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后娘娘这里倒是没什么大动静了,看着日渐恢复过来的玲玉公主,此刻安静在窗台前坐着,眼神不似之前那般空洞了,却也还是无光彩了,不免愁苦地看着她,一切都归根结底为爱情,若不是爱上了那个男人,岂会这般劳心伤神,偏偏男人还不爱她。

    晚饭之时,川王爷看着端着玉花糕的女人,如此恬静优美,楚大人真是很好的福气有了这个女人,真是幸福。

    “川王爷,这是叶儿为你特意做的玉花糕,你尝尝看,感谢你的出手相助,不然叶儿一定活不到现在。”夹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花糕,轻轻放入即川的碟子中。

    一旁的青儿这时候突然又说道:“哼,也不看看玉花糕的花朵是何等花朵。”即川此时‘咳咳’两声不想让她再说下去。

    可是夏叶儿已然听见了,莫非这花有问题?“莫要阻拦青儿姐姐,这花怎么了?莫非吃不得吗?”搁下筷子望着眼前的青儿。

    青儿不顾川王爷了,眼泪唰就掉出来:“这玉面兰花可是川王爷从很远的紫韵山亲自护送而来,百年难得的,这会好不容易开起了花,被叶儿姑娘摘来吃了,自是美味了。”说完哇哇大哭不停。

    夏叶儿尴尬看着这盘玉花糕,之前确实被那花吸引住了,觉着这么美的花确是罕见,想来做玉山糕一定很美味,未成想居然如此珍贵!

    站起来正打算道歉,川王爷一把扶着,对着她说:

    “没关系,我很喜欢,做的很漂亮,很美味。”

    转头向青儿说道:“青儿,莫要失礼,这兰花自是珍贵之物,可是被用起来了岂不是发挥了兰花更大的价值,也不枉费从紫韵山运过来的一番苦心,如若没有叶儿姑娘蕙质兰心,做出这般美味的玉花糕,本王也万万没想到,这等花还能做出世间如此稀世美味。”

    不愧是川王爷,如此一番的解释,不仅夏叶儿没了尴尬,就连哭着红鼻子的青儿也是停住了

    看着川王爷即川:“殿下可是当真,那青儿也是误会了叶儿姑娘了。”不好意思地望着眼下的夏叶儿。

    走上前去扶着她的手,很是不好意思的说:“叶儿姑娘,可莫要生我的气,我气性急,加之又心疼殿下移植过来时的一番不容易,之前无意冒犯还请叶儿姑娘你原谅。”

    夏叶儿笑笑也是很不好意思,说着:“别这么说,真正要道歉的是我,对不起,我真的不知晓是这么名贵的兰花,只想着做一些拿手糕点感谢川王爷,反而做了错事。”

    川王爷看着两个小女人此刻的模样,温润的眉眼此刻含着笑意,感觉近日来庭院里更加有生气了呢。

    吃着这稀世之花做出来的美味,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

    一顿美食后,即川留下了正欲打算回房间的夏叶儿,“好久没人一起起下棋,今日不如陪我来一盘如何。”

    夏叶儿自是不会推辞,从小就爱下棋,虽说自己在女红方面没天赋,这下棋确实天赋异禀了,她也是一个不服输的人,下起棋来就能看出了情绪颇有些激动,只见她嘴角向上翘起,习惯性地用手扶着手背,并不正视棋盘,似乎很有赢的把握,只是笑着看着眼前的川王爷。

    川王爷瞧着眼下这般幼稚模样的女人,心中柔暖的地方被狠狠敲击着,自己心里一直想的画面不就是现下此刻,无事于心,两人相视对弈,自是一番快哉。

    可是这只是一场隔世经年花影重叠之梦,出现在脑海中,此刻灯下的影,摇落了满地的冷清,却不想这姑娘来的照样迟...

    几局下来不分伯仲,渐渐的夏叶儿有些体力不支。

    看着不对劲的夏叶儿,川王爷二话不说立刻附上她的动脉,细细把着,傍晚见她在采摘花之时,就发现她有些虚弱了,这会累了这么久,一定又是被合欢之毒渗入到静脉之中,想来这冒着虚汗的额头就知道了。

    确实从采花之时开始,自己就觉得虚弱无力,在厨房之时也是觉着虚汗一直冒着,原来是这合欢毒在透渗进静脉了,想来自己也是习武一生,怎么如此了自己居然没察觉。

    即川当下让青儿进来,扶着她上了床榻修养,看着此刻焦急的川王爷,她笑了笑:“川王爷,我没事,好着呢...咳咳...”说完就咳出来了。

    “莫要是我让你一同下棋,你也不至于会这般虚弱,都是怨我,你躺下好生休息,别再劳累了”自责的瞧着眼下很是虚弱的夏叶儿。

    两弯似蹙非蹙浓眉此刻挂着川王爷的脸上,看着虚弱的女人,愈发显得苍白的鹅蛋脸,唇色也是十分暗淡了,这莫不是要发作了,此刻的夏叶儿轻轻扶开搭在她脉搏上的手:

    “我想去见楚怀德,我想要回去了。”

    边说边要咳,这般细弱,想来是毒进肺腑了。

    “这般看来不出一月就会毒发身亡了。”说着按住她愈发要起身的身体,“若是一月之内还不解去,定会死的!”两人默不作声了,心情越发沉重,窗外皎洁的月光此刻却显得那般惨白。

    川王爷宫门外,不远处,一华服女子正携着一众宫女太监浩浩荡荡的朝川王爷宫殿处走来。

    守在宫门外的两个侍卫,见来人,细细打量了一番,原来是太后娘娘。

    太后携着宫女太监款款走到了宫门口,站定在宫门口,便传来了太监尖细的声音,“太后娘娘驾到!”

    太后看着守在宫门口的两个侍卫,愣了一会儿,淡淡的问道:“川王爷可在宫中?”

    两个侍卫见太后问川王爷,又都知道夏叶儿也在这儿,和川王爷待在一起,心知肚明太后与夏叶儿过不去,夏叶儿又是那般景况跑进了川王爷宫中。二人一齐想着,不觉有些为难,只是顿了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太后看着两个侍卫慢慢吞吞欲言又止的样子,面上显现出有些不满,有些不悦的看着两个侍卫,冷冷的问道:“怎么了?川王爷呢?莫不是不在宫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