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笑了笑,“承蒙夫人厚爱。”谁知到以后会不会再见面了。

    李雪云一直都是想要进到皇宫里面成为贵妃的,可是现在出来一个夏叶儿,处出出风头,这个女人来到这里就一直出风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夏叶儿的身上,自己一定要为自己的女儿铺设道路。

    宴会就在这样的气氛之中结束了,结束以后每个人都会到了自己的住处,夏叶儿对这样的情景已经见怪不怪了,于是也就回到了自己的青竹园,倒是有一个人已经淡定不住了,李雪梅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就来是到处砸东西。

    “该死的,你们全都该死!”

    李雪云想像刚才自己出丑的样子,就觉得恨夏叶儿,满腔的怒火无法发泄,只能扫了桌子所有的东西。

    “啪啦咔擦”的声音响起,李雪云气得整个身子都在抖动,指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婢女们。

    这个夏叶儿,她怎么可能会那么多东西,自己怎么都无法打败他,为什么会这样。

    “该死,夏叶儿,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李雪云情绪一激动,拿起一边的花瓶使劲的砸到了地上。

    “大小姐,消消气……”

    跪在地上的婢女虽然害怕李雪云生气会迁怒自己,可是却还是鼓起勇气劝说道,声音忍不住的颤抖。

    “是呀,大小姐,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就不好了……”

    一边的奴才见婢女都开口劝说,不好意思只在一边看着,连忙磕头说道。

    “嘭……嘭……”

    一声又一声磕头的声音,让听了的人都忍不住的心疼。

    只是即便奴才婢女们这样劝说,李雪云的怒火还是无法消灭,胸口耸动着。

    “气死我了!!夏叶儿,你这个贱人!”

    对于李雪云来说,出生在一个大家庭里,见惯了别人对于自己的阿谀奉承的人,怎么会去心疼底下的奴才婢女们呢?

    奴才婢女们还在磕着头,李雪云砸的花瓶碎片毫无预兆的扎到了她们的皮肤里,可是这些奴才婢女们全都不敢喊疼,只能咬牙承受。

    “夏叶儿,我咒你不得好死!”

    又一个花瓶掉落,一个婢女被扎得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啊……”

    李雪云本就处于癫疯的状态,她狠夏叶儿,却怎么也除不了她,这让她很是崩溃。

    现在婢女的尖叫,更是刺激了李雪云。

    “现在,连你也看不起我是不是?”

    李雪云看着那个婢女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臂,鲜血不断的从她的手缝中渗出,却跟见多了一般。

    婢女反应过来自己犯了大忌,呆呆的坐在了原地,看着李雪云那狰狞的面孔,吓得直直的看着她。

    要知道在古代,婢女这么看着自己的主子,是对自己的主子不敬。

    李雪云见这个婢女这么胆大的看着自己,觉得她是瞧不起自己,一瞬间火大了起来,把气都撒在了她的身子。

    “该死的奴婢,竟然这么冲撞我!”

    李雪云这么说着,走了过去,掐着那个婢女的脖子,硬生生的把她从地上拖了上来。

    “大小姐,不要啊……”

    婢女可怜兮兮的看着李雪云,泪水控制不住的留下,摇着头,她知道自己是活不了了,本来李雪云的脾气就是摆在那里的,现在自己还在李雪云生气的时候冲撞她,天呐。

    “该死,你和那个夏叶儿一样,你们都该死!!”

    李雪云的眼睛突然间变成了嗜血的红色,手上的力气不禁加大,想要把这个婢女活生生的掐死。

    “夏叶儿,去死吧!!”

    现在的李雪云,把这个婢女当成了夏叶儿,恨不得把她掐死,怎么可能留她活命。

    “哼,你也就只会在这里暗中的咒着夏叶儿罢了。”

    门外,李雪妹的母亲,慧夫人回来以后,就听见了府中的管家说大小姐在自己的房间里闹着脾气,乱砸东西,请求他过去。

    刚到门口就听见了李雪云那怨恨的话语,不禁露出了一抹心疼,毕竟这是自己唯一的女儿,怎么收到了这样的屈辱,可是现在自己不能够心疼她,只有自己封喉刺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女儿才能够磨练意志,才能够有所作为。

    被李雪云掐着脖子的婢女在因为慧夫人的一句话而得到了新生,李雪云盯着门口一身华丽的母亲,狠得咬下了自己的下唇,血缓缓的留下,把婢女丢在了地上。

    “咳咳……”

    婢女原本因为缺失氧气而涨红了的脸蛋在这一刻重新呼入了氧气,脸色变得正常起来,捂着自己的脖子咳嗽着。

    慧夫人淡淡的瞥了一眼在地上的婢女,迎上李雪云的眼睛。

    “母亲,你什么意思?”

    李雪云眯着眼睛看着慧夫人,一直以来,母亲疼爱自己,李雪云是知道的,只是今天在李雪云如此生气的时候,为什么母亲竟然会跟自己说这样的话。

    慧夫人无视了李雪云的话,踏步走进了屋子里,自己寻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我是说,你……只会背地里说着夏叶儿。”

    李雪云被自己母亲的话气的整个人都在颤抖,仔细看得话会发觉衣袖下,李雪云的手正紧紧的握着。

    慧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嘴角一抹微笑浮现出来,自己的女儿,终究还是要自己好好的教教,到底应该怎么做。

    夏叶儿这一边倒是没有什么了,不过这几天经历了还这么多事情以后,自己也不想要在这里到了,楚怀德问道:

    “自己有出神了,想什么哪?”

    夏叶儿笑笑:

    “想想那个李雪云,就知道要陷害我,别的什么都不会,整天想要做皇上的宠妃,可是没有什么本事,我在想,他如果喜欢的人是你,我可怎么办?”

    楚怀德看着夏叶儿的样子,不禁嘴角微扬,轻轻吐出几个字,让夏叶儿措不及防,“小怨妇。”

    这句话自然是被夏叶儿听去了,夏叶儿竟突然觉得这个称呼听起来其实还是挺萌的?

    还是以前有人说的,在任何骂人的词前面加上个“小”字,就突然变了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