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后现在怀着孕,还是不要惊动了,自己还是找夏叶儿吧,只不过现在在太后的心里面,夏叶儿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样一来,等到两个人见面,就会变的比较尴尬了,夏叶儿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太后这个人,太后微微一笑,这件事,也不难。

    太后喝了一口茶,盘算了许久之后,叫来了一旁的掌事宫女,淡淡的吩咐道:“你去使臣馆宣旨,就说本宫要召见夏叶儿。”

    掌事宫女福了福身子,便匆匆退下,又吩咐了几名太监区楚怀德的使者馆传达太后旨意。

    玲玉公主回了府中之后,便召来了平日里交好的几位官家小姐。

    一番说笑之后,不经意似的提及夏叶儿与楚怀德之事,将那事又添油加醋的述说了一遍,并且叫嚣夏叶儿不检点。

    各位官家小姐自然知道玲玉公主的意思,便都附和着。

    一场谈话就这么缓缓散了,玲玉公主看着那些官家小姐临走时都在暗暗讨论夏叶儿如何不检点,不觉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她倒要看看,一个在众人看来不检点的姑娘,如何在这京城处的下去,还妄想嫁给楚怀德?不自量力!

    而另一边,太后派去楚怀德府宣旨的人也早已到了。

    几个太监匆匆入了楚怀德府内。

    到处寻着夏叶儿,让她接旨。

    几名太监被掌事太监引到了楚怀德的居处。

    “公公,叶儿姑娘就在里面,和楚大人在一起。”太监弓身朝太监说道。

    太监点了点头,略带着些腔调,“知道了,你下去吧。”太监随即行了个礼,匆匆退下。

    几个太监入了门内,见到楚怀德和叶儿姑娘,行了个礼,“奴才给楚大人请安。”

    楚怀德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免礼,公公来此有何事?”

    几个太监随即起身,为首的太监看着楚怀德,笑着说道:“奴才这是奉了太后娘娘的旨意,来使者馆中宣旨呢。”

    说罢,便开口说道:“太后娘娘口谕,传夏叶儿入宫觐见太后娘娘。”

    宣完旨意,太监便识趣的退了出去。

    徒留楚怀德和夏叶儿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楚怀德看着夏叶儿,缓缓说道:“太后娘娘召见你做什么?”

    夏叶儿无奈的耸了耸肩,淡淡的说道:“不知道呀,我以前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太后,我还是去看看吧,你好好养伤了。”

    楚怀德听夏叶儿如此说,也有些无奈,却又不知该如何应对。

    外面的太监已经在外面等候许久了,又来催了一遍。

    一个刚入宫的少监,受那太监命令,便走了进来。婢女正在为夏叶儿梳理着头发,见那少监,便道:“急什么,既然是见太后娘娘这么重要事,自然是要好好梳洗打扮一番的,让那公公在外面再等一会吧。”夏叶儿睥睨了一眼那少监,少监还想反驳,被夏叶儿这样看了一眼,便不再说话,却并不走出去。

    夏叶儿道:“你先出去吧,我自有分寸,不会太久的。倒是你在这里,影响心绪。”

    少监本来还想催促的,但见夏叶儿如此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退了出去。

    太监见少监出来,淡淡问道:“还没准备好吗?”

    少监摇了摇头,道:“她那婢女倒是伶牙俐齿的,说是见太后娘娘自然要细心打扮,所以要久一些。本来我还想再催促的,但是叶儿姑娘也这样说,我便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

    那太监哼了一声,小声嘀咕了一句:“油嘴滑舌。”便不再说话。

    夏叶儿对着镜子,婢女给她梳理着头发,动作很缓。夏叶儿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也不言语。她思忖了半晌,便把身上的金银首饰都摘了下来,又对婢女道:“头上的不需要有多华丽,能看得过去就行了。”

    婢女道了一声“是”,便不再说话。

    这样沉默了有些许时间,突然帘子被一把掀开了,才见楚怀德一脸怒意的走了进来。

    夏叶儿说道:“也没什么的,放心好了。”

    楚怀德道:“太后与你素不相识,今日突然找召见,定没有什么好事。况且太后的权威,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趟这趟浑水。”

    夏叶儿道:“太后召见,乃是懿旨,我怎可不去。而且,这外面的传闻,你又不是不知道。”

    楚怀德说道:“外面的传闻,管他做什么。你真在意那些闲言碎语吗?”

    “我确实不怎么在意他们说我什么,但是我在意他们说你。好了,这次是非去不可了,但是放心吧,我没事的。”夏叶儿说道

    楚怀德颦了颦眉,说道:“不成,若要去,也得由我陪着你一同前往我才放心。后宫中待过的那些女人,大都是心机重重,说话句句带讽刺的,我还怕你受不了。”

    婢女已经为夏叶儿梳好头发了,放下梳子,便识相的走了出去。夏叶儿起身走到楚怀德面前,轻轻抱了抱楚怀德。楚怀德伸出手,用力抱了一下夏叶儿,夏叶儿却已经推开他了,楚怀德不免有些恋恋不舍和惋惜。

    夏叶儿问道:“你的病好些了吗?”

    提起病,楚怀德怔了怔,脸微微红了。他这才道:“我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没什么大碍。”

    夏叶儿道了句:“那就好。”话毕,便要离开。楚怀德看了一眼夏叶儿,心中还是很不放心,便说道:“还是我陪你一同去面见太后吧。”

    夏叶儿摇了摇头,说道:“我也很想你可以一同前往,但是太后说了,只准我我一个人,不允许你跟着。好了,真的没事,我还没有到那种离了你就会被人欺负的地步。你安心在家养伤,等我回来。”

    楚怀德皱了皱眉,说道:“那也不行。我就悄悄穿上仆人的衣服,跟着随从后面就行。只要能看着你,我还可以安心些。”

    夏叶儿心想楚怀德怎么就这般倔强不听劝,苦笑了两声,说道:“你就放一百个心,能有什么事。太后顶多就问我外面的传闻,还会有什么呀,不会有什么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