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青竹院,楚怀德整理着手中的笔墨,方才一直在画着给叶儿的画,想着也是一下午没见叶儿,至少在姜国的时候,每一次夏叶儿进宫,自己还取笑她,“你莫不是这么着急想嫁给我吗?”

    想着当时拥着夏叶儿柔软的身躯,小女人柔美的面庞娇羞着看着他:“瞎说呢你,不害臊啊,谁说要嫁给你呢,哼。”

    回想着可爱的叶儿,这会不知道她正在做什么呢,真想念。

    正好在想着,门外突然来了太后的人,看着太后的贴身丫鬟,倒是很是不解,平日交集不到的太后,现下这太后此刻怎么会派人来找他?

    看着警惕看着她的楚怀德,此番而来的小丫头解释道:“楚大人,近来太后心情烦闷,想着叶儿姑娘住进太后宫中,很是思及她,今儿个太后就邀请了夏叶儿小主小聚,这会姑娘怕是一时高兴小酌几杯就吵着让您去接她呢,您跟着奴婢前去吧。”小丫头谄媚地对着楚怀德说。

    楚怀德听着是夏叶儿,不论到底是何居心,既然说了叶儿,那不论如何都得去看看叶儿了,正好也想去看看她了,自己这边也没什么要紧事情了,便就随着丫头一块进宫殿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丫鬟领着楚怀德去了太后的椒房殿里。

    看着此刻空着的椒房殿,倒是奇怪人怎么会都不见了,观察着椒房殿,还是一派繁荣,餐桌上倒是真摆着三幅酒杯着,不多时,身后传来动静了,看着门外一头款款进来的太后。

    楚怀德走上前去,随即看见身后跟着是玲玉公主,玲玉公主一看是楚怀德来了,一时想着自己方才的样子,不再是清白之躯的她没法配他了,当下就猩红的眼睛别过去,直接小跑进了房间去了。

    楚怀德当然是知道这位就是玲玉公主了,楚怀德只想看见夏叶儿。

    看着夏叶儿不在这里,即坏的心下觉得,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想着要立刻见到夏叶儿,越是不安的心情上来了。拦住去房间玲玉公主:“公主,你此番哭红的眼睛,是发生了什么吗,叶儿呢?”

    玲玉公主静静的看着太后,居然是在问着夏叶儿这个贱人:“放开你的手,这个女人做了什么你自己去问,她就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你一直都被她骗了,你被她骗了你知道吗!放开你的手。”

    一路跑进房间,楚怀德不管不顾追进去,挡在她面前:“你说清楚,什么叫被骗了,你在说什么,叶儿被你这么了。”此刻温润的面容被气愤代替着。

    “呵...”美艳的红唇幽幽吐出轻笑,眼眸染上一层阴霾,既然这么伤我,那就给你听听那个女人好了:“夏叶儿背着你勾搭谁你知道吗?你不想还有谁在这吃饭吗?”故作玄虚说着。

    听到这,楚怀德一百种想法闪现在脑海中,叶儿被绑走?还是叶儿被下药?叶儿,叶儿............退后几步,无力靠在门背上......

    而后赶来的太后娘娘看着楚怀德,想着这会夏叶儿也不见了,计划已经被打乱了,干脆就不管了,也故弄玄虚的说着:“这吃饭好好地,叶儿这丫头就跑出去,这会也让人好找一通了,就是找不着呢。”

    楚怀德做手:“楚怀德拜见太后娘娘,叶儿不见了?她怎会突然就跑开去。”

    太后听着此刻楚怀德的质疑,轻蔑一笑:“谁知这丫头心思寻着什么,这丫头想来到底去哪里,哀家还真是不知道,楚怀德你可是在怀疑本宫。”假装意外说出即墨,三言两语就说出即墨之前在的事情。

    不如干脆把这件事让楚怀德误会好了,如果知道夏叶儿不再是清白了,看看他们还如何在一起,心下又多来一记,干脆就放出假消息,夏叶儿已经不是清白之躯好了,让他们产生隔阂,一样是不能在一起。

    听着皇上来过,其实楚怀德还放心了一点,只不过,还是要问问即墨,夏叶儿去哪里了,想来理出头绪,看来这次是场鸿门宴吧。楚怀德和太后娘娘告辞后,就连忙出去。冷静下来,现下是去是皇上的寝宫,一路飞檐走壁,快马加鞭赶去。

    不等下人通报,急匆匆就冲进去了,看着此刻坐在大厅失神的皇上,不顾礼仪上去就是质问:“皇上,叶儿呢!”

    即墨一看是楚怀德过来了,于是赶紧走过去:

    “你怎么慌慌张张的,叶儿没有回到青竹院吗?”

    楚怀德赶紧摇摇头:

    “没有,太后哪里也没有。”

    “太后哪里也没有,你是要去找她吗,我走的时候,他还在太后哪里,我以为他已经离开了。”

    楚怀德心里面惊了一下:

    “皇上,这件事情还请不要声张,我继续找叶儿吧。”

    没办法只得赶忙出来,继续沿着宫里四处找寻,即墨送着楚怀德出去嘴上还说着客套之话:“叶儿想必是贪玩了,楚大人不要挂心。”

    离开皇上之处,外边夜幕更是降下来。

    此刻不见夏叶儿,这偌大的皇宫,好好地一个人怎么会不见,不会是出了什么不测,越来越担心。

    不过转念一想,夏叶儿是会武功的,不可能会轻易暗算,当下就是拓展人手,快点找到一点线索,懊恼自己当时不在身边,如若自己陪在她身边,就不会这样了,想着她的面庞,心下十分着急。

    从怀中掏出叶儿的手绢,仿佛嗅着此刻他心下就能安心一刻,看着眼下都要微露白昼光的天,好几个时辰过去,依然不见叶儿的身影,心下顿时又是焦急万分。

    楚怀德一拳砸在身后的大城墙上,猩红的血迹滴落满地,他却恍若不觉痛般。只是心下的焦急阵阵袭来。

    夏叶儿躺在床上睡着,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楚怀德就站在她前方,笑着向她伸出了手。她下意识去拉,却拉了个空。楚怀德依旧笑着,静静看着她,张开了手臂。她慌忙扑了过去,在将要抱住他的时候,他却化作了烟雾,缥缈离去了。

    夏叶儿猛地惊醒了。她看了看四周,慌忙起身,这才发现枕边湿了许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