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青嬷嬷这才肯定了是夏叶儿,心中不免大喜,蹑手蹑脚寻声而去。果不其然,在院内一处偏角的石桌旁,有两个人在哪里坐着。虽然灯光微弱,不是很清楚,但是青嬷嬷已经肯定了那两个人就是川王爷和夏叶儿。

    青嬷嬷再仔细的打量了两个人一番,心中想道果然自己没有看错,夏叶儿就是在川王爷的宫殿里。青嬷嬷暗暗骂道川王爷明明是太后的儿子,却帮着外人,真是没有良心。

    看到夏叶儿在川王爷的宫殿里,青嬷嬷多少是有些惊讶地,但是惊讶过后又暗暗得意,心想这次总算是抓到夏叶儿的把柄了,回去不仅可以向太后请功,以后太后有什么事情说不定还会让她去办。

    但是青嬷嬷也再想,那女子分明就是夏叶儿,但是今天早上她使了什么障眼法,竟然让太后和她都没有发现,还害得自己被太后训斥了。青嬷嬷直念叨:“这种女人怎么该留在世上,先是祸害了楚大人,又欺负了玲玉公主,如今又来祸害川王爷了,可见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青嬷嬷悄悄地站到了门的旁边,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窥测到里面的情况,而又能不被发现。

    青嬷嬷看着夏叶儿和川王爷打打闹闹的样子,心中只冷哼一声。

    青嬷嬷心想道:“这夏叶儿不知道是用了什么狐媚子妖术,竟然让各个男人都待她极好。若说她没有用妖术,我可是断断不肯相信的。”

    夜间烛光摇曳,身影看着不大清晰,看起来倒更让人觉得川王爷与夏叶儿格外亲密,行为举止根本不在意男女之别。

    青嬷嬷不禁唾了一口唾沫,暗暗骂道好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青嬷嬷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夏叶儿和川王爷身上,难免对于其他的事情有些大意了。青嬷嬷想着,这下终于抓住了夏叶儿的把柄,夏叶儿算是完了。

    这样想着,却没有发觉身后有个人走了过来。

    是个宫女,宫女手上还捧着一个木盘,木盘上面放着衣物。

    那宫女是宛嫔宫里的,正要给宛嫔去送衣物。宫女原先在太后宫中服侍过,只是后来被太后送去服侍宛嫔了,因此认得。

    天黑,这一路灯光又微弱,那宫女也是女子,自然有些怕,因而走的极其快。

    宫女见到青嬷嬷,起先是被惊着了,但看清楚是青嬷嬷后,便小声叫道:“青嬷嬷,您在这里做什么呢?”

    青嬷嬷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川王爷和夏叶儿的一举一动,丝毫没有发现宫女来了。

    那宫女也没有发现青嬷嬷是在窥视,只想着太后是川王爷的额娘,让青嬷嬷来这里合情合理,便也没有多想,便叫出了声。

    青嬷嬷倒是被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一个踉跄便摔倒在了地上。

    虽然宫女的声音很小,但是已经将近入秋,夜里没有虫鸣,本就十分寂静,所以显得比平时大了些。宫女这样一叫,空灵的声音也难免会吓到青嬷嬷。

    但是幸好院子大,声音传不了那么远。夏叶儿和川王爷并没有听见宫女的叫声,还是安然下着棋。

    但是方才青嬷嬷摔倒在了地上,青嬷嬷本来人就笨重,再加上向后退了一步撞到了门上,声音本来就很大。

    正好青嬷嬷摔倒的时候再一次碰到了门上,川王爷和夏叶儿是切切实实地听到了这种响声。

    那宫女看到青嬷嬷这样子,竟然有些惊慌,也不知道青嬷嬷这是怎么了。

    青嬷嬷瞪着宫女,虽然夜色正浓,宫女看不到青嬷嬷的神情,但还是感觉到了青嬷嬷满满的怒意,吓得不敢说话了。

    那宫女慌忙道:“奴婢不知会吓到青嬷嬷,还请青嬷嬷恕罪······”

    青嬷嬷一把把宫女端着的衣服甩向宫女的脸上,说道:“耽误了太后娘娘的事情,你该当何罪。”

    那宫女慌忙说道:“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青嬷嬷也不想听她解释,冷冷地看着那宫女。那宫女慌忙跪下,说道:“奴婢真的不是有心的,还请太后娘娘高抬贵手,饶了奴婢着一条短命。”

    青嬷嬷摔在地上的声音十分响亮。川王爷和夏叶儿再怎么玩的尽兴,却也听到了这个响声。

    夏叶儿问道:“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在吗?”

    川王爷怔了一下,说道:“奴才丫鬟我都遣开了,按理说没人的,我去看看。”

    夏叶儿点了点头,说道:“小心点。”

    川王爷浅浅一笑,说道:“这是我的宫里,不会有事的。”说着,川王爷便走了过去。

    夏叶儿看着棋局,轻轻抿了一口茶,目送川王爷离去了。

    门口青嬷嬷匆忙爬了起来,恶狠狠的对宫女说道:“你个贱婢,耽误了太后娘娘的事情,该当何罪!”忽而听到了有脚步声传来,直直向这边走了过来。

    那贱婢打了自己一巴掌,说道:“奴婢知罪,奴婢知罪······”

    川王爷听到有动静,停下了脚步,道了一句:“谁在那里?”

    青嬷嬷咬了咬牙,一脚把那婢女踢倒在地上。婢女不知所措,也不敢起身。

    青嬷嬷小跑靠着墙,给那婢女使了个眼色。

    婢女虽不知青嬷嬷要她做什么,但是见青嬷嬷似乎不想被川王爷发现,因而便只好自己顶了罪,说道:“川王爷恕罪,奴婢是宛嫔宫中的。”

    川王爷走了出来,青嬷嬷地心提到了嗓子眼,直喘着气,不敢说话。所幸川王爷并未走出宫门,而是在宫门口停了下来。

    宫女连忙跪在地上,脸色惨白,也不知是不是月光映照的。川王爷抿了抿嘴唇,道:“你既然是宛嫔宫里的,在这里做什么?”

    那婢女回头,看到了青嬷嬷充满恶意的眼光,忙对川王爷说道:“奴婢本来是要给宛嫔送去衣物的,谁知路过川王爷这里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便摔倒了。没想到惊扰了川王爷······川王爷恕罪。“

    宫女说话的时候颤巍巍的,语气也有些不大对劲。川王爷还是察觉到了,便伸手拾起了散落在地上的衣物。那宫女自始至终都死死地咬着嘴唇,不敢吭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