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王爷笑道:“本王爷还是头一回听一个小宫女对本王爷说这样的话,胆子真是不小。”

    夏叶儿冷笑一声,说道:“那我便说明了,第一我不是宫女,第二,我只是被人谋害,从未做过什么出格的举动,别把我和那些女人归为一类,也别对我抱有什么非分之想。”

    那王爷道:“虽然姑娘确实长得倾国倾城,但是姑娘也别把本王爷与那些人归为一类。本王爷倒要来问问你,你既然不是宫女,那便是皇上的妃子,或是哪个王爷的福晋侍妾,亦或是宫中歌姬舞姬?”

    夏叶儿只觉眼前这人甚是烦,自己早已是难忍药性带来的痛楚,也不想去理会身后喋喋不休的人。又听说,身上的另一处若是痛了,那让自己难忍的痛苦便可消除。

    虽说这话荒谬,但也不失真理。夏叶儿也管不了其它,蹲下伸手拾起了瓷片。

    那王爷诧异,不知夏叶儿想要做什么。夏叶儿对着自己的左臂便划了下去。第一次时,她也心有余悸,并没有下重手,只是划出了一道红色的印记。

    夏叶儿咬了咬牙,硬是生生再次滑下去。一瞬间,鲜红的血沿着手臂缓缓淌下,顺着指尖一滴一滴掉落在了地上。夏叶儿又是划了一道子,血肉模糊,瓷片上沾满了血。

    那王爷这才惊了,慌忙走过去拉起夏叶儿的手臂。夏叶儿躲开了,那王爷便想要出门。夏叶儿猜到他是想去请太医来,便说道:“你别动。”

    那王爷道:“你若是厌烦本王爷,也不至于这样伤残自己,本王去请太医过来。”

    夏叶儿道:“别太高估你自己,我只是中了别人的圈套,中毒想让自己清醒一下罢了。你若真担心我,就别去请太医。”

    那王爷这才作罢,关上了门,问道:“你得罪的是太后?”

    不敢让人请太医,得罪的人是谁那王爷已经明了。夏叶儿不说话,王爷只当默认了,复又问道:“你中的毒······是被人下了春药?”

    夏叶儿突然一惊,猛地抬起头来,硬生生从嘴里挤出了两个字:“不是。”

    那王爷笑了笑,说道:“就凭你还想瞒过本王爷?那你便要庆幸了,本王爷正好可以帮到你。”

    夏叶儿怔了怔,问道:“帮我?”

    那王爷眉目间满是笑意,也难怪夏叶儿感觉他不像是好人了。那王爷趁着夏叶儿不注意,点了她的穴位。夏叶儿动弹不得,心想这下糟了,恐惧也随之而来。

    但那王爷却并未做什么,而是转身回了房。不大一会儿,夏叶儿便听到了翻箱倒柜的声音。夏叶儿僵了许久,才见那王爷出来了,手上还捧着个锦盒。那王爷把锦盒打开,里边放着一个指尖大小的药丸。他便拿出药丸,生生塞进了夏叶儿的口中,又倒了杯水给她强灌了下去。

    那王爷又端来了盆,用冷水清洗了夏叶儿的伤口,在上面撒了些药。夏叶儿只觉得伤口出了奇的疼了起来,但疼了不大一会,便不疼了,血也止住了。

    那王爷悠闲地拿了本书,坐在外面看了一会儿,才起身解开了夏叶儿的穴。

    夏叶儿道:“你方才给我吃的什么药?”

    那王爷笑着答道:“春药。吃了可以让你的病情更加严重。”

    夏叶儿正要说他卑鄙,却突然发觉自己甚至清醒了许多,身子那股灼热也散去了,才道:“多谢王爷,敢问王爷排行第几?”

    那王爷道:“三王爷,即川。”

    夏叶儿点了点头,说道:“多谢。”

    三王爷笑道:“那我也要多谢你,见了你,我才知道这宫中还有这样非比寻常的女子。”

    夏叶儿看着三王爷,顿了顿,随即朝他笑着。

    而另一边,太后悠闲地吃着小葡萄,想着一会儿上演的那出好戏不免想心底发出一丝奸笑。

    想着也是差不多时辰,身边小丫鬟提醒她:“太后,已是自城邦殿下去后半个时辰了,想必生米都已煮成熟饭,太后可以起驾前去了呢。”旁边一看就不是好货色的丫头提点着太后。

    城邦是太后这边的娘家人,论起来,玲玉公主应该叫他哥哥。

    “走,跟着本宫去好好地看看这小贱蹄子何事那么久了还不出来。”太后心知肚明的说着,嘴角露出浅而易见的一抹弧度。

    今晚之后让这个夏叶儿再无清白之躯,看她如何再嚣张,在这个皇宫让一个人消失非常容易,何况夏叶儿出了这种事,别人也会以为她是受不了世俗眼光自刎的。再说城王爷也是权贵这身,嫁不成楚怀德,城邦也是便宜她了,一样能做个王妃,想来自个儿还是心慈手软了,没让小太监去侮辱她呢。

    心情看着是像不错的太后此时怎么都没料到一路伴随着幽静的月光,带着几个家奴前去,心情明显好着,来到宛嫔的别苑,宛嫔此刻也在着,走上前来双手放在侧:“宛嫔见过太后,娘娘,一切都进行着,您只管去撞见就可了。”宛嫔若有所指着,太后挥挥手轻轻发个‘恩’。

    宛嫔亲自领着太后去了别苑那间房,还未到呢,就听过里边传来阵阵听着让人简直羞耻的男女声,伴着此时窗外的幽幽月光,里边恐怕此时还在上演着污秽苟且之事,太后回头看了下宛嫔,装作浑然不知般让丫头把人打开去。

    丫头打开门后,铁木兰床此刻两人衣不蔽体还在激战中,床帐都甩在了地面,衣物也被扯得满地都是,好一副玉面生烟的场景,太后走过去。

    太后走上前去,大声地说着:“好一对狗男***乱后宫之事都做出来!”

    装作手遮住眼睛:“这成何体统,夏叶儿怎么这般放荡,居然和前来探望哀家的王爷行如此苟且之事。”

    来着的一群丫头太监的不免唏嘘,这也太无法无天了,此刻人都在呢,估计是被下药了,床上的人居然丝毫不害臊呢。

    宛嫔对着太后说着:“这两人也是够猴急呀,这人在着还不穿好衣裳呢。”指着让旁边小太监去制止下,待到小太监撩开两人突然发现不对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