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后此时已然走上前去,待看清眼下两人,不免头晕目转,无比震惊此刻躺在床上满面红光的裸身女子居然是玲玉!

    来着的丫头太监一看不正是玲玉公主吗,爆发出惊讶,窃窃私语,这好端端的公主此刻居然在做着这等污秽之事,宛嫔看着此刻躺在床上的玲玉公主,对着太后:“这...玲玉公主此番怎会在此...”

    太后立刻转过身去,命令着身后的太监:“将门阖上!”

    转头对着屋里人:“闭上你们臭嘴,谁敢透露一句,格杀勿论。”大步流星上前去。

    看着此刻还在发作着的城邦,梦眼迷离,一把走过去,上去就是左右两把大耳光,此刻摸着两颊发红发胀的脸,城邦方才清醒过来。“睁开你的狗眼,看看你干的好事!”太后气冲冲地看着被扇了两巴掌的城邦。

    这边热火朝天的,而夏叶儿此刻躺在一身血泊的地上,逼迫此刻的自己清醒,一定要到安全地方,此刻太后那肯定是火烧眉头了,可是一个体力不支便要晕了过去。手起刀落又要割破自己手腕。

    此时来人正是三王爷即川,原来是走到了即川的房间,看着眼前躺在血泊里的女子,即川将方才的画面全部看在心里。

    这个女人想必是受了什么陷害,居然用着利器割伤自己以换清醒,大步走去,扶起虚弱女人,此时面容惨白,失色的嘴唇上有着被狠命咬出的齿痕,扯下一块干净的布包住了失血的手腕,拿出五毒散,替她解了毒。

    看着此刻幽静淡雅的房间里陷入昏迷的女人,不知道是怎么坚持这么久走到他这了。

    而这时候,城邦也清醒了。

    “太后,这....怎么会这样!”城邦撑着发胀发晕的脑袋,看清楚眼前的人,转而看向身下,这不是夏叶儿,方才自己就像飘飘欲仙了,明明与他快活的女人是夏叶儿,怎么现在看着方才与她直捣黄龙的女人居然是玲玉公主,他的妹妹!一阵头疼,回想着发生的一切,自己在姑母的示意下,找到了宛嫔别苑,明明推门进入,看见了躺在床上的女人,盖着帐子,一袭青秀衣裙,之后仿佛自己后背一个麻痹......突然抬头,看着太后此刻的神情,明白了一切,原来是这样!

    就在他进去,想来是想让夏叶儿服下春药后与自己发生关系,结果反倒是夏叶儿反了一局,懊恼看着此刻还在昏迷的玲玉公主!

    吓得城邦连滚带爬从床上滚下来,看向太后:“这,我...诶,定是这夏叶儿害的,她一定是发现了,把什么药逼我吃下的,姑母,绝非是我刻意而为啊!”

    后悔不已也于事无补了。

    看着此刻还晕着的玲玉,让小丫鬟给她好生盖着,不知死活的宛嫔此刻装腔着:“太后啊,这下可怎么可好,公主可是千金之躯,这般被玷污了,想来传出去了,可是家族大耻辱啊。”

    正在青竹院的楚怀德,此刻正在为夏叶儿画着小花,想着此刻她是否正在吃着糕点,这会做的玉花糕是最好吃的,却全然不知道太后那里都要变天了。

    他对着身边小李子说:“小李子,你说叶儿此刻在想我吗?”小李子看着此刻思念夏叶儿的楚大人,会心一笑,迎合着:“自然是想着大人了。”

    目光温柔地看向窗外,一轮皎洁的月光,此刻显得如此阴冷。

    太后看都不看此刻跪坐在地上的城邦,事已至此,只能让在场的人不许声张:“你们听着,今日之事,既然你们瞧见了,但凡被本宫知道谁去嚼舌根。”

    看着此刻包括宛嫔在场的四个人:“那本宫就拔了他舌根,沉入宫外那口老枯井,听见了吗?”

    此前还在冷笑的宛嫔,被太后这番吓得可是不轻,太后手腕多硬,大家都不敢造次啊。

    包括宛嫔在内的人此刻被吓得脸色澄清,太后还是用她的铁血手腕震慑住了,心痛地看着床沿上的玲玉。

    眼中布满着阴霾,走上前看着此刻清醒过来的玲玉,玲玉此刻见是姑母,瞧着一屋子人,明白自己是反被设计了,想来清白已经没了,打算寻死觅活的。

    捂着自己凌乱的衣物,想要一把撞墙去,自己好歹是公主,千金之躯,此刻居然如此草率就被人夺取,自己是要留着给楚怀德的,这般羞辱,干脆死了算了。

    太后也一巴掌下去,打的玲玉倒在床沿上,不再动了,把这人支开了,坐下来床沿上抱着玲玉公主:“玲玉啊,姑母也知道你此刻必然是受屈辱了,越是这样,你越是要坚强,你不想亲手解决了她夏叶儿吗?今天这事不会被传出去的,如若谁说出去,母妃都让他们见不着明日,你放宽心吧,姑母会为你撑腰的。”

    看着此刻的玲玉,太后想着对不起她的哥哥,让玲玉受到这等伤害,攥紧拳头。

    殷殷而哭,拂去玲玉公主的泪珠,此刻最为关键的就是这前来后去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最重要的,问道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明明已然是安排好了一切,这丫头若不是有奇门遁甲之术,岂能料到他们的这一步,又是怎么逃脱去的?

    玲玉公主扯着自己凌乱的衣物,忍住哭泣的道来,原来之前躲在暗处的她看着夏叶儿明明被毒气熏倒了,等到她去将她搬动,未成想居然是被暗算,她就被她敲晕了。

    后来一定是夏叶儿把她身上的药搜到,看到进来的城邦,就把城邦也打晕了,还把药丸给他服下,导致她现在这般境地了,之前和她抢男人,新仇旧仇一起算,她要夏叶儿此生付出大代价,要她生不如死!

    虽说这玲玉不是她亲生的,可是一直带着,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夏叶儿这丫头自己本身就厌恶直至,想来一手策划的一切又是载到她手上,想着之前也是,什么都是被她化解过去!无非更是气急败坏。

    太后此刻看着凌乱的玲玉,捏着的手都要攥出血来,附上去,拍拍她的背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