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婢女终于还是摇了摇头,看着玲玉公主,缓缓说道:“奴婢记得公主您昨日就戴的那只,昨天您去了恒郡王府里面,估计是把耳坠丢到恒郡王府中了。”

    玲玉公主听婢女如此说,略微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朝婢女说道:“那是我父亲赠与我的,很重要,你快去恒郡王府里寻来给我。”顿了顿,又说道:“现在就去,快点。”说着,朝婢女一个劲的挥手,示意她快些去。

    婢女见玲玉公主这般焦急,忙福了福身子,转过身便急急地往外跑去。

    玲玉公主望着婢女渐远的背影,焦急又懊恼的哀叹一声,只盼着那婢女能找到耳坠带回来,若是不能,自己连个可念想父亲的东西都没有了……

    婢女匆匆忙忙的跑入了长廊,穿过长廊往正门走去,几乎有些踉跄。

    急急地出了正门,婢女看了一眼大街上人来人往,四处望了望,随即往恒郡王府的方向跑去。

    婢女跑了大约有一刻钟,便到了恒郡王府正门前,忘了一眼恒郡王府正门上挂着的牌匾,随即抬脚上了台阶,行至正门前,看着两个站着的侍卫。

    两个侍卫见婢女来,也不知是何人,便并无开门放行之意,只是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婢女在他们面前,也不理会婢女。

    婢女看着两个侍卫的样子,掏出了自己的腰牌,默默的递给其中一个侍卫。

    那个侍卫接过婢女手中的腰牌,抬眼细细看了看腰牌,又看着婢女,将腰牌递还给了婢女,笑着说道:“原来是玲玉公主府里的。”

    另一个侍卫看着面前这婢女,顿了一顿,问道:“不知姑娘来此是为了何事?”

    他身旁的侍卫看了一眼婢女,笑了笑说道:“肯定是玲玉公主有什么吩咐吧?”试探的看向了婢女,眼神传递着疑问。

    婢女见二人如此谄媚之态,便有了些趾高气昂的样子,看着两个侍卫,下巴微微抬高,悠悠的说道:“我们公主丢了很重要的东西,想是昨天不小心丢落在恒郡王府中了。”略微迟疑了一会儿,又说道:“所以公主便让我来恒郡王府里找找。”

    两个侍卫闻言,皆是若有所思又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那侍卫看着婢女,缓缓说道:“那姑娘便赶紧去找吧,若是耽误了可就不好了。”说着便为婢女打开了正门。

    婢女点了点头,略有些得意的说道:“正是呢,我们公主本来一会儿是要入宫去给太后娘娘请安的,谁知不见了东西,这会子还在府里等着我回去交差呢。”

    两个侍卫听婢女这般说,忙站在了一边,为婢女让开了路,生怕耽误了时间,会惹得玲玉公主怪罪和太后怪罪,到时可不是他们能承担的起的。

    婢女见他们二人退到了一边,便抬脚跨入了府内。

    两个侍卫看着婢女的背影,相互对视了一眼,什么也没说,便又关上了大门。

    婢女匆匆入了院内,也不见恒郡王踪影,院内仅有几些个侍卫婢女忙忙碌碌的走过去。

    婢女疑惑恒郡王平日里无事都不会待在房里的,今日怎的不见了人影,倒也是稀奇。

    婢女想到还要给公主找耳环,轻轻“唉呀”了一声,摸了摸头发,喃喃的说着:“我怎么都忙的糊涂了,真是……”说着便急急忙忙的往长廊走去,准备穿过长廊去恒郡王居处附近找找看有没有玲玉公主的耳坠。

    不过三两步,婢女便入了长廊内,低垂着头看着脚下,万分仔细的样子,生怕玲玉公主的耳坠遗落在这地上她却没有发现,到时就不好交差了。

    婢女一心想着赶快找到玲玉公主丢失的耳坠,只顾着低垂着头,看着地上四处观察着,不曾发觉迎面走来了一个人。

    那个人也一直偏着头看着院内的侍卫和婢女的行动,加上婢女的脚步轻轻,也未曾发觉婢女正向他走来。

    二人皆不注意,一下子装在了一起,那人倒没什么事,只是因为撞上了婢女而被反推得后退了一小步。

    倒是婢女,一下子被撞的摔倒在地上,“唉哟”一声,也没看装他的人是谁。

    那人不耐烦的撇了撇嘴角,看着地上摔倒的婢女,正想开口训斥她走路不长眼睛,却突然发现面前人的服饰并非恒郡王府中婢女的服饰,便看着那婢女,淡淡的问道:“姑娘是哪里来的,又是如何进来这恒郡王府的?”

    婢女闻言,略有些愤愤的抬头看着那人,一下子怔住了,只见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恒郡王府的管家。

    婢女脱口而出,“管家……”

    管家见婢女称呼自己管家,便知这婢女肯定并非陌生人,又问道:“姑娘知道我是谁,那姑娘是谁?”

    婢女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管家,恹恹的说道:“你说我怎么进来的。”顿了顿,又说道:“我自然是玲玉公主府里的人,玲玉公主丢了东西,且一会儿去给太后娘娘请安还要用的,便让我来恒郡王府中找找。”说着又取下了腰牌,递给管家查看。

    管家一听这婢女说是玲玉公主府中的人,又接过腰牌细细看了一眼,知是玲玉公主的婢女,忙上前一步,将婢女搀扶了起来,笑着说道:“唉呀,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婢女被管家搀扶着起了身,掸了掸衣服上沾着的尘土,看着管家不语。

    管家见状,略微思索了一会儿,忙问道:“你方才说,玲玉公主丢了东西?”

    婢女无奈的撇了撇嘴,点了点头,“是,昨天玲玉公主过来找恒郡王说话,就落在这里了。”

    管家闻言,眼神之中似乎有些什么情绪,看着婢女,缓缓说道:“不知玲玉公主丢的是什么东西?”

    婢女见管家问起,便如实说了与他,“玲玉公主丢了的,是一对耳坠,那是公主的父亲赠与公主的。所以才这般焦急遣了我来这儿寻寻。”顿了顿,叹了一口气,“唉,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