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顿了顿,看着川王爷,继续说道:“若是有人敢说出这件事,就会当场死亡。”

    川王爷闻言,心下一顿,暗暗觉得这个太后真是老谋深算,竟然如此狠毒,若是说出,当场死亡……

    屏风后的夏叶儿听到太后的话,心中一阵慌乱,不由得的身子一颤,不小心碰到了屏风,发出了细碎的一下声响,发觉自己出了声,又连忙站好,缓了缓自己的心情。

    川王爷听到了夏叶儿的小小的声响,警惕的偷偷的看了一眼屏风,很快又收回了眼神。

    太后是心中暗暗盘算,自然是没有发觉这一小小的声响,仍认认真真的思索着什么。

    太后身后的青嬷嬷却是听到了屏风后的声响,绕有深意的看向了屏风处,而此时,屏风后已无任何细碎声响,青嬷嬷遂打消了疑虑,又转过头看着太后。

    青嬷嬷的这一举动被川王爷全部看在了眼里,心下有些不安起来,但面上却还是波澜不惊,不透露出半点不对劲。

    川王爷又想起来太后刚才的话,故作不解的说道:“母后真的下了禁忌?”

    太后闻言,抬头看向了川王爷,冷冷的一笑,说道:“这还能有假不成?”顿了顿,看着川王爷说道:“若是被任何人知道了,那你玲玉妹妹的名声可不是就要毁了?”

    川王爷听太后如此说,又看着太后的神色,不觉有些发冷,细细想了想,又觉太后做的到也真是周全。只可惜,她碰到了夏叶儿这么样的女子,倒也占不了多少便宜,只怕是最后的那些聪明反被聪明误吧。

    川王爷心想着,抬眸静静的看着太后的面庞,太后也静静的看着川王爷,二人却都是心不在焉,其实都在思忖着各自的事情。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太后与青嬷嬷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门口处,只见是方才吩咐下去的那名宫女。

    宫女手中端着木盘款款进入,悄悄的抬眸看了一眼殿内众人。

    宫女缓缓地走到桌旁,将茶盏取出,放置于桌上,福了福身子,“太后娘娘,川王爷请用茶。”

    太后端起茶盏,拨了拨茶盖,吹了吹水边浮着的茶沫,轻抿了一口茶水,看着川王爷,淡淡的说道:“这茶不错,入口绵延,甘而不涩。”

    川王爷闻言,也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随即看着太后,回复道:“这是皇上今年刚赏给儿臣的,说是各国进贡来的上好的茶叶。”说罢,静静的看着太后。

    太后闻言,听到是皇帝赏赐的,不觉一顿,笑了笑,说道:“你皇兄赏的,自然都是好的。”

    说着,看向了桌面,心中又开始了暗暗思忖着。

    川王爷看着太后的如此神色,心中早已知晓太后的目的,更是不必说太后此时心中所想了,想来无非就是城邦与玲玉公主一事,至此太后才来找他。

    川王爷心想方才自己一提及皇兄,太后的神色便瞬间有些不对劲,眼中不知是什么情绪。总之,都是些他并不喜欢,甚至是厌恶的神情罢了。

    川王爷思索了好一会儿,又抬眸看着太后,见太后仍然还在看着桌面深思着不语,便转过头,朝方才奉茶的宫女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

    “下去吧。”

    奉茶的宫女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川王爷,最终福了福身子,便无声的走了出去。

    好一会儿,太后才回过神来,又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随即看着川王爷,淡淡的问道:“即川可曾用过膳了?”

    川王爷听太后问及,略微迟疑了一会儿,最终看着太后,没有什么情绪的说道:“回母后,还没有。”

    太后闻言,只是笑了笑,看着川王爷,说道:“那正好,母后也还没有用膳。”顿了顿,又说道:“那母后便与你一同用膳,你也好陪母后说说话,谈谈心。”

    良久,川王爷并不回答太后,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太后见川王爷不理睬自己,也不说话,又看着川王爷,装作无辜的模样,略带委屈的说道:“怎么,即川也不肯与母后一起吃顿饭,陪陪母后了?”

    川王爷见太后如此说,连忙摇了摇头,看着太后,笑着说道:“儿臣怎么会不肯,那儿臣便同母后一起用膳吧。”

    说罢,川王爷又朝身旁的心腹小厮吩咐道:“去传膳来。”

    心腹小厮看着川王爷,行了个礼,应声而下,“是。”便缓缓退出门外,临走时不忘瞥了一眼太后。

    太后看着那小厮离去后,又转过头定定的看着川王爷,温和的笑着,不语。

    川王爷被太后看的满不自在,却是无可奈何,只得看向桌面,去回避太后的眼神。

    太后静静的看着川王爷,心中却是在暗暗盘算着。

    太后心想既然皇帝对川王爷屡加赏赐,看来在皇帝心中,川王爷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即墨信任即川,自己就有下手的机会,即墨不是太后亲生的孩子,即墨当上了皇上,太后是一百个不愿意,就算是因为当初自己是皇后,现在是太后,自己也要自己的孩子当皇上。

    想到这里,太后眼中不觉有了一些得意与安心,就这样看着川王爷,也不去掩饰眼神之中的神情,却不知川王爷早已发觉她的野心。

    不一会儿,门外便又传来了脚步声,太后仍是警觉的看向门口处,川王爷也看向了门口处,却是与太后不同。

    川王爷是因为被太后盯着看的太久而不敢抬头一下,现在正好趁着那脚步声,理所当然的抬起头微微舒展了一下,不觉松了一口气。

    太后仍细细的瞧着门外,只见是方才去传膳的小厮,提了重重的食盒回来了。

    太后见是小厮,方才安心的又挪回了眼神,看着川王爷,等待着。

    川王爷不觉笑了笑,也不看太后,只是看着缓缓走过来的小厮。

    小厮提着食盒有些不稳的走到了二人面前,将食盒放下,又行了个礼,“太后娘娘,川王爷。”

    太后点了点头,看着小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