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现在虽然是身体不太舒服,但是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毕竟细啊叶儿也是一个现代的人,虽然说自己及觉得这一具身体确实是弱了一点,可是其实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不顶用,夏叶儿觉得自己身上的不舒服很快就好了。

    母亲自从上次来过以后,和楚怀德谈了很多,了解了夏叶儿现在的情况以后,就再也没有来过,夏叶儿其实挺想念母亲的,只不过自己的身体还不是特别好,母亲怀着身孕也不能够有太多的动作,也就只好等到自己身体好一点的时候再去看看了。

    夏叶儿自己祖宗哎一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今天自己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就在夏叶儿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孤芳自赏的时候,楚怀德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这是在干什么?”

    夏叶儿转过身子看着楚怀德,楚怀德站在那里,一身浅绿色的衫子,很少看他穿这样的衣服,今天怎么回事,夏叶儿笑着说:

    “今天怎么穿着的这样的轻快,是有什么事吗?”

    楚怀德知道夏叶儿一时间看顶还接受不太瞭自己的这一身衣服,其实说实话,自己船上的时候都会觉得有点不舒服:

    “你觉得不好看吗?”

    夏叶儿赶紧摇摇头:

    “没有,我可没有说你的衣服不好看啊。”

    楚怀德笑笑,然后走到夏叶儿的身边:

    “今天皇上说要设宴款待各位大臣,说是因为这一次的洪水完全的已经平复了,你也要去的。”

    夏叶儿很纳闷,怎么又要设宴款待,不是已经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了吗,不是已经设宴款待过一次了吗:

    “不是已经吃过一次了,为什么还要一次?”

    楚怀德笑笑:

    “上次是因为什么啊,是因为皇上胜利归来,这一次可不一样,这一次是因为洪水已经完全的被平复了。”

    夏叶儿摇摇头,皇上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聚在一起吃饭,见怪不怪了,自己只要是见机行事就行了,于是也就没在说什么。

    第二天的时候,因为这一次的宴会规模十分的庞大,夏叶儿早早的就起床了,春香秋月过来给夏叶儿梳妆,倒是楚怀德,自己收拾好了以后一直在外等着夏叶儿,女人去参加一个什么东西真是麻烦,要收拾到现在这个时候。

    突然,楚怀德眸中闪过一丝欣喜。“楚大人,久等了。”

    清明的嗓音刹是响起,一位身着水蓝色纱衣,歩履款款的走近大厅,身后跟着春月和秋月。肤若凝脂,眉清目秀,红唇轻启,头上的珠钗随着步伐发出叮叮咚咚的脆响,正是楚怀德的王妃,夏叶儿。客厅中因少女的一抹微笑而绽放光彩,整个人都沐浴在耀眼的光华中。楚怀德看到叶儿的到来,嘴角含笑,站起身来相迎。楚怀德一双眼随着少女的动作而转动着,夏叶儿竟然以时间还有一些不适应,这样的被人家看着,还是第一次。

    路上夏叶儿还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一会可能会见到自己不愿意见到的人,至于那个人是谁吗,夏叶儿冷笑一声,楚怀德也知道夏叶儿在担心什么,于是笑着说:

    “一会遇见自己不喜欢的人,只当作是看不见吧,这样的事情,咱们也无能为力。”

    夏叶儿点点头,夏叶儿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李雪云肯定会来的,一个想要进攻的女人,怎么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

    到达了宴会以后,夏叶儿和楚怀德额一起走了进去,但是因为男女有别,虽然细啊叶儿也是大臣,但是细啊叶儿还是坐在了女人这一边的席位上,不过也没有什么,反正过来了,就是要好好的吃饭,夏叶儿正想着,一个身影就走了过来,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李雪梅。

    李雪梅本来得心思都是知道的,就是想要成为皇上身边的人,这样的好机会,自然是少不了李雪梅忙活的额,不过看见了夏叶儿,李雪梅还是想要折腾一下夏叶儿。

    夏叶儿是不想理会的,只当是没有看见吧,再看看这里的场景,倒是让夏叶想起来自己在现代的时候学到的一篇文章:

    “官府盛宴:屏开金孔雀,褥隐绣芙蓉。金盘对对插名花,玉碟层层堆异果。簋盛奇品,满摆着海馐山珍;杯泛流霞,尽斟着琼浆玉液。珍馐百味出天厨,美禄千钟来异域。梨园子弟唱的北调南音,洛浦佳人调的瑶琴锦瑟。趋跄的皆锦衣绣裳,揖让的尽金章紫绶。齐酣大酺感皇恩,共乐升平排盛宴。”

    大概就是在形容场景盛大吧,夏叶儿笑着想要吃一点水果,可是就在自己想要吃点东西的时候,李雪梅好死不死的站在了夏叶儿的面前:

    “哎呀,这不是夏叶儿,怎么今天也过来了?”

    夏叶儿笑笑,自己不愿意招惹,并不代表就是自己害怕了:

    “李姑娘,有什么事情吗?”

    李雪云想起来上一次的宴会,夏叶儿出尽了风头,抢占了自己的先机,李雪云信里面本来就不开心,这样一个女子怎么可能会这么多东西,“哎呀,大家快过来呀,今天正好,我们的夏姑娘也在,上一次宴会的时候大家就知道了吧,叶儿姑娘聪慧过人你,这一次,我们这么有缘,不如大家在一起玩玩,不如我们一起比作诗吧。”

    李雪云这么一说,在座的人分分都过来了,不仅是在做的女人,那边的男人,皇上也过来了,夏叶儿知道现在大家都在看着自己,看着就看着被,自己又不害怕,这个时候,自己可不能够怯战: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李雪云心想,我看过那么多书还比不过一个野丫头?这个夏叶儿上一次的时候粗拳粗腿,一看就是一个大老粗,不知道现在书还有没有念完,字也不知道会不会写,这场比试自己赢定了。

    夏叶儿听到这些知道自己是不能拒绝了,只是在这个地方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么多事情,表面上看来是表演其实都是在针对自己,这个李雪云真的是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难对付,竟然一个劲的逼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