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楚怀德一个人来到了集市上。集市上人来人往,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楚怀德只觉得自己十分孤单。这样子热闹的地方,看起来不怎么适合自己,不过他觉得夏叶儿一定会喜欢来这里的。想道夏叶儿,楚怀德的心里面就像是开了花,孤独的心有了归宿,真的很好。

    楚怀德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无意中在街边的小摊子看到了一对玉佩。那摊主笑呵呵的,看起来很是和气。摊主对楚怀德说道:“公子来看看,这一对玉佩名为合欢引,公子若有重情的人,不妨把这玉送给那位姑娘,便可以长长久久,相守不离了。”

    楚怀德笑了笑,心中想道只不过是一对玉佩,怎么可能有说的这么好听。但是楚怀德还是买下了这一对玉佩,只希望能和夏叶儿长长久久。

    又过了大半日,楚怀德渐渐觉得自己与这集市格格不入,便租了一辆马车,回到了皇宫中。

    马车到了府门口,楚怀德在骑马人的搀扶下下了马车,赏了一包银子。那骑马的人又惊又喜的接过,千恩万谢离去了。

    回到皇宫,已经是入夜了。烛火照耀下的牌匾上面的朱砂红字,格外显眼通红,像是被雪染红的一样,在黑夜中妖冶。

    楚怀德回来的时候没有向小厮说,两个守门的小厮看到了转角处有人,不禁心下诧异。

    一个小厮对另一个小厮道:“你看那人,是不是楚大人?”

    另一个小厮摇了摇头回道:“不是说楚大人还在宫中,若是楚大人要回来定是会提前通报的。”

    那个小厮说道:“那也未必,若是楚大人没有通报呢?”

    另一个小厮说道:“只是衣着身形有点像楚大人,但是我还是觉得不是楚大人。毕竟楚大人不会在自己的府们前探头探脑迟迟不肯进来。”

    那小厮颦了颦眉,说道:“管他是谁,等以后看他会不会进来,不是一切都明了了吗。”

    另一个小厮这才点了点头,但是却收回来刚才漫不经心的样子,认认真真守在门前,装着样子。

    门口灯笼被风吹的摇摇晃晃,,跟随者烛焰也在空中摇曳,两个小厮投在地上的影子也一晃一晃的。

    那两个小厮关上了门,其中一个叹了一口气,说道:“楚大人如今总是这样,喜怒无常的,着实令人忧心啊。”

    另一个小厮点了点头,说道:“楚大人曾经要坚强许多,无论遇到怎样的大风大雨,楚大人都没有像现在这样颓废过。”

    那小厮说道:“对呀,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以前洪水灾难的发生,也没有看见楚大人这么的难受,肯定是遇见什么更严重的事情了。”

    楚怀德之所觉得这几天以来的心情不太好,是因为想起来那个李雪云,李雪云现在到处造谣,夏叶儿在皇宫里面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可是自己一直相信夏叶儿,但是想想夏叶儿因为这件事情受到委屈,自己心里面就不开心。

    回到皇宫以后,楚怀德就直接去了夏叶儿的青竹院,夏叶儿已经睡起来了,看见楚怀德进来了,心里面一下子就开花了,终于回来了:

    “你回来了,去哪里了,现在才回来,我等你好久了。”

    楚怀德看见夏叶儿走出来了,心里面一下也开心了许多,看见夏叶儿的脸庞,心里面也很开心,原先的那一些不开心也都消失了一半:

    “你怎么出来了,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天这么冷,你还好吗,对不起,回来的有点晚了,今天在外面逛了逛,你猜猜我给你带什么了。”

    夏叶儿摇摇头,楚怀德出去了,该给自己带东西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啊。”

    楚怀德笑笑,然后就掏出来了原来自己买好了的玉佩,拿出递到夏叶儿的面前,夏叶儿看看这一对玉佩,两个人的心思都表现在了这里,夏叶儿知道,两个相爱的人现在就这样站在一起:

    “好了,这个是我的,这是你的,以后我们就这样带着,好不好。”

    楚怀德点点头,然后带着夏叶儿走了进去,楚怀德看见夏叶儿的桌子上面还有一盘棋:

    “你刚才下棋了,和春香秋月一起吗,我们也来一盘吧。”

    夏叶儿笑笑,下棋,然后就坐下来了。

    楚怀德关上房间的门,缓步朝夏叶儿走去,见夏叶儿抬头望着自己,便加快了步子走了过去。

    楚怀德行至夏叶儿身边,淡淡的看了夏叶儿一眼,便落座在夏叶儿对面的位子上。

    夏叶儿一脸好奇的看着楚怀德,半晌,问道:“怎么了,还要关门做什么,你今天都出去干什么了?”

    楚怀德听夏叶儿问及,便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没什么事,不过是觉得现在天气冷了,担心你的身体受不了,没事的,还是关上门好了,你不会介意吧”说着,提起茶壶为自己斟了一杯茶。

    楚怀德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茶水,便又抬手提起茶壶,为夏叶儿倒了一杯茶,将茶盏递与夏叶儿,不经意的看了夏叶儿一眼,温润的笑着,“喝口茶吧。”

    夏叶儿接过楚怀德手中的茶盏,淡淡的瞥了一眼楚怀德,随即笑着,微微颔首,轻拨茶盖,浅啜了一口,又将茶盏放于桌上,静静的看着楚怀德。

    楚怀德见夏叶儿正望着自己,竟突然有了一些不知名的情愫涌上心头,终是拿起一颗棋子,抬眸浅浅的望了一眼夏叶儿,淡淡的说道:“继续吧。”

    夏叶儿见状,朝楚怀德甜甜的笑了笑,随即也拿起一颗棋子,看着棋盘思量着。

    半晌,“叭。”夏叶儿将一颗棋子落定在棋盘上,便抬眸看着楚怀德。

    楚怀德看了一眼夏叶儿所下棋子的位置,又抬眸看着夏叶儿,略带玩味的笑了笑,望着棋盘将一颗棋子落定。

    楚怀德看着夏叶儿的手,举起来又放下,心里面真的觉得很开心,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还会继续多久,这是楚怀德真的很向往的生活,真的很想向往,楚怀德笑着落下了自己手里面的棋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