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有的人就应该让他们知难而退,一直的退让反而会变本加厉,让那些人觉得自己没什么了不起,好欺负。但是夏叶儿不是那样的人,自己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什么书没有看过,怎么会比不过这样一个小李雪云。

    “那好吧,既然李雪云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比赛作诗,还是李雪云先作诗吧,我看看接下来该怎么做。”夏叶儿觉得很好笑,自己语文一直都是班里很好的学生,作诗什么的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水平,但是谁不知道作诗不就是随便的拽几个句子就行了,这种事情小学生都会,那种文艺病和青春期谁没有经历过。

    “那就承让了,今朝坐雅堂,高房趁明窗,喜鹊枝头成双叫,岁岁平安长寿安康。”李雪云得意的看着夏叶儿,这样的诗句虽然说不上华丽,但随口变出来的东西也有一定的实力。看这样子夏叶儿会怎么面对。

    “那该我了,面向朝阳春风过,柳树枝头翠鸟鸣,正是江南春花绿,皇上喜宴安定时。”夏叶儿随口说道,没有任何犹豫,这样的东西就像是排比造句,怎么都难不到一个语文精英,现在看来不管做什么都已经阻挡不了文艺病发作的趋势了。

    话音刚落,皇上连连陈赞,“花红柳绿这样的句子说的真是太好了,看不出来你一个弱女子,文采也这么好,来人有赏。”

    李雪云听了很不服气,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悻悻的退了下去,本想借这次机会难为一下夏叶儿,却没有想到夏叶儿这么厉害,不但会打拳还会作诗,自己以前在家里面的事情原来都是那些人一直到让着自己,说着自己有多么多么了不起,文采怎么怎么样的好,原来都只是害怕得罪自己罢了。

    夏叶儿知道这个李雪云也就这样的水平便没有多说什么,每个人的出身就已经决定了这个人以后会走什么样的道路,而刚才看到李雪云那么自信的样子就知道这个李雪云其实什么都不会,也就那样的水平。

    只不过身边一定是有人害怕他才会让她那么自信,作个诗没什么特别的,想来这样的事情以后再遇到的话自己也不会害怕了,这种生活在富家人的世界里的李雪云,自然是要什么就会有什么,这种人自己也不敢得罪。

    “谢皇上。”夏叶儿笑了笑,身边的人都开始看热闹,“你看堂堂的一个李尚书的女儿竟然连一个女人都比不过,都听说李雪云什么都会,竟然会做出那种诗,没有想到原来李雪云竟然是一个草包。”

    “我看你们说的都不对,夏叶儿这样明显是在让着我们的那个草包李雪云,如果不是李雪云的身份的话,我想现在李雪云会输的更惨的,所以啊以后我们都不要随便得罪夏叶儿了。”

    “你说的有道理,李雪云是一个草包啊,我看我上去都比他强,这样的水平还自告奋勇的跟人家比作诗还有上一次的时候还学人家唱歌,真是可笑,这个人怎么一次比一次搞笑呢,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些大臣们小声的议论着,也有的人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李雪云看到这些心里十分的不舒服,竟然让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了这么大的丑,心里也感到很委屈,但是又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表达,恶狠狠地看着夏叶儿,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现在才回让自己出丑,但是想了想又只能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母亲,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希望可以给自己找回一点面子。

    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出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没想到这个夏叶儿竟然懂这么多,但是只要是让自己女儿出丑的都不会有好下场。

    “夏叶儿,听闻你是个大家闺女,怎么会那种粗鲁的拳法,上次那样的=的拳法完全不适合你这种女人好吗?你一个女子不好好的学习琴棋书画竟然是去学习一些拳法,我真的很不理解,你怎么会这样选择,还是说你的父母都没有教养才会教出你这种女孩?相比之下我看还是雪云的歌声好听一点吧。”

    夏叶儿看着声音的来源,是一个身穿华丽锦服的女人,这个女人是谁,帮着李雪云说话,就在夏叶儿纳闷的时候,就看见李雪云挎住了这个女人的胳膊:

    “母亲。”

    原来是一家人都过来了,这个女人是李雪云的母亲,不过这么看来的话,两个人还真的是挺像的,都有几分姿色,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都是草包。

    夏叶儿听到李雪云母亲的话感到很意外,明显母亲是在袒护自己女儿是一个草包的事实,没有想到这里的人都这么喜欢袒护自己的亲戚,这样的话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既然别人都找上门来了自然没有退缩的道理。

    “夫人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这个国家制定的是自由政策,谁规定女子就不能练习拳法,那些只有男人会的东西我们女孩子为什么就不能会?女人更应该学会保护自己,如果我们都在家里的话依靠男人活着,那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这种拳法是我自己为自己研制的,我原创自己的拳法为的是就是要让女性都知道,男人做的事情我们女人一样可以做到,都是女人不如改天我教教你?”

    楚怀德听了赶紧在一边帮助夏叶儿,“夫人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我觉得夏叶儿说的更有道理,男人会的东西一个女人也在学习着,这种不服输的性格不是每个女人都有的,所以我认为夏叶儿更好一点,说的的确十分有道理。”楚怀德笑了笑,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李雪云的母亲听到这些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毕竟皇上还在一边,自己还要在乎手下的人,想了想还是停了下来,“夏叶儿知道的真多,改天我说不定还真的会亲自讨教一番。”说完看了看自己的女儿示意他不要再惹是生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