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但夏叶儿还是听不惯别人这样说自己,有些不满的看向楚怀德,“小怨妇?那你倒是说说,我哪里是怨妇了,嗯?”

    楚怀德见夏叶儿如此,不羁的笑了笑,直视着夏叶儿的眼睛,悠悠说道:“可不是小怨妇吗,你自己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说吧,又掩着嘴角偷笑着。眼神上下打量着夏叶儿。

    夏叶儿闻言,又见他如此打量自己,竟不自觉也把自己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却是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啊,有抬头看见楚怀德看见自己这样正在偷着乐,心中顿时冒出一股无名火,定定的看着楚怀德,眼神中略带怒气,“你敢玩我?”

    楚怀德听她如此说,见她现在才反应过来,再也忍不住,爽朗的大笑起来,“怎么这么呆呆的呢,还说不是小怨妇。”顿了顿,又正了脸色,看着夏叶儿,说道:“行了行了,我还有正事要和你谈。”

    夏叶儿看见楚怀德正了脸色,便不再与他去争论,静静的看着楚怀德,问道:“什么事?”

    楚怀德思索了一会儿,说道:“皇后哪天过来,给我一个东西,是要我给你的。”

    夏叶儿瞥了楚怀德一眼,不冷不热的说道:“什么东西”

    楚怀德轻轻咳了一声,淡淡的说道:“你看看吧,我也不知道,皇后娘娘说,这是帝师的信物,就是给你的。”

    楚怀德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微微偏着头看着夏叶儿,然后就把东西给了夏叶儿,夏叶儿接过去看看,这个东西,这不是和自己在月氏国的时候,得到的哪一个是一模一样的吗,难道说这是,这就是自己要找的第二个东西?夏叶儿仔细地看看,然后更加确定了,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东西。

    楚怀德看见夏叶儿的表情不太对劲,于是问道:

    “怎么了,你怎么了?”

    “楚怀德,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夏叶儿问道。

    楚怀德摇摇头,自己怎么知道这是什么啊:

    “这什么啊?”

    夏叶儿看着这一个精钢制作的盒子:

    “这是云中匣,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我在月氏国的时候也有一个,这样的话,就已经有了两个了我们找到了想要的东西。”

    楚怀德听了夏叶儿的话以后,惊喜地看着夏叶儿,夏叶儿找到了自己的东西:

    “真的吗?”

    “当然了。”

    两个人相视而笑,彼此相爱,只要一个人开心,另外一个人就会跟着变得很开心。

    正门外的两个小太监隐隐约约听到了门内二人的话,反正站在那里也是无趣,便皆耳朵贴在门上,静静的听着二人的对话,不时偷笑几声。

    一个小太监细细的听着里面楚怀德与夏叶儿的对话,又偷偷透过门缝看了一眼,见是楚怀德和夏叶儿,悄悄的朝另一个小太监说道:“楚大人和叶儿姑娘真的是情深义重。”

    另一个小太监自然是好奇,便也匆匆忙忙的推开了那小太监,自己透过门缝看了一眼寝殿里面的二人,随即转过身朝那小太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一个小太监淡淡的说道:“听说啊,这两个人在一起很是不容易,你知道不知道啊。”

    另一个小太监想了想,回复道:“看样子像,两个人很开心,这样就好啊。”

    两个小太监互相对视了一眼,嘿嘿一笑,便又无聊的贴在门上,偷偷听着二人的对话。

    果然古代的隔音效果都特别差,隔墙有耳还是真的。

    虽然是拿到了云中匣,可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到底应该怎么打开这个东西,这也很重要,最重要的信息都在云中匣里面,自己如果不打开的话,根本就没有用处。

    楚怀德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应该怎么打开:

    “叶儿啊,一开始的时候,你得到的第一个你打开了吗?”

    夏叶儿摇摇头,然后说道:

    “没有,第一个也是这样的,当时我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打开它,所以也就没有在动过,那个还在我的包袱里,只不过,如果打不开的话,就一直这样,怎么样也不会太好啊,我们一直都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

    楚怀德点点头,真的不想看着夏叶儿为了这些事情这么痛苦,于是楚怀德说到:

    “没关系,以后肯定会有办法的,也不至于急于一时,叶儿,以后的事,以后再想吧,我还是愿意让你开开心心的,好不好,你一直这样子,我心疼。”

    夏叶儿自然是知道楚怀德关心自己,可是这件事情是自己必须要知道的,不能就这样放置着,自己还是要积极的想出办法才可以:

    “没关系,这件事情,我必须要知道应该怎么办,不然的话,以后什么事都会变得很被动,楚怀德,你也跟我一起想想啊,这到底应该怎么才能揭开,融化的话,里面的东西,肯定也就毁了,更何况上次的大火都没有用。”

    楚怀德看着夏叶儿认真想着的样子,觉得十分的好,转念又觉夏叶儿有那么多的人喜欢,竟然有人喜欢自己的女人,不禁有了一丝妒意浮上心头。

    楚怀德静静的看着夏叶儿,仔细地观察着她。

    夏叶儿的侧面很美,尤其是她认真时候的样子,真的很美。

    楚怀德就这样一直看着夏叶儿,不知不觉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甚至连眼里,都是噙着笑意的。

    楚怀德心想,若是****都能这样仔细而长久且不必躲闪的看着她,那自己就心满意足了。

    半晌,夏叶儿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眼前一亮,随即,恍然大悟般的看向了楚怀德,也并没在意楚怀德一直都在看着自己:

    “到底怎么办啊。”

    楚怀德看着夏叶儿现在这么的难过,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个精钢盒子,要打开,谈何容易,夏叶儿现在想要打开,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里面是自己一直以来都想要的东西,可是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自己解不开。

    “叶儿,我们还是不要在想了,好不好,这件事情啊,我看也不是一两天就能搞清楚的,所以,还是再等等吧,说不定等到那一天,就知道了究竟应该怎么做了,你说是不是,现在也想不出什么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