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管家见婢女如此,眼中精光一轮,半晌,看着婢女,缓缓地说道:“那就是了。”顿了顿,又说道:“昨日里有恒郡王府的婢女正巧捡了一对耳坠交于我,我放在账房了,没想到竟是玲玉公主的东西。你现在和我来,去取了好回去交差吧。”

    婢女听管家这样说,心中自是欢喜不已,忙点头如捣蒜,心想这下好了,总算不用再费心去找那耳坠了。

    管家见婢女点了点头,便转过身,抬脚往账房处走去。

    婢女欣喜之余见管家已经转身走了,忙抬脚紧紧的跟在了管家身后。

    二人一同绕过了几座亭榭,往账房处走去。

    行至账房处,婢女自觉的站在了门外候着,管家在里面不知说了几句什么话,一会儿便手中拿着一只锦盒,匆匆出了门外。

    婢女看着管家手中拿着锦盒出来,忙上前了一步,紧紧的盯着管家手中拿着的锦盒。

    管家朝着婢女笑了一下,打开锦盒递到婢女面前,问道:“姑娘看看,这一对可是玲玉公主丢失了的耳坠?”

    婢女看了一眼锦盒里摆放着的耳坠,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是,就是这对。”

    管家见婢女肯定,便合了锦盒,递与婢女,淡淡的说道:“既然找到了那姑娘就请快回吧,以免耽误了玲玉公主。”

    婢女接过管家手上拿着的锦盒,看着管家,福了福身,说道:“那谢谢您了,您先忙吧,我先走了。”

    管家闻言,点了点头,看着婢女转身踏上了长廊,便不再去顾及那婢女,转身便跨入了账房内打理事务。

    婢女在长廊内急急地往外走着,走到一个转角处时,听到长廊外院内有嬉笑声,细看之下,原来是几个扫地的婢女在一时闲谈。

    婢女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她们几人,并不是很在意,抬脚又继续往前走着。

    “昨天那叶儿姑娘听说是救了那个使臣楚怀德,你们知道吗!”一个扫地婢女朝其他几人说道。

    婢女远远的听见扫地的婢女说起夏叶儿和楚怀德,脚步一顿,往长廊边靠了靠,好奇她们在说些什么,便细细的听着。

    院内扫地的侍女并未发觉婢女的存在,仍附和着方才说话的侍女,“可不是嘛,只是不知道叶儿姑娘所言救人是不是属实。”

    另一个扫地的侍女闻言,放肆的笑了几声,看着另外几位侍女,说道:“这叶儿姑娘把那个楚大人救了,还管是不是属实做什么。”顿了顿,又笑着看着几位侍女,问道:“你们说,是不是啊?”语罢,又笑了起来。

    几位侍女皆齐齐点了点头,连连附和,“就是,就是。”说罢,几人便与她一同笑了起来。

    婢女在长廊内,听着这些侍女们的说笑,心下一顿,站在原地伫立了好久,心里思索着这几个侍女的话,琢磨着到底是什么事情。

    那几个侍女还不尽兴,又议论了起来,不时又围过去一个侍女,于是其中一个侍女便将夏叶儿与楚怀德昨天发生的从头到尾彻彻底底的讲述了一遍,顿时一片议论声与笑声。

    那侍女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婢女在长廊内也听得是清清楚楚,心下顿时了悟,眉心微低,侍女们的笑声环绕在婢女耳边,婢女摇了摇头,最终抬脚匆匆的往外走去,她必须要将这些事告诉给玲玉公主。

    婢女出了正门,便有些慌忙的往玲玉公主府跑去,一路上,思绪万千,想着一会儿如何将事情告知与玲玉公主。

    因婢女走得匆忙,不一会儿便到了玲玉公主府中,急急忙忙的便入了院内,思索了一会儿,便往玲玉公主的寝室走去。

    绕了好远的路,最后三两步便到了玲玉公主的房前。

    房门洞开,婢女站在门外往房内看了看,空无一人。

    婢女遂拿出了锦盒,随即抬脚跨入了门******室桌旁坐着的玲玉公主听见轻轻的脚步声,便知是婢女回来了,忙看向了外面。

    婢女从外面轻轻的走了过来,发现玲玉公主早已知道自己回来了,便抬眸看着玲玉公主,淡淡的唤了一句,“公主。”

    玲玉公主见她过来,目光投注到她手中的锦盒上,看着婢女,问道:“找回来了?”

    婢女看了一眼玲玉公主,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锦盒,遂抬手将锦盒递与玲玉公主,应声道:“是。”

    玲玉公主接过锦盒,打开一看,面露欣喜之色,抬头看了一眼婢女,欣喜的说道:“就是这对!”

    婢女冲着玲玉公主温和的笑了笑,随即又压低了声音缓缓地说道:“公主,奴婢刚刚在恒郡王府时,听见几个小丫头……”婢女欲言又止,不知该不该再说下去。

    玲玉公主闻言,取出了耳坠慢慢戴上,漫不经心的问道:“怎么了?”

    婢女无奈的撇了撇嘴角,最终把方才听到的夏叶儿和楚怀德的事原原本本的给玲玉公主复述了一遍。

    婢女刚讲完,抬眸便看见玲玉公主的脸上有一丝遮掩不住的怒气,慌忙的低垂了眸子,不敢去看玲玉公主,怕她会迁怒到自己,拿自己撒气。

    玲玉公主玉手紧紧的攥住了帕子,心中的怒火已经到了不可遏制的地步。

    “什么,发生在宫里面的事情,恒郡王府都知道了,看来已经在京城传开了,进宫。”玲玉公主猛的扶桌而起,愠怒道。

    婢女连忙福了福身子,搀扶着玲玉公主往外走去,“是。”

    一路上,婢女都是心惊胆战的不敢多言。

    不一会儿,二人出了正门,台阶下便有公主府的马车在等候着。

    婢女抬眸看了一眼马车,又偷偷的看了一眼玲玉公主,随即扶着玲玉公主缓缓下了台阶,又轻轻掀开车帘,将玲玉公主扶进了马车内,放下轿帘,朝赶车的侍卫吩咐道:“去皇宫。”

    侍卫应声,“是。”便赶着马车匆匆往皇宫方向走去。

    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见是公主府的马车,皆自觉的退避在了两边,让出了去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