋子又放回了棋盒里面,说道:“我从未教过别人如何下棋,不知道该怎么教才好了······”

    秋月说道:“是我愚钝了,也学不会,不能陪叶儿姑娘解闷了。”

    夏叶儿忙说道:“没事的,其实我也不怎么会下棋,只是实在无聊的紧,才想到这个解闷的办法的。”

    正说着,夏叶儿却打了个哈欠。待命人收拾了棋盘,自己又回到了寝殿里面,才越发觉得困乏了。夏叶儿眯着眼睛,又打了个哈欠,说道:“不知怎的了,不过午时竟有些倦意了。”

    秋月去给夏叶儿倒了一杯茶,走过去递到了夏叶儿的手中,说道:“怎么了?来喝杯茶提提神罢。”

    夏叶儿并没有喝茶,只是把茶杯放在了一边,说道:“大概是这几天想得太多了,夜间总有梦,没睡好吧。”

    秋月点了点头,说道:“叶儿姑娘现在要睡吗?”

    夏叶儿“嗯”了一声,便走进了自己的寝殿里面。秋月姑娘忙去铺好床,扶着夏叶儿坐到了床上。夏叶儿困意越发浓了,揉了揉眼睛,竟掉出了几滴眼泪。

    秋月给夏叶儿把头上的首饰全都摘了下来,放下了夏叶儿的头发。夏叶儿本就长得貌若天仙。如今卸了那些装饰,更是如“清水出芙蓉”。

    秋月看着夏叶儿,竟不免看呆了。夏叶儿微微红了脸,更是如同醉酒了一般,煞是好看。夏叶儿小声问道:“怎么了?”

    秋月浅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叶儿姑娘真美。”说着又多看了几眼。

    夏叶儿一笑,说道:“美又有何用,古来美人,不都是被人称作‘红颜祸水’。”

    秋月笑笑:

    “姑娘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红颜祸水,姑娘就是姑娘,多美丽的姑娘,姑娘以后不能随便说自己是红颜祸水。”

    夏叶儿笑笑,然后说道:

    “好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们在我的身边伺候的时间长了,你们的心思,我肯定知道,不要担心了,我会好好的,好了,真的有点困了,我睡了,你也休息一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