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楚怀德还是一脸担忧,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夏叶儿笑了笑,打趣道:“我这只不过是被召见去问几句话而已,就不是去赴死,别这么忧虑。”

    楚怀德说道:“怎能不忧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夏叶儿拉了拉楚怀德的袖口,说道:“越来越知道甜言蜜语讨人欢心了。你这一去,殿上没人打点不说,说不定又会让人嚼舌根。要是皇上实在闷想来找你,却发现你被我拐走了,还不得埋怨死我啊?”

    外面的少监又进来了,夏叶儿赶忙松开了楚怀德的袖子。少监抬头看了一眼,道:“公公让我问叶儿姑娘打点的怎么样了,要是耽搁太久,恐怕去了又要受到太后娘娘的责备。”

    夏叶儿道:“打点好了,可以走了。”

    少监忙说道:“那叶儿姑娘这边请。”说着,带着夏叶儿走了出去。那太监拿着披拂,半眯着眼睛,靠在墙边打盹。听见脚步声,忙睁开了眼睛,掀起了马车上的帘子,说道:“姑娘这边请。”

    楚怀德却突然道:“等一等!”

    那太监眼中尽是不悦,说道:“老奴已经在这儿等候多时了,不知楚大人还有什么需要打点的?那边耽误了太后娘娘,奴才着实也不好交差啊。”

    楚怀德不去理会太监,只对身旁侍卫道:“你快去请即云王爷过来。不用管其他的,你尽管骑了马去,如此快些。”

    那侍卫慌忙去马厩带了一匹马来,骑了马便离开了。那太监瞪了一眼离去的侍卫,拿着披拂站在一边不说话。楚怀德也不想搭理那太监,只走过去,对夏叶儿道:“过去一切小心。既然我不能去,太后又未曾命令不让即云王爷去。他虽然平日里大大咧咧玩世不恭,但终究还是心细些,有他陪同你前去我便放心了。”

    夏叶儿还想再说什么,楚怀德对她说道:“我是下定决心让即云跟你去不可了,这次你可别再推脱。”夏叶儿这才没说话。

    又过了许久,即云王爷才赶忙来了。

    楚怀德只把太后召见夏叶儿的事告诉即云王爷,即云王爷皱了皱眉。楚怀德说道:“太后有命不许我去,我便打算让你陪同叶儿一起去,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即云王爷说到:“事情,我也已经听说过了,你们之间的事情,尤其是太后的侄女玲玉公主喜欢你,难怪太后会让叶儿过去了,放心吧,我就是个闲人,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楚怀德还是有点不放心,说道:“你一定要照顾好叶儿,千万别出什么差池了。照顾不好她,回来你可给我小心着,还有玲玉公主怎么回事,回来再说吧。”

    即云王爷连连道是,笑嘻嘻地向太监走了过去,说道:“既然太后有命不许楚怀德跟着去,那可有命也不许我跟着去了?”

    太监犹豫了半晌,道:“这好像太后没有不让即云王爷陪同。”

    即云王爷便让骑马的奴才下来,自己起了上去。太监虽然有所不满,却又不敢再说什么,只得任由他了。

    夏叶儿上了马车,看了那太监一眼。太监正斜着眼睛睥睨夏叶儿,见夏叶儿看过来慌忙收了不屑地神情,摆出一脸笑意来。夏叶儿也不去理会他,便放下了帘子。

    楚怀德呆呆站在门口,远望着夏叶儿离去的身影,长叹了口气。

    身旁侍卫忙道:“楚大人不必过多忧虑的,叶儿姑娘口齿伶俐,机智善辩,不会有事的。况且还有即云王爷在。”

    楚怀德说道:“我可就是怕她太机智善辩,新心性又高,要是惹怒了太后就不好了。”说着,转身回去了。在小院亭中坐了半晌,还是一脸忧郁未解,侍卫看了看楚怀德,叹了一口气,站在一旁也不再言语。

    一刻钟后,即云王爷与夏叶儿上了马车。

    坐在马车上,望着一路远去走过的街道,熟悉的场面,此刻却是要和它们道别。

    看着眼前无比气派的紫荆城,虽然庄严华丽,却是一个幽深的金丝笼,母亲告诉她,进去也许容易,生存下来就困难,里边就算自己不去冒犯别人,也会有人想尽办法去害自己。

    果不其然,刚刚停下马车,门外就来了一个小太监:“主子吉祥,奴才是奉太后娘娘的旨意,接您去请安的。”

    初来乍到,不懂太多礼仪倒也是明白,夏叶儿吸了一口气,这后宫之中,太后确实得去好好拜见的。

    踏着一路羊肠小道,来到了寿康殿上,看着宏伟的三个字,不由得有几分敬意。

    太后娘娘此时和一群小嫔妃嬉笑着,望着陌生的面孔,夏叶儿款款上前,手合起来别在身边:“拜见太后,小女夏叶儿在此叩见太后娘娘,祝太后千千岁。”

    此刻大厅之处一片肃静,太后娘娘看着眼前女子,面容确实生的秀丽,婷婷大方,怪不得这玲玉会被她比下去,这般灵气即便的宫中女子也是不多得的。想来刁难她替玲玉出口气去,她挥手让身边小丫鬟去端了一个草垛:“想来宫外生活,宫中这锦纶花椅子的你要坐不习惯,这草垛子确实很符合你,本宫将它赐予你。”

    这公然的调谑,各位妃嫔们哄然大笑着,不时低头私语:“这刚进宫就惹了太后娘娘,这本领不小,看后日可有得她好受。”“对呀对呀,不自量力。”

    望着眼前的公然羞辱,夏叶儿攥紧手,脸上却丝毫不露声色,阖上手侧一边:“太后娘娘真是会体恤民间疾苦,这草垛子确实是好物,说明这皇上治理国政有方,宫中都开始给新人这般高礼了。”

    太后顿了顿,说道:“自然知道。本宫还在想,等两人差不多时,便去求皇帝赐婚,让两个有情人成眷属。只是两人都还年幼,现在不合适。”

    夏叶儿冷笑一声,想道太后这种事情还真说得出口。有情人?这是什么意思,自己怎么不知道,今天把自己先过来,到底要干什么,不过看样子是来者不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