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着身边小丫鬟传来的消息,这个东西一个就让人神魂颠倒,保证这个夏叶儿乖乖就范,找个小太监破了她清白,看她还怎么待在这后宫中。

    太后阴沉下双眸,保养得当的面容显露出一丝阴霾,为了之前的亏,也为了玲玉这丫头,只能牺牲这夏叶儿,谁让她这般不长眼,只怪她错爱了男人。

    狠下心决定好好调教下夏叶儿,望着手中宛嫔给的小瓶子,心下一记。

    对着扇着小扇子的丫鬟说“去把夏叶儿请来用膳,就说本宫这段日子想念她,请她来谈谈心。”太后捻着一粒紫红透亮的葡萄看着,丫鬟小翠放下扇子。

    “是,太后娘娘。”丫鬟小翠得到命令后赶忙去前殿,谁料去得急忙,没注意前来的人。

    跑得及,差点撞上前边款款走来的即墨,惊得赶忙跪地请罪:“皇上饶命呀,奴婢奉太后娘娘之命,一时跑得急,还请皇上饶了奴婢。”

    看着急红脸的小丫鬟,这宫中小丫头年纪小生的模样俊秀,玩心大起的即墨扶着小丫鬟羞红的脸蛋:“饶你不死,这么急,跑去有何之事啊。”一袭丹青暗金色大靴子的即墨居高临下着看着丫头。

    小丫鬟吓得直哆嗦开来:“回皇上,奴婢去邀请前殿的叶儿姑娘,还请皇上莫要耽搁了太后娘娘的时间呀。”弯着腰着急地说道。

    此刻的青竹院一片热闹,夏叶儿和她的小丫鬟正在小园子中采摘新鲜小花,花团锦簇着,开得鲜艳,看着一篮子的小花朵。正打算做起玉花糕,瞧见急匆匆跑来的小翠,秋月不解的放下小花篮,赶忙递上一口清水问着:“小翠姐姐,这般急匆匆是为何啊?”

    太后的人平白无故怎么会突然来到她这里,“秋月妹妹,太后娘娘最近忧心忡忡地,想着叫叶儿姑娘去说说话解解乏闷呢。”

    许是跑得太急,又讨要了一口清水。

    夏叶儿望望秋月,想着太后娘娘之前也是对她有过节的,想着自从那次告诉了玲玉公主身世那次之后看似和解,倒也不是和解,就是不再找她麻烦了,隔了这么久居然找她去谈心,觉得他们的关系也不至于找她去谈心呀。

    但是太后邀请了却又不得不从,走过去提起小篮子对太后的小丫鬟说:“小翠,不如你再等待片刻,我也不好空手去,正好正打算一会拿了玉花糕,还请小翠等等待会做好我再去拜会太后娘娘。”

    喝着秋月递上的水,抹抹:“谢谢主子,小翠自然等着,主子真是太客气。”走进后面。秋月说:“小姐,需要和即云王爷报说下吗?”卷起袖子,摇了摇头说:“别说了,太后毕竟也是有身份的人,大方邀请我过去,我却悄悄告诉别人,莫被小人听去,说我太过小气了。”

    秋月点点头,挑着小花朵应和着:“小姐说得对,奴婢想得太多了。”傻笑一声。

    此刻夏叶儿心中反而升起一丝不安,是否会是一次鸿门宴呢?

    寿康殿内,雍容华贵的太后娘娘慢慢品着上好的燕窝茶,“禀告太后娘娘,皇上来向你请安了。”门外小太监说着。

    看着此刻来请安的即墨,想着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时候前来,面露不悦,随即一想,他们两人正好见过对方,倒不如......

    想到这,便有了更好的点子,“母后,即墨今天想着好久没上您这了,想和母后叙叙旧,吃吃寿康殿的晚膳呢。”即墨自然的说着。

    太后一眼就看出,这即墨,想来不知怎么知道了她待会要请姑娘过来,色心又起,虽然看不起他这般,但是计划进行着那就这次助他一回吧。

    即墨是堂堂皇上,虽然色心很重,倒也是生的仪表堂堂地,是权贵的皇家人,夏叶儿从了也算是她的仁慈大义了。

    太后放下茶水,让人上点即墨爱吃的点心来,对他说“即墨啊,好久没上哀家这来了,哀家让人上点你爱吃的点心。不过待会可是要来个小姑娘,哀家想谈心,你在,人家难免要害羞了。”

    听着小姑娘,即墨更是有点担心了,一会过来的是夏叶儿,自己必须留下来看看,于是即墨继续装着:“即墨听闻母后邀请了一位大美人,这还有我不知道的新人?希望母后到时候可得引荐引荐了。”

    太后见状捂着嘴轻声笑着:“你的大臣,生的十分动人,这般看来,你们倒是郎才女貌啊十分般配呢,你要想见也随着见好了。可别把人家小女生吓着了,一会可得要矜持些”

    各怀心思的两人此刻各在想着伎俩。

    一旁做好了糕点,走在去的路上。

    直到快到寿康殿,夏叶儿从秋月手中接过之前做好的玉花糕,走进去。小翠和秋月跟在后边,抬眼瞧见里边有个男子,看着衣冠倒是不凡。

    久等了的即墨看着此刻款款而来的夏叶儿,只见从前殿走进来的女人,一身嫣红伶俐的桃花半摆裙,半挽着的发髻,没太多配饰却更显得独特,淡雅如兰的气质,秀丽的面庞,灵动的双眼,踏着门外将要落霞的光芒,好一派俏模样啊。

    看着此刻的气氛,不慌不忙地拉拢着家常,太后不时说:“把叶儿爱吃的桂花糕端来。”

    “再去砌上一壶燕窝茶。”无关痛痒地就像在家府一般随意,太后娘娘说她自从上次和夏叶儿有过过节,解开后觉得她这个女孩特别纯真,看着好是喜爱,再次说着想要收回干女儿的想法。

    夏叶儿赶忙说:“太后娘娘慈祥和蔼,全天下女儿都是太后娘娘的女儿,自己莫不再敢去高攀了。”

    拍着她的手,太后慈祥地说着:“不用紧张,就像回家一样,说话莫要如此见外,也就是随口提提,想来你要是答应了,就会锦上添花岂不是更好。”

    夏叶儿尴尬地对太后娘娘笑笑。

    三人聊着聊着时辰就到了进晚膳时候了,望着外面天色暗下来,夏叶儿见谈的也是无关紧要的家常,表示该要回去了:“太后娘娘,皇上,天色已晚,叶儿也不便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