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道:“是妹妹方才一直数落我,我都不曾回话,要么只是按理说。妹妹无理,还偏爱逞能。这狗急了也是会跳墙的,妹妹难不成,也要如此了?这样丢的不单是妹妹的颜面,这传出去了,说好听点是妹妹没被管教好,难听了,就是尚书府的不是了,这些道理妹妹难道不懂?”

    “呵,这会到一口一个妹妹地叫起来了,方才你可是对我呼来喝去的,一口一个李雪云。你怎得如此做作了,直让人作呕。”

    夏叶儿浅笑道:“你比我辈分小,我是帝师,我喊你名字哪怕乳名也是应该的。但妹妹叫我名字,便是不尊上。在我青竹院,在外还了得?”

    李雪云还想争辩,慧夫人却越发黑了脸,呵道:“雪梅,你亏的是我女儿,怎能这般恬不知耻?”李雪云急的直跺脚,伸手指着夏叶儿,大喊大叫道:“夏叶儿,都是你,明明是你出言不逊在先,大家反倒指责起我来了,你不要脸!”

    “够了!”慧夫人怒斥道:“李雪云,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女儿?犯了错不认错,还在这里狡辩,像市井泼妇一般无理取闹。”

    李雪云再也忍不住,大声道:“娘你怎么能这样偏心,她才是市井泼妇,娘你应该训斥她,怎么反倒说是女儿的不是了!”

    慧夫人道:“我不仅耳听了,而且眼见。你怎么不敢把刚才那股泼辣劲拿出来,也骂骂我贱婢?”

    “我……”李雪云哑口无言,恶狠狠瞪着夏叶儿。夏叶儿不去理会她,偏过脸思索着别的事情。李雪云摇了摇牙齿,哼了一声便要出去。

    慧夫人道:“回来!”

    李雪云停在了门前,背影看着倒委屈。慧夫人叹了一口气,道:“你去哪?”

    李雪云以为母亲气缓和了,又偏不想乖乖认错,娇声道:“皇宫不是容不下我了,容不下我,就算我是恒王妃那又怎样,我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慧夫人有些生气,道:“你不是尚书府的人么?你要是滚了,日后就休想再踏进尚书府。”

    李雪云听母亲语气,多半是较真了,才缓缓转过身,眼泪也跟随着落了下来。慧夫人本想训责她几句,见她如此,倒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他道:“你可知错了?”

    “女儿早就知错了,只是娘娘一直说,也不听女儿解释。”说着,还掏出手帕,仔细擦起眼泪来。

    见她这般楚楚动人的样子,夏叶儿只当笑谈罢了。慧夫人看李雪云这般,以为她是真的悔过了,也没再多说,只道:“你回去罢,把《女戒》抄十遍,面壁思过三天。”

    李雪云抬头,一脸怒意盯着夏叶儿。夏叶儿不屑与她勾心斗角,向慧夫人道了句:“夜已深,各位就先回宫了。”

    李雪云小声道:“什么下贱胚子,迟早我也要让你不得好死。”

    明明是极小声地说,声音却传的很远,很久。慧夫人和皇后正准备离去,恰好听到了这句话。

    慧夫人道:“还不知悔改么?”李雪云心想已是被听到,便冷冷回道:“是,我就是不知悔改,她夏叶儿也不过是看上皇上的势力了,还不是一样的贱人!”

    李雪云越发大胆,慧夫人气不过,走过去便打了李雪云一巴掌。

    李雪云愣了愣,眼泪突然夺眶而出,捂着脸跑了出去。

    慧夫人不是偏袒夏叶儿,只不过现在自己在皇宫,皇后娘娘也在这里,自己的女儿这样,真的不合规矩,自己也不能偏袒了,而且李雪云这样没有心计迟早害了自己。

    慧夫人看着李雪云跑出去,眼里划过一抹不忍,终究还是狠下心来不去理会。

    慧夫人看着皇后娘娘:

    “让皇后娘娘见笑了,是臣妾管教不严,皇后娘娘不要责怪才是。”

    皇后娘娘从开始就没有说话,可是这个李雪云也确实太张狂:

    “没事的,女儿家娇生惯养,难免,慧夫人也不要生气。”

    慧夫人离开以后,皇后看着夏叶儿:

    “没事吧。”

    夏叶儿摇摇头,表示自己还好,两个人相视一笑,晚上,皇后就住在了青竹院。

    夜晚,慧夫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自己打了李雪云一巴掌,她含泪跑出去的情景,有些担心,也不知道雪云现在有没有回来,虽然知道自己打她没有错,可还是有些后悔,后悔打得那么重。

    可是这样的性格真的不行,慧夫人知道自己想要自己的女儿有一个好的前程,可是雪云这样的性格,以后不能成大器,也不能隐藏自己的情绪,很容易被别人抓到把柄

    第二天的时候,夏叶儿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就觉得很开心,于是自己心血来潮下厨做了几个小菜拎着去了楚怀德的寝宫,楚怀德还在看书,看见夏叶儿过来了,很惊讶:

    “你怎么过来了?”

    夏叶儿很开心的放下东西:

    “带了点东西过来看看你。”

    楚怀德总是觉得夏叶儿肯定有什么事要说,果不其然,夏叶儿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跟楚怀德说了一遍。

    楚怀德看了夏叶儿一眼,淡然道:“就你那点小心机,只有李雪云这样高傲才看不出来了。”

    楚怀德看了她一眼,在桌前坐了下来。

    夏叶儿眨了眨眼睛,又想起昨天李雪云自己逃跑的样子,只觉得自己干的漂亮,想着想着,竟自己笑了起来。

    楚怀德又瞥了她一眼,道:“要想饿死本王爷你直说,再不给吃真的凉了。”

    夏叶儿自始至终都低着头,把碟子放到桌子上,垂眸站在榻前。

    楚怀德看了她一眼,夏叶儿低着头,绞着手指,紧紧咬着下唇不言语。她静静站了许久,抬起头时,却发现楚怀德依旧看着自己,正好对上了楚怀德的目光。

    楚怀德的神情里少了冷漠,却多了一丝玩味的表情,让人觉得不可一世。

    夏叶儿被这样看着,不禁有些脸红。她吞吞吐吐道:“楚怀德,快吃吧,再不吃饭就要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