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在一件木器之后,听到了川王爷的话,从一侧探出头四处看了看,方才直了身子,从木器后走了出来,绕到了川王爷面前。

    夏叶儿看着川王爷,长呼了一口气,一副释然的样子。

    川王爷将夏叶儿的举动看在眼里,不觉笑了笑。

    夏叶儿见川王爷在笑自己,有些茫然的问道:“你笑什么?”

    川王爷忙掩去了笑意,看着夏叶儿,认真的说道:“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可爱得紧。”

    夏叶儿听川王爷如此说,无奈的撇了撇嘴角。

    夏叶儿抬脚走到了桌边坐下,素手轻抬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了茶盏小啜一口茶。

    川王爷见状,也走过来在夏叶儿身旁落座,静静的看着夏叶儿,不语。

    半晌,夏叶儿有些不满的抱怨道:“我看着你们在那儿吃饭,我却还得躲躲藏藏的生怕被她们发现,饭也没得吃。”

    川王爷见夏叶儿言语之中透露着些许委屈与不满,又不禁笑了出来。只是这次,夏叶儿却没再问他在笑什么。

    夏叶儿又喝了一口茶,抬眸看着川王爷,不满的说道:“我躲躲藏藏了一上午,还不能乱动,你知不知道那好累的啊。”顿了顿,又看向那块屏风,继续说道:

    “你还和你的好母后聊了那么久,嘘寒问暖的,听得我心里一阵慌。”

    川王爷也看向屏风,却只是笑了笑,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夏叶儿的声音便传来。

    即川知道夏叶儿现在肯定是饿了,于是赶紧让自己的太监去给夏叶儿准备吃的,太监也很快就去了。

    太后与青嬷嬷途经御花园,正巧御花园的花开的鲜艳,太后也并无什么急事需要打理,便在这御花园之中闲逛游走,也并不急着回宫,只是一边游走赏花,一边往太后宫中前行。

    行至御花园一角,太后突然望见花丛之中有一朵花开的正好,便三两步上前,欣赏了一番。

    青默默抬起头,不想却看到不远处一道角门外的宫道上,有一个小厮提着食盒匆匆的往另一边走着。

    青嬷嬷细细的看着那名小厮,觉得十分眼熟,好似是方才川王爷宫中的奴才。又见小厮走得那个方向正是通往川王爷宫中的方向,心下一顿。

    太后见久久无人回应自己,便唤道:“青嬷嬷。”

    青嬷嬷也不理会太后,只是匆忙的摇了摇太后的衣襟,急急地说道:“太后,您快看,那是不是川王爷宫里的那个奴才。”

    太后丢下了花,也顾不得什么,便顺着青嬷嬷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小厮提着食盒走着。太后听了青嬷嬷的话,连忙打量了一番那小厮,回想到那小厮正是方才在川王爷宫中与自己提及川王爷风寒的那个人。

    太后与青嬷嬷相互对视了一眼,太后又顿了顿,最终点了点头,看着青嬷嬷说道:“对,正是方才在川王爷宫中与本宫说川王爷旧疾的那个奴才。”

    太后说罢,又还是不明白青嬷嬷让自己看一个奴才的用意,便不解的问道:“怎么了?那奴才有什么问题吗?”

    青嬷嬷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小厮离去的方向,压低了声音,淡淡的朝太后说道:“太后,奴婢方才看见那奴才手中是提着篮子的。”说罢,静静的看着太后。

    太后听青嬷嬷如此说,便回想了一下,心想那个小厮确实是拿着食盒的,但还是不解青嬷嬷话中缘由,问道:“怎么了?”

    青嬷嬷见太后不解的样子,不禁有些着急,却还是看着太后,耐心的说道:“太后,川王爷已经和你一起吃过饭了,为什么现在又送饭过去?”说罢,静静的看着太后,等待着太后的回答。

    太后见青嬷嬷如此说,心中渐渐有了思绪,半眯着眼睛,淡淡的说道:“你是说……”

    青嬷嬷好似知道太后心中所想一般,连忙接道:“对,奴婢就是觉得,这事定有蹊跷。”顿了顿,又补充道:“奴婢觉得,那膳食定是川王爷吩咐下人去拿来给夏叶儿的。”

    太后闻言,听到夏叶儿,眼中不知是一种什么情绪,只是冷冷的说道:“夏叶儿?”

    青嬷嬷坚定的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说道:“奴婢就说看见了夏叶儿藏在屏风后,果然没错。”

    太后见青嬷嬷如此坚定,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太确定,又淡淡的说道:“可拉开屏风,后面空无一人,又作何解释?”

    青嬷嬷听太后如此问,思索了一会儿,又看着太后,说道:“定是那夏叶儿趁机跑了,肯定又藏在了其他咱们看不到的地方。”

    太后闻言,觉得有几分道理,心想这夏叶儿是帝师,有些武功也是理所应当,习武之人身手必定敏捷,若是能被青嬷嬷轻易发现,到才是桩怪事了。

    久久,太后思索着,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两刻钟,太后却还陷在沉思之中。

    青嬷嬷抬头望了望天,见太阳正照在空中,已至正午。

    青嬷嬷见太后这般,无奈的说道:“正午快过了,太阳正毒着,太后娘娘还是先回宫休息休息吧。”

    太后闻言,抬头看了看天,也确实有些疲倦了,便点了点头,“好。”扶着青嬷嬷的手,往太后宫走去。

    太后与青嬷嬷悠悠回了宫中,入了殿内。

    太后坐在床榻边上,便有婢女倒了茶奉上,婢女福了福身子,淡淡道:“娘娘请用茶。”

    太后接过婢女手中的茶盏,拨了拨茶盖,吹了吹水边浮着的茶沫,轻抿了一口茶水。又将茶盏递与方才的婢女,略带慵懒的摆了摆手,“下去吧。”

    婢女接过太后递来的茶盏,瞥了一眼太后,随即又福了福身子,转身缓缓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青嬷嬷则拿了扇子,近到太后身边,为太后祛热,太后手执书卷,懒散的翻看着。

    不知不觉中,一晃便是几个时辰。

    天已将近傍晚。太后放下了手中的书卷,有些困倦的揉了揉颞颥,青嬷嬷见状,给身旁的宫女使了一个眼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