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马也是极好的,不出一刻钟,马车便到了宫门前。

    “里面什么人?”守着宫门的侍卫看着马车,冷冷的问道。

    车内的玲玉公主因为愤怒,而并不言语。

    侍卫往车内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拿出了腰牌,递与那问话的侍卫,随后定定的看着侍卫。

    那侍卫接过腰牌细细看了看,遂朝马车行礼道:“原来是玲玉公主,属下冒犯了。”不待玲玉公主说话,便自行起身,朝着一旁的侍卫挥了挥手,“开门,放行。”

    两个侍卫连连点头,打开了宫门。

    侍卫看了一眼侍卫,又重新坐好,赶着马车飞驰入了宫内。

    几个侍卫看着马车渐行渐远,默默的又守在宫门两侧。

    宫道上,一辆马车匆匆而过,直往太后宫去。

    马车行驶至离太后宫殿不远的地方,便停了下来,侍卫停了马车,朝车内的玲玉公主喊道:“公主,到地方了。”

    婢女四处望了望,忙上车掀开帘子,将车内的玲玉公主扶了出来。

    玲玉公主下了马车,脸色仍然怒气不减,转过身便愤愤的往太后宫的方向走去。

    婢女则紧紧的跟随在玲玉公主身后,不知该如何是好,但心中料想玲玉公主此番入宫给太后请安,按玲玉公主的性子,一定会提及夏叶儿与楚怀德的。

    想到这里,婢女心中不知是什么感想,只觉得玲玉公主的性子,她倒是了解的真实。

    那赶车的侍卫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又环顾四周看了看这一座接连着一座的华丽的宫殿,心中感慨万千,若是有生之年能在这硕大的皇宫中待上一天,他也就知足了。

    另一边,玲玉公主与婢女匆匆行至太后宫门前。

    守着宫门的婢女见是玲玉公主,也不进去通报,直接打开了门,福了福身子,向玲玉公主做了个请的手势,淡淡的说道:“太后娘娘在里面,公主请进吧。”

    玲玉公主也不屑于理会那宫女,抬脚便携着婢女跨入了太后宫宫门。

    层层宫殿门都打开着,玲玉公主一路来到了太后的寝殿门口。

    寝殿门口的两个宫女,见到玲玉公主前来,一个宫女匆匆忙忙的入了殿内给太后通报。

    另一个宫女看着玲玉公主,福了福身子,与玲玉公主搭话,笑着说道:“公主可是好些日子都没来宫里给太后娘娘请安了,太后倒是时常念叨公主您呢。”

    玲玉公主好似没听到宫女的话一般,并不理睬她,只是定定的看着门帘,不语,眼神之中含了某种不知名的情绪。

    良久,没有回答。那宫女见玲玉公主并不理会她,似乎有了一丝猜忌,心中十分不悦,将眼神撇到了一边,不再看玲玉公主。

    玲玉公主身旁的婢女见宫女问及,见玲玉公主不肯理睬,又看到了那宫女眼中的不悦,忙笑着朝那宫女说道:“我们公主今日身子不太舒服,不愿多言,姑姑莫要见怪。”

    这玲玉公主做主子的不懂事,婢女自然是要机灵些,这婢女跟着玲玉公主这么久,倒是帮着玲玉公主解决了不少麻烦问题。

    那宫女闻言,抬眸看着玲玉公主身旁的婢女,听她如此说,脸上的神态还能略微好一些,看着那婢女说道:“既然公主身体不舒服,那奴婢也不叨扰公主了。”

    玲玉公主仍是没听到一般,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不理不睬的。

    婢女看了一眼玲玉公主,又看向那宫女,忙笑着说道:“姑姑请自便吧。”

    那宫女见状,对她们的态度也不是很好了,也不理睬玲玉公主的婢女,只静静的站在门口,等待着另一位宫女通报后出来。

    另一位宫女出来后,便朝玲玉公主行礼道:“公主请进,太后娘娘有请。”

    玲玉公主并不多言,抬脚便入了殿内。

    见太后正坐在殿上,玲玉公主上前行了礼,“给姑母请安。”

    太后见玲玉公主,忙摆了摆手示意她起身,“玲玉起来吧。”顿了顿,又笑着说道:“本宫思念玲玉这么久了,玲玉今日总算是来了。快,过来让姑母瞧瞧。”

    玲玉公主缓缓起身后,慢吞吞的走到了太后身旁,看着太后,眼泪瞬间便落了下来。

    太后见状,忙问道:“玲玉怎么了,谁又惹本宫的玲玉伤心了。”

    见玲玉公主并不言语,便哄说道:“有什么事玲玉就告诉姑母,姑母替你做主。”

    玲玉公主闻言,抬眸看了一眼太后,方缓缓开口,将婢女所说之事又讲了一遍给太后。

    太后细细的听着,不觉有些无奈,待玲玉公主说完,便定定的看着玲玉公主,说了句,“夏叶儿,这个女人,是谁啊。”

    玲玉公主擦擦眼泪:

    “姑母,我喜欢楚大人,可是那个夏叶儿就一直纠缠在楚大人的身边,那个女人,真的是有很多的心机那,姑母要给我做主啊。”

    太后的眼睛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夏叶儿,自己没有听说过,看来有必要看看这是一个什么女人了,太后后笑笑:

    “好了,你放心,玲玉喜欢的人,姑母给你做主,让那个楚怀德娶你过门,你说好不好。”

    玲玉公主破涕为笑:

    “姑母,您可一定要给儿臣做主。”

    太后笑笑:

    “好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剩下的事情,我来做。”

    玲玉公主也不多说,便福了福身子,携着婢女出了殿外,往外走去。

    太后坐在殿上,手中拿着茶盏把玩着,一番思索过后,暗暗欢喜,想来这夏叶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具体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还是要搞清楚的,不过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楚怀德一定要娶了玲玉,这可是自己的心头肉。

    太后这一辈子没有女儿,自己的弟弟生的女儿,只有这一个,弟弟没有儿子,就过世了,只有这个女儿,自己怎么能不心疼,太后想起来玲玉公主的笑颜如画,心里面就开心。

    这件事情,必须要摆平了,不能过后再让玲玉伤心了,太后觉得,这件事,自己应该先找皇上谈谈的,可是皇上政务繁忙,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要不要直接找夏叶儿,也就免了许多的不必要的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