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川王爷却只是什么也不说,也静静的看着小厮。

    小厮自然也是被二人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便连忙打开了食盒的盖子,一层一层的把食盒内的饭菜一盘一碟的端了出来,小心翼翼而又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

    待小厮摆放好一桌子的膳食后,便盖上了食盒,又弓身说道:“太后娘娘,川王爷请用膳。”

    太后和川王爷相互对视了一眼,一齐点了点头。

    川王爷看了一眼饭菜,又看了一眼小厮,摆了摆手,说道:“下去吧。”

    小厮应声而下,“是。”

    待小厮走后,太后与川王爷便吃了起来。

    太后却是吃的漫不经心,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半晌,放下了筷子,看着川王爷,淡淡的说道:“即川,如今大势未定,你可有什么打算?”说罢,静静的看着川王爷,等待着川王爷的回答。

    川王爷闻言,夹菜的手一顿,将一筷子菜放进了自己面前的碗中,也放下了筷子,顿了顿,思索了一会儿,看着太后的面庞,假装无意的说道:“什么打算?母后这是哪里的话,现在大局已定,儿臣有什么打算。”

    太后见川王爷如此,顿了一顿,随即看着川王爷,压低了声音说道:“夺位之事,你可有什么打算?”

    川王爷见太后已经挑明了说,自己便也挑明了立场,看着太后,缓缓地说道:“母后,您是知道儿臣的性子的。”

    太后见川王爷如此说,立刻有些急了眼,不满的说道:“可眼下……”说着川王爷便看着自己,太后这才发觉自己有些太过于心急了,对川王爷的语气不太好。

    便连忙柔声说道:“皇上终究不是爱家的亲儿子,哀家还是希望,你可以继承大统,你明白了吗?”说罢静静的看着川王爷。

    川王爷闻言,缓缓开口,“母后,儿臣一心不在朝廷,儿臣恐怕不能如母后所愿了。”

    太后刚想再说什么,川王爷便拿起了筷子,自顾的吃了起来,并不想再理会她。

    太后见川王爷如此,便也不再说下去,也自觉的拿起了筷子,默默的吃着。

    膳毕,川王爷命人撤去了剩下的饭菜,收拾了桌子,便与太后坐在桌前闲聊了起来。太后时不时看川王爷一眼,川王爷却依旧是低着头,玩弄着腰上的玉佩。

    太后往前倾了倾,也不再提其他事,转移了话题,噙笑问道:“即川进来身体可好,早些时间听太医说你患了风寒,可还好些了?”

    川王爷笑了笑,心下想道当初自己患风寒时,对自己的事情从不过问。如今怎倒想起自己的风寒来了,只是过了这么久,若是还不好只怕太后早已见不到川王爷了。

    川王爷回答道:“不知母后说的是那一次的风寒?儿臣身体总是不大好,患病的次数多了。不过近日来身体还算安康,一切都还算好。”

    太后听出了川王爷话中的意思,只得勉强笑了笑,却又不知道再该说什么。先前她的确是总是想着皇上,那是因为,太后想要让皇上念着自己的好,还能保住自己以后的荣华富贵,可是皇上也不是一个善茬,但是太后心中还是想着川王爷的。

    川王爷也不主动提起,太后只觉得多年母子情谊,如今怎得这样生疏,不免有些心酸。但太后还是和川王爷闲聊着,扯着宫内发生的事情。但是川王爷似乎对宫内的事情并不怎么感兴趣,只有太后一直喋喋不休地在说着,川王爷却是似听非听,时不时应一句话罢了。

    太后见川王爷对自己如此冷淡,也再不知该说些什么。太后才想起来了夏叶儿,便对川王爷说道:“母后为人一直诚恳,却不想即便是如此,却依然有人总是想方设法地让母后难堪。”

    川王爷道:“怎么说?”

    太后叹了一口气,才道:“楚怀德宫里面有一个女孩,名叫夏叶儿的。母后自知年纪大了,也不想与她计较,但那女子愣是仗着有楚怀德,处处给母后脸色,母后所做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想必王儿已经知道了吧。”

    川王爷并不回话,只是给身边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宫女便离开了。川王爷不知道太后给他说这些有什么意思,不过是想讨得他的怜悯,好知道她做母亲的不易罢了。

    川王爷并没有多大反应。他所看到了夏叶儿,是一个为人正直,敢爱敢恨的女子,并不像太后所说的那样。过了半晌,太后突然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传来,怔了一下。这才看到婢女走了进来,端着茶具,奉上茶来了。

    婢女走过来,给川王爷倒了一杯茶,川王爷却接过茶壶,亲自给太后倒了一杯。太后笑着接过,放在自己面前,却并不动那杯茶。婢女便退到了一旁,垂眸站着。

    看川王爷抿了一口茶,太后才端起茶杯小小品了一口。川王爷只想道,太后如今是连自己的儿子也有所顾忌,做事谨慎,却又为何来寻他。

    太后环顾了四周,说道:“即川宫里的摆设依旧是这么简单,不过看着倒也舒心。”

    川王爷道:“母后舒心便好,儿臣看着也舒心。摆设太多了,倒看着不那么整洁了。母后知道,儿臣一向不喜欢那些富丽堂皇的东西。”

    太后顿了顿,笑道:“是了,即川一向不怎么重视名利,母后怎么不知道。对了,皇上赏你的那个流萤瓷瓶呢,怎么不见你摆出来了。”

    那瓶子便是被夏叶儿打碎的瓶子。川王爷说道:“前几日被儿臣不小心打碎了,碎片还埋在后园里。”

    太后叹了口气,说道:“你皇兄难得在意你一次,怎么这般不小心。”

    川王爷没说话,太后又环顾四周,才说道:“这些宫女奴才围在这里,看着烦,都下去吧,青嬷嬷留下。”

    其他人便下去了,只有青嬷嬷在太后左侧站着。

    太后说道:“即川年纪也不小了,不知道王儿将来,可有什么打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