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时,楚怀德突然想到当时即墨给自己的禁卫军的腰牌,一把冲到禁卫军军营,“快,全城搜寻夏叶儿!每处都不能放过!一定要找到她!”对着禁卫军大将说着。

    全城大面积搜寻着此时不知道在何处的夏叶儿,整个紫荆城几乎都被楚怀德翻遍了!京城的老百姓都知道楚大人的心上人不见了...

    一天一夜的搜寻,滴水未进,楚怀德疲惫不堪,终于是支撑不下去倒下去了。

    太后和玲玉公主听到经过这么久,夏叶儿还没有被找到,心里就更加安心了。

    仿佛梦中有什么突然被扯断了,‘啊’一声,床上的女人惊醒了过来。

    她就是楚怀德一直搜寻的夏叶儿,看着眼下陌生的房间,淡淡药草香,四周干净清爽,依稀记得是自己最后清醒之时走进的房间,此刻看来明显是男子的房间,头疼欲裂,一手扶着头一手支撑着,打探着周围,这时有人进来了,:

    “姑娘莫要乱动了,你此番没感受到什么异样吗?”小丫鬟很是甜美乖巧,亦是不像普通丫鬟家仆。

    运用了下内力,却硬是提不起一丝,仿若平凡人一般,夏叶儿惊恐望着眼前男子。

    “叶儿姑娘,你此番中了一种毒,是合欢毒..咳咳....”说到这个青年男子一些不好意思,但当下还是解释着:“为了控制毒素,在下已经帮你封住体内毒药,内力也一并封住,不然姑娘一定会内流气力,破坏七窍而气血身亡。”

    自己之前却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帮自己封住的内力,看这不凡的样子:“多谢川王爷的出手相助,叶儿这番恐怕是要麻烦川王爷了。”

    川王爷即川虽是太后之子,却向来与世无争,不参与其中,这几年一直冷艳看着宫中事态,舒然淡雅,虽然楚怀德和夏叶儿进宫不久,却也是听闻过夏叶儿和楚怀德之事。

    这些日子里,太后娘娘不知道是否是还要她的性命,一直躲在这川王爷这里,也最是安全的吧。

    经过思虑一番,捏着手指头想着后,就对即川说:“小女有一事相求,不知川王爷可否答应?”

    “叶儿姑娘请说,如有帮得上的,在下可以答应”

    “因近来一些事,小女被陷害中毒,目前并不知外面情况,可否在川王爷这里安住几日,等毒药解清,内力恢复,便离开这里。”

    “好,这有什么问题,让你现在离开,我也不然放心,你且安心住着。”

    夏叶儿和川王爷即川一番沟通后,便安心住在他这里排毒养伤。

    川王爷即川****热爱便是下棋作诗,赏着一庭院的花草,有了夏叶儿后亦是如此,看着一庭院美丽的花朵,很久未如此平静,夏叶儿心情甚好,虽是未好转,却也是无大碍,决定给他做份玉花糕,以表感谢之情。

    当下决定采着新鲜的兰花,只见她一袭鹅黄色丝纱衣裙,此刻在映日黄昏之下,美的悠然自得,站在远处看着此刻一个画面的即川也不禁看呆了,一旁丫鬟看着此刻的姑娘正在摘着川王爷最爱的玉面兰花,这可是稀世珍宝呢,从紫韵山不惜花费大代价才移植过来,这下好,快要被夏叶儿摘得花骨朵都要没了,当下急得要去阻止,川王爷一把拦住:

    “青儿,莫去。”看着此刻阻拦自己的川王爷,眼里一片柔情,青儿心下一片失落,莫不是川王爷爱上了这位夏叶儿不可。

    川王爷此刻眼中的场景,一袭鹅黄纱裙,青色发丝面容白净唇角殷红的女人,露出淡淡的笑容,细心采摘着眼下美丽的花朵,人比花娇,饶是再爱的兰花,又怎忍心去打扰这一场景,如花似梦,是短暂得相逢,那就好好的欣赏这一幕。

    没有内力,夏叶儿察觉不出此刻身后有人正在痴痴看着自己,只是看着眼下美轮美奂的花朵,想着楚怀德爱吃的玉花糕,这种花做的肯定特别美味,情不自禁就做起来了,悠悠听风声,想着今生如此相爱的男人,此刻是否在焦急的找她呢?要尽快和他联络上才好,叶儿暗暗的想着。

    今生已不再寻觅,失去的容颜叹息,想着这一句,亦是梦中惊醒的楚怀德此刻‘腾’从床上坐起来,原是自己体力不支,倒下去了,想着睡了多久,赶紧下床,仿佛那个人就在门外等着他,一推门,门外只是冷清的,愁思暗暗生,真希望只是黄粱一梦,梦中不见罢了,此刻能见到她温柔的看着自己,喊自己一声“楚怀德”,该是多好。这样想着,更是着急,急忙便换来侍从,问清情况,继续寻找叶儿。

    川王爷的宫殿内,夏叶儿拾着一篮子兰花,看着此刻正在往外走的青儿,问着:

    “青儿姑娘,这厨房在哪里,我想做点东西...”这话还未说完,也不知道这青儿是怎么了,突然对着自己不用好脸色开来。

    “姑娘自是得好好去做,可别浪费了这花,厨房就在后边。”便匆匆走开。看着如此变化的青儿,也不做多想,摇摇头便去厨房。

    厨房也是主人一般,干净清爽,想来川王爷真不是太后娘娘一般,川王爷追求平凡,倒是和自己很像,向往皇宫外的生活。

    捏着美丽的兰花,摘就已经耗费好大一番功夫,之前有宫女的帮忙,此刻失去内力又一人摘这么久,早就有点虚弱无力,此刻一头细细汗水。

    又是洗水,之后还得用手扇干净水分后,放进锅中,待到水分透干,和着一点地瓜面,揉出晶莹剔透后,这个方法还是楚怀德告诉自己的,楚怀德很是喜欢吃,自己就认真学,结果倒是做出自己的一番味道。

    最后捏成花朵状,放进熏香处,把摘得剩余的一些放进熏炉,做出来的玉花糕不仅卖相极好,入口之时还有花香扑鼻。

    嗅着做好的玉花糕,望着此刻如此熟悉的玉花糕,眼泪不经掉下来,有段日子没见楚怀德,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了。

    望着天际,仿佛有心感应一般,两人一同望向了同一片天空,想着彼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