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听着婢女如此说,心中的怒火更盛,看着婢女那副嘴脸,不禁觉得恶心不已,愠怒道:“你一个小小婢女竟敢如此顶撞我,上梁不正下梁歪,可见雪云小姐平日里也没怎么管教好下人!”

    那婢女张了张口,眼中满是怒气,还想再说什么,太医却喊了一声:“够了,你有完没完?当初你来楚大人宫里面时,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没人教过你吗?”

    夏叶儿思忖着,着婢女不仅是雪云小姐的人,原来还和太医认识,难怪更放肆了,可是不管这关系怎么想都觉得十分的奇怪,先不要想那么多了,就静观其变吧。

    那婢女张了张口,还想再说话,夏叶儿却突然怒道:“你只是个小小婢女,我再怎么如你所说的不济,却也是齐国帝师,论什么都要比你平民出身的丫鬟强上百倍,你还没资格说我。”

    那婢女听了太医的话,又听见夏叶儿这些话,心中不觉愤愤,见太医看着自己,随即看了一眼夏叶儿,恶狠狠的眼神,却又无可奈何,只得闭了嘴,然而看着夏叶儿的眼神还是愤愤的。

    夏叶儿看着婢女的神情,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楚怀德想道,果然李雪云的人跟了雪云小姐这么久,脾气心思都那么相像了,心中暗暗哀叹。

    当时说要给自己宫里面挑几个人,可是这个婢女来了以后,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里来的,后来自己才知道,这原来就是李雪云想要安插在夏叶身边的眼线,可是后来被捣乱了计划,就来到了自己这里。

    太医这才急急忙忙把楚怀德拉到了床边。婢女便退在了一边,看着太医给楚怀德把脉。

    太医把小瓷枕放在楚怀德的手腕下,自己把手搭在了楚怀德的手腕上。夏叶儿低着头,有意不去看他们,怕再听到什么不好的事了。

    果然,太医把完脉后,神情很怪异。这样一来,夏叶儿更不敢看了。

    太医又把脉了一小会,闭上眼睛仔细了好一阵子,才道:“这楚大人····”

    突然,楚怀德捏了捏太医的手。太医便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楚怀德。楚怀德忙对太医做了个口型,说道:“我病重,我病重!”

    太医不是很理解,楚怀德便趁着太医和夏叶儿不注意,小声对太一道:“我是装的,就说我病重。”

    太医茫然地点了点头,却还是照做了。

    夏叶儿忙问道:“楚怀德他怎么了?”

    太医摇了摇头,说道:“情况不太好啊。”

    夏叶儿颓然坐倒在了地上,眼泪一点一点的滑落下来。夏叶儿抽抽搭搭地,一直说道:“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反抗就不会这样了······”

    楚怀德看到夏叶儿这个样子,心中更加是不忍。但无奈他已经装成这个样子了,无论什么都要继续装下去。

    太医犹豫了许久,说道:“叶儿姑娘不必太过自责了,这也是楚大人本身身体就不大好才导致的啊。”

    夏叶儿抹了一把眼泪,问道:“太医,你且说,楚怀德他病怎么样?”

    太医道:“楚大人大病初愈,状况本来就不大好,不知道叶儿姑娘是怎样对楚怀德,才是他昏迷不醒的?”

    夏叶儿说到这里,更是自责的很。她低着头,抽抽搭搭地说道:“本来我是给楚怀德喂饭吃的······只是后来,因为一些琐事······我就对着楚怀德胸口打了一拳,他就躺倒在地上了。都怪我都怪我,要是我不大这么大脾气就好了。”

    夏叶儿这样说着,太医别过脸去,用袖子遮了遮面。其实听到夏叶儿说这些,太医着实想笑,却又不敢笑出声。楚怀德微微睁开眼睛,瞪了太医一眼,太医才正了正脸色。

    夏叶儿道:“太医,我这一拳打的并不十分重,怎么他就会这样子呢?我还身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没感觉到有,可着实把我吓坏了。”

    太医道:“不是没有鼻息,而是楚大人鼻息太弱了,不仔细根本探测不到的。”

    “鼻息微弱?”夏叶儿喃喃道,“听说鼻息太微弱都是在生命线挣扎着,生命垂危的人。太医你直说,楚怀德他怎么样了,到底有没有事?”

    说着,又是一股泪流了下来。

    隔着一道帘子,楚怀德捏了捏太医的手,用手指在太医手上写着:“我生命垂危,可能会有归西的危险。”

    太医便对夏叶儿答道:“楚大人此次情况就不大好了。首先前几天楚大人因为过度饮酒,导致吐血昏迷了好几日。如今还大好,楚怀德心腹还未完全痊愈,而叶儿姑娘这一拳虽然力气不大,但是却打到了楚大人的致命穴位——膻中穴。膻中穴经属脉,是足太阴、少阴,手太阳、少阳;任脉之会。气会膻中心包募穴。被击中后,内气漫散,心慌意乱,神志不清。再加上楚大人身体本就不好,所以才会这样的。”

    夏叶儿虽然不大懂太医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但是听着就觉得一定很严重,不禁慌忙跑了过来,坐到了窗边。

    太医叹了口气,说道:“叶儿姑娘放心,我一定尽我最大能力帮楚大人还请叶儿姑娘别太自责,上了身子啊。”

    夏叶儿点点头,把楚怀德的手拿起来,贴近自己的脸。楚怀德触到了夏叶儿温热的泪水,心中一震,有些后悔自己这么做了。但是已经这样了,他现在要是告诉夏叶儿自己其实是装的,夏叶儿岂不是对他更加失望,搞不好这次真的生他的气了。

    但幸好夏叶儿不是特别仔细的人,也就没发觉什么,只是给太医道:“日后你就住在楚怀德宫里面,这几天悉心照顾楚怀德,别再想其他的事了。要是治好了楚怀德,自然有赏。”

    太医心下想,楚怀德本无什么大病,只要自己跟这楚怀德稍稍骗一骗夏叶儿,不但没有什么危险,任务轻松,说不定日后还有打赏,自然很欢喜,连连到是。

    夏叶儿这才点了点头,偏过脸静静看着楚怀德。楚怀德感觉到了夏叶儿在看他更是大气不敢出,强忍着笑,一动不动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