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两个侍卫关上了门,其中一个叹了一口气,说道:“楚大人如今总是这样,喜怒无常的,着实令人忧心啊。”

    另一个侍卫点了点头,说道:“不管怎么样,楚大人还是会自己调整好的吧。”

    那侍卫说道:“这件事情可能跟叶儿姑娘有关系。”

    另一个侍卫点了点头,回答道:“听说这一次楚大人是去找叶儿姑娘的,但是看到楚大人一个人回来了,也不知道那叶儿姑娘是不是拒绝了楚大人,不愿意回来。”

    那侍卫便道:“我猜多半可能是了。真是可怜天下有情人,楚大人这般痴心,为什么叶儿姑娘就是不理解楚大人呢。她不心疼咱们楚大人,可是我们这些做下人的,看着也心疼不已啊。”

    另一个侍卫说道:“那你说,这叶儿姑娘是不是心中有他人?”

    那侍卫说道:“不清楚。但是楚大人这般痴心,却仍然不能讨得叶儿姑娘欢心,多半是了。只可惜这有情人却不能两情相悦,真替楚大人和叶儿姑娘惋惜。”

    两个侍卫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闲聊着,楚怀德早已经睡下了,梦中还隐隐约约有夏叶儿的身影。

    而在楚怀德离开之后,青嬷嬷蹑手蹑脚的去了川王爷的寝宫。川王爷的寝宫大门洞开着,里面的情况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青嬷嬷自从那日回去以后,被太后狠狠地训斥了一番,还罚了两个月的俸禄,心中对夏叶儿也是怀恨在心。

    青嬷嬷并不知道楚怀德来过,还以为只有她一个人,便鬼鬼祟祟地贴着墙小心翼翼前行。青嬷嬷生怕被人发现了,屏着气息不敢出声,青嬷嬷一想到上一次被夏叶儿逃了的情景,心中就不免来气,想着要怎么惩治夏叶儿。

    着走着,青嬷嬷便想到了自己明明看到了夏叶儿在屏风后面蹑手蹑脚的,然而拉开屏风却并没有看到夏叶儿人影,心中不免十分疑惑,也想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候,有个宫女从这里经过,看到了青嬷嬷便道:“这位姑姑,您是哪个宫的,怎么以前没有见过您?”

    青嬷嬷被吓了一跳,回头瞪着那个宫女,宫女被这样子一看,惊得连连后退了两三步,便要离开。青嬷嬷怕这宫女回去告诉川王爷和夏叶儿,一把拉住了宫女的手臂。宫女楞了一下,便要大喊。

    青嬷嬷怎肯让她喊出声来?只见青嬷嬷一把捂住那宫女的嘴,威胁道:“你要是敢叫出声,我就杀了你。”

    那宫女吓坏了,怎听她的话,不住的挣扎着。青嬷嬷在宫女腰上掐了一把,宫女疼的一直不停挣扎,伸手在青嬷嬷的手上打着,狠狠掐了一下。

    青嬷嬷松了一下手,那宫女便在青嬷嬷的手上咬了一下,挣脱了青嬷嬷喊道:“来······”

    话未说完,青嬷嬷一把从后面用胳膊揽住了宫女的脖子。宫女再叫不出声,挣扎了一会儿,便不动了。青嬷嬷这才放开宫女,伸手去探她的鼻息,才发现宫女已经死了。

    青嬷嬷慌忙把宫女扔进了花丛中,自己悄悄地一步一步往川王爷的宫门处挪步。

    上一次的事情,青嬷嬷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怎么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瞬间便不见了。青嬷嬷心里想道:“这夏叶儿不知道搞的什么鬼,怎么可能人一下子就不见了。既然这一次太后让我再来一探究竟,我就不能让太后娘娘再失望,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才行。”

    走到了一半,青嬷嬷又停了下来,四处观望着,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川王爷的宫门口了。

    此时,川王爷正在和夏叶儿下着棋。川王爷和棋艺比夏叶儿略微好点,两人下了许久,夏叶儿眼看便要输了。

    夏叶儿落下一个棋子,川王爷笑了笑说道:“你这会可是真的要输了。”说着,便要落子。

    夏叶儿慌忙挡住了川王爷的手,说道:“不行不行,方才我是下错了地方,我要重新落子。”

    川王爷说道:“不准悔棋,你若是悔棋了就是耍赖,君子做事怎可再三反悔?”

    夏叶儿吐了吐舌头,说道:“我又不是君子,我是女子。”说着,硬是把自己的棋子收了回来,重新落在了棋盘上,这才心满意足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川王爷笑道:“原来你还把自己当做女子啊。”说着,便要端起茶杯抿茶。夏叶儿一把拿过了川王爷的茶杯,说道:“是啊,我是女子,就爱胡搅蛮缠无理取闹。”说着,把茶具都揽到了自己这边,得意地说道:“就不给你喝。”

    两人笑谈着,浑然不知青嬷嬷已经来到了川王爷的宫中。青嬷嬷微微探出脑袋,往院内看去。院内梧桐叶子铺满了地面,也无人清扫,地面黄色的一片。

    青嬷嬷冷笑了一声,想着这川王爷不听太后的话,苦日子便还在后头呢。若是他肯乖乖听太后的话,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满庭落叶无人清扫的地步。什么喜欢这种清闲,分明是给自己的软弱无力找借口,只可惜这些话不能当着太后的面说,只能自己想一想罢了。

    青嬷嬷就这样子在川王爷的宫殿附近寻找机会进去,竟然守了整整大半天,为了取得太后的信任,青嬷嬷不得不这样忍耐,只把一切的罪责都推脱到了夏叶儿的身上,越发的恨夏叶儿了。

    青嬷嬷探头探脑看了半晌,却不见川王爷的身影,便有些疑心川王爷是不是出宫去了。但是转念一想,已经这么晚了,川王爷不可能再离开,便想着川王爷去了何处。

    青嬷嬷想进宫去看看,却又害怕冷不丁撞上了川王爷,只好探头探脑的环视着四周。

    这时候,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些声响。只听到有一个男子说道:“不能这么耍赖,谁耍赖谁就是小狗。”

    听声音,便知道是川王爷了。川王爷从不会这么放肆,况且这么晚了,川王爷身边肯定还有另一个人,一定是夏叶儿。而另一边也有一个声音传来:“那我就是小狗,你能奈我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