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虽然在笑,但是她心里知道,虽然说她说的很轻松,但是很有可能她是脑震荡,看来,不休息个10天半个月,她是不会好了。

    听到夏叶儿这样说,本来楚怀德心里还有些担心,现在却是稍微放心一点点了。

    但是他还是担心的问夏叶儿,“真的没事吗?是不是很痛?要不要去叫太医过来给你好好看看?毕竟你才刚刚醒来,又受了那么大的惊吓,身体一定很虚弱吧!”

    楚怀德说着就要出去叫太医,夏叶儿马上拦住了他,她伸出手,抓住了楚怀德的手腕,由于动作太大,她脑中又是一阵疼痛。

    夏叶儿痛得面色惨白,却也没有告诉楚怀德,而是笑着说道:“那就这么娇气了,我就是被打了一下,你瞧,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说着,夏叶儿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看到夏叶儿这么坚持,楚怀德也只好作罢,他走到夏叶儿跟前,把夏叶儿轻轻的拥入怀中,带着浓浓的疼惜说道:“叶儿,幸亏你没事,如果……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活下去……”

    楚怀德不说,夏叶儿也知道是什么事情。

    在古代,女子的贞操是十分重要的。即使命丢了都不能丢掉贞操,所以,如果夏叶儿真的让人玷污了她的清白,不用完成了纠结,夏叶儿就会曲梁自了。

    所以,现在夏叶儿十分感谢楚怀德,如果不是楚怀德的话,现在她很可能已经自尽了,那有时间和楚怀德在这里卿卿我我呢?

    但是李雪云的心思也未必太狠毒了吧,居然想毁掉她的贞操,难道就是因为李雪云一直都觉得是自己阻挡了她的脚步了,所以她才想对夏叶儿也下狠手吗?

    如果她真的不清白了,夏叶儿虽然不怀疑楚怀德对她的真心,可是自己是真的不会嫁给楚怀德了,在李雪云的心里面,只有自己的清白毁了,皇上才不会愿意娶自己,可是为什么李雪云就是觉得,是自己阻挡了她,这样的女人,进宫了,皇后娘娘怎么办,现在还怀孕。

    楚怀德是王爷,是姜国的皇亲国戚,帝王之家绝对不允许楚怀德会娶这样一个不清不白的女人作为妻子的,别说正房了,就算作为小妾,那也必须要从一而终,不能沾染分毫。

    所以说,李雪云如果得逞了,那她不仅是毁了夏叶儿的清白,也等于毁了夏叶儿的未来,到时候,就算楚怀德在喜欢她。也不得不听皇上的话,皇上说什么就是什么,楚怀德只是一个王爷,怎么能跟皇上斗呢?再说了,皇上怎么会不顾及皇家颜面。

    所以,夏叶儿十分感谢楚怀德能够把她救下来,否则,她真是连哭都不知道该去哪哭了。

    “好了,你好好的休息,不要再出什么意外了,那个李雪云不是什么好东西,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以后你不会再这样了,叶儿,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了。”

    楚怀德说着,在夏叶儿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他的动作很轻柔,就好像夏叶儿是一个十分脆弱的瓷娃娃一样,他格外疼惜。

    听到楚怀德这样说,夏叶儿这么很感动,幸好是楚怀德不然自己还是死了吧,但是她也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倒也没有什么好处了,就她现在的身体,别说走路了,就算多说几句话脑子都会痛,又怎么能好好地去看楚怀德呢?

    夏叶儿瞅了瞅外面,看了看天空,现在已经夕阳西下了,想到她去买东西的时候明明还是上午,现在一睁开眼睛就变成傍晚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夏叶儿本来是想要和楚怀德多在一起一会的,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进来禀报了:

    “姑娘,楚大人,皇后娘娘来了,现在在正厅。”

    皇后娘娘怎么来了,夏叶儿看看楚怀德,楚怀德也不知道为什么皇后娘娘会过来,但是现在夏叶儿不方便下去,楚怀德也就只好对夏叶儿说道:

    “好了,我去看看,你自己在这里,春香秋月,在这里看好你们姑娘,知道了吗。”

    春香秋月赶紧回答:

    “是。”

    “行了,你们先下去吧,我在这里睡一会。”夏叶儿无视了她们对自己的称呼,疲倦地挥了挥手。

    她现在可不是装的,刚才跟楚怀德聊天聊天的时候她就觉得很疲惫,只是不想让楚怀德为她担心才没有表露出来,而现在楚怀德走了,她实在装不下去了。

    春香和秋月一听,顿时急了:不行,姑娘,你现在身体状况,看看就不是特别好,还是不要逞强了,我们就在这里守着姑娘,姑娘还是老老实实的吧会好好的休息,再说了,我们可不敢随便的就离开这里,姑娘还是不要为难我们了,好不好!”

    “我就在床上躺着,能有什么意外,好了,你们出去吧!我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有太多的人站在跟前。”夏叶儿真的不喜欢这么多人在这里伺候自己,夏叶儿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被人伺候后的人。

    夏叶儿故意板起了脸,倒是让春香和秋月吓了一跳。

    她们一直觉得夏叶儿是一个挺温柔的人,可是现在看来的话,好像不是这样的,夏叶儿总是有一点自己不明白,搞不清楚的性格,难怪楚怀德会喜欢,因为夏叶儿的身上有一种单纯的野性,很原始,让人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

    二人没在说话,犹豫着只好退了出去。

    夏叶儿这话说得并没有错,也不是故意支开她们的,自己真的不喜欢这么多人伺候自己,自己本来就不是喜欢被人伺候的,只要自己活的好好的,舒舒服服的就挺好的。

    更何况其实夏叶儿也很心疼他们两个人,春香秋月,这么小的年纪,就要在外面斥候别人,看别人的眼色,可是这样的话,不就没有了这个年纪应该做的事情了吗。

    夏叶儿想到自己当初做宫女的日子,真的不好受,遇到好的主子还好,如果遇到不好的,就真的不好了,主人生气折磨宫女,这也是常见的,夏叶儿摇摇头,这两个孩子都很可爱,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