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后此时肯定是不想让夏叶儿回去的了,自己的计划还没有施行,怎么能这样就把夏叶儿放走了,但是即墨,这样看着夏叶儿在这里,就知道母后不会有什么好主意:

    “叶儿姑娘,好不容易来一次,就在哀家这里好好的休息就是了,急着回去干什么!”

    夏叶儿有些为难了,说实话,虽然太后对自己客客气气,可是自己终归还是心里面很不舒服,自己不想要在这里待下去:

    “太后爱惜赐饭,但是叶儿却是不能留下来了,青竹院还有很多事情,实在是不方便在这里了。”

    即墨也不愿意让夏叶儿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叶儿姑娘既然有事情的话,也就赶紧回去吧,毕竟叶儿姑娘还是帝师,还是赶紧回去吧。”

    夏叶儿感激地看着即墨,即墨也笑笑,可是太后还是贼心不死:

    “皇上事情多,还是赶紧离开吧,我还要和叶儿姑娘好好的聊聊天,你一个大男人在这里怎么也还是不好的。”

    原本即墨是想要保护夏叶儿的,可是这一次,太后已经这么说话了,自己也就只好离开了,不过即墨也相信,自己的母后总不会做什么的。

    即墨离开以后,夏叶儿走坐了下来,太后笑笑,然后就给夏叶儿敬酒:

    “叶儿,我齐国这一次的水灾,多亏了你,我敬你一杯。”

    夏叶儿笑笑,然后就喝下了一杯,这一杯下去不要紧,可是太后想让夏叶儿喝下去的,也都下去了。

    已经微微有些醉醺醺的夏叶儿此时却没看见,太后对着身后站着倒酒的小丫鬟使了个眼色,她刚放下酒杯,身后就上来斟酒的小丫鬟一个不小心将酒撒在了她的袖子上。

    “你这大胆奴才,甄个酒水,就撒在客人身上,还不赶紧跪下。”太后见状大声呵斥着。

    此刻稍微有些清醒的夏叶儿低头看着不小心把酒溅在衣裙的小丫鬟。

    夏叶儿见状连忙对太后说:“太后不碍事的,可能方才我衣袖挥到了,想来她也是无意的。”

    太后转而看向她歉意地说:“这奴才也真是该教训,这好在只是弄脏了你的衣裙,要是这是热水下去,可是不得了的事情了。该好好罚罚她了。”

    夏叶儿见状了也是不好再说什么了,想着该提前回去了。

    只见太后说道:“这一路也不近,这湿淋淋的衣服也是不好走回去,旁边是宛嫔的寝宫,不如叶儿啊,不嫌弃就去宛嫔别苑换换吧,这一路回去也有失体统的。”

    有点混晕晕的夏叶儿想着就在旁边。

    夏叶儿便告退后,走去旁边宛嫔寝宫去换一身新衣裙。

    太后见人已经走去了宛嫔的寝宫,“起来吧,把准备好的人叫出来,派人去盯着宛嫔那。”让此刻跪在地上的丫鬟退下去,继续捻着小酒杯小酌一口。

    这时候一个男子从后面走了出来:

    “参加太后。”

    “赶紧起来吧,今天的事情,不要忘记了,赶紧去吧。”

    此刻城邦摩擦着双掌,微微叩谢着太后:“城邦在此谢谢太后成全,日后必然携着叶儿前来表达感激之情。”

    说要,便迫不及待赶去一旁的宛嫔西厢别苑处,今夜美人居然真能被拥入他怀抱,想到就一阵子兴奋不已。

    寿康殿里,太后寝宫里走出一个身穿分红纱裙的女子,此人正是玲玉公主,从太后手中接过一个小小瓶子,放入腰侧:“夏叶儿,今晚后,你就会彻底毁了,和我抢男人,你就只有死路一条。”阴险的扯起一边嘴角。

    太后让她从一旁小道去到了那间房间。

    走进灯火异常明亮的宛嫔寝宫,和里边丫鬟说明来意,丫鬟告知宛嫔此刻正在和皇上就餐,偏边有个空着的房间,倒是随小主去换就好了。

    推开紧闭的红木门,谢过送来衣服的丫鬟,端详着房间四周,幽兰芬香,龙腾图案的铁木兰床,没什么特别摆饰,想着这可能是会客的房间,窗户此刻紧紧闭着,房门也被刚刚退下的丫鬟带上,心下赶紧想着换上衣服回去吧。

    打开屏障,解下被酒水浸泡的外衣,展开此刻手中的衣服,一件全新的蓝莲花银秀裙,美轮美奂,这也太大方了吧,这样的衣服,在皇宫里也算是顶尖的。

    套上后摆好屏障,拾起旧衣裙,打算出门谢过宛嫔的丫鬟,谁知门此刻仿佛被定死了般,任凭怎么拉都纹丝不动。

    之前一切的不安开始涌上心头,用力拍打着:“来人啊,开门,外边可有人在!”......

    拍打几下后,夏叶儿嗅着之前幽兰花香的房间,此刻变得异常刺鼻,身子居然有些恍惚开来。心下不好,空气有毒瘴。运用内里屏住呼吸,装晕过去躺在了地上。

    突然从暗处走出来个人影,看着眼前躺在地上的夏叶儿,轻笑一声:“等着吧,还想和我抢楚怀德,今夜后让你永远消失。”

    听着日次熟悉的声音,身体被这人搬动,正好是那人疏于防范的一刻,闭着眼的夏叶儿突然睁开眼,一把跳起来,手起掌下敲晕她。

    此刻换这个女人躺在地下,原来是玲玉公主!

    呵呵,他们还真是看得起她啊,连玲玉公主都出动了,真是煞费苦心!

    不过,他们的计划注定是要泡汤了。想到这,夏叶儿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冷下眼眸,转而用尽浑身力气把这个女人弄到了床榻上,一手捂着鼻口,一手在玲玉身上左右摸摸,居然摸出一个小瓶子,

    不然看出这是什么,春药,看来这场就是鸿门宴啊,突然发现门外传来一丝动静,赶忙揭下白色帐子,闪躲在门之前玲玉躲在的暗处。

    吱吖,原本紧闭的房门此刻从外被打开一点,踏进一只暗金色男靴,看着此刻闪身进来关住门,转头这是谁,就在夏叶儿纳闷的时候就听见丫鬟的声音:

    “城王爷,人就在里面了。”

    夏叶儿玉手紧紧握住搜出来的春药,看着此刻去撩帐子的城邦,趁他不备,一个闪身,点在他背后,城邦瞬间失去知觉晕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