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川王爷看了一眼夏叶儿所下棋子的位置,又抬眸看着夏叶儿,略带玩味的笑了笑,望着棋盘将一颗棋子落定。

    川王爷宫门外,青嬷嬷从花丛中出来以后,又缓缓地滑坐在了地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仿佛一场灾难刚刚避过一般。

    青嬷嬷刚刚被吓了一跳,现在仍是心有余悸,又回想起来方才自己推倒了的宫女,在脑海中搜寻了一番,觉得好似在哪里见过,又细细想了一想,最后确定那个宫女以前在太后宫中当过职,不过平素胆子便小,想来也不会向任何人说什么的吧。

    想着想着,青嬷嬷多了几分心安,又暗自庆幸还好这个宫女胆子小些,若换成是那胆子大些的,指不定又在背后怎么嚼舌根,扰得自己不安。

    青嬷嬷又想起方才在川王爷宫门口看到里面川王爷和夏叶儿下棋的情景,不觉得意了起来,若是将这个消息告知与太后,那太后一定会相信自己早上看到的就是夏叶儿了,也好替自己摆脱了一个信任的麻烦。

    青嬷嬷一番思虑过后,心中又是一阵得意,嘴角勾起了一抹笑,便抬脚匆匆忙忙的往太后宫走去。

    青嬷嬷一路上思索着许多,又是想着方才自己看到的场面,又是想着一会儿该怎样告知与太后。

    就这样走着想着,不知不觉的便走到了太后宫门口,两侧的灯笼高高的挂着,明亮的晃着人的眼睛。

    守在宫门口的两个宫女见青嬷嬷这时回来了,便忙福了福身子,齐齐行礼,道:“青嬷嬷。”

    青嬷嬷朝宫门内望了一眼,又看了一眼两个宫女,轻轻的点了点头,淡淡的说了句,“嗯。”便抬脚准备跨入院内。

    两个宫女见青嬷嬷这便要进去,相互对视了一眼。

    最终,一个宫女轻声唤住了青嬷嬷,“青嬷嬷。”

    青嬷嬷听见那宫女唤她,便顿了脚步,看着那名唤她的宫女,淡淡的问道:“怎么了?”

    那名宫女小心翼翼的瞥了院内一眼,又看向青嬷嬷,压低了声音回答道:“青嬷嬷,玲玉公主方才来了,现正在里面。”

    青嬷嬷听宫女说玲玉公主来了,心下一顿,抬眸也往院内望去,随即又看着两个宫女,略微思索了一会儿,终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知道了。”便抬脚往院内走去。

    两个宫女望着青嬷嬷的背影,又想着玲玉公主在里面也待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了,里面又不时又哭又闹的,心中不觉有了一些不知名的感觉。

    青嬷嬷入了院内,走到殿门口时,顿了顿脚步,抬眸往殿内望了望,也看不见什么人影,便索性顾不得什么,抬脚便入了殿内。

    青嬷嬷入了殿内,远远的便听见隐隐约约的啜泣声,听宫女方才所言,那必定是玲玉公主了。

    青嬷嬷轻步往内室走去,只见太后坐在床榻边上,玲玉公主则坐在床榻的另一边上,嘤嘤啜泣着。

    青嬷嬷走上前,福了福身子,行礼道:“太后娘娘,玲玉公主。”

    玲玉公主闻言,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见是青嬷嬷,便也不予理会,又低下头自顾的啜泣着。

    太后见青嬷嬷回来了,心中自是着急想知道青嬷嬷此行到底结果如何,便望着青嬷嬷,眼神在传递着什么,淡淡的点了点头,说道:“嗯。”

    青嬷嬷抬眸对上太后的双眼,便会意的朝太后身边走去。

    待走到太后身边,青嬷嬷压低了声音,在太后耳畔轻声的将方才自己在川王爷宫门口看到的院内的一切简单的告诉了太后。

    青嬷嬷说完,直了身子定定的看着太后,观察着太后的神色。

    太后听了青嬷嬷这些话,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心生一计。

    青嬷嬷看着太后这般神情,便知太后应该已有了对策,便也暗暗思索着,想着如何为太后再谋划些什么

    次日晨,川王爷宫中。

    此刻正在梦中的夏叶儿梦见了和楚怀德在一起。

    两人很久没有这般甜蜜,许是很久未见,梦中的居然看不清他的容貌了。

    别苑中,玲玉公主还是十分惦记着楚怀德,虽说自己此刻是被破了身子,但是也还是太后娘娘的女儿的身份,自己还是公主呀,想来能在一起,能嫁给他,管什么身子呢。

    太后宫也是不安宁着,青嬷嬷正在和太后娘娘两人商量着什么,这个青嬷嬷也不是什么善茬,此刻正在出着什么鬼点子。

    太后娘娘品着上好的燕窝茶,婢女们正为她宽衣解带,取下沉重的发髻,看着镜子中自己的容貌,虽是也年过半百,却是保养得当着,丝毫看不出一丝丝的岁月痕迹,青嬷嬷夸着:“太后娘娘就是天资出色,这美貌,后宫之上谁能比得过您呢!”

    太后娘娘听着心里也是舒畅,可一转头就看见门口进来的玲玉公主,心下咯噔了,对着丫头们大骂着:“该死的贱奴才,怎么不通报一声,吓死本宫了。”玲玉公主凑上前来,看着太后娘娘:“姑母,玲玉有要事要说,奴才们没通报是我进来的太快了。”

    看不出其实太后娘娘是故意说给她听得,这玲玉又不会看脸色,手段也不是很好,太后娘娘此刻有点烦恼的看着眼下的丫头,也不好太驳她的面子了,只得作罢,挥挥手让婢女们下去,问着她:“有什么事啊玲玉,非得今天就过来。”

    玲玉公主看着太后娘娘问着,立刻献殷勤着说:“姑母,现下不妨让川王爷上你这来下棋,您下的指令,您说说哥哥怎么可能不遵命呢,之后就是.....”听着玲玉的,之前青嬷嬷也是说过,自己还在纠结,眼下听着玲玉说的,有点心动了,许是把即川单独叫过来,一直拖着他不就好了,正好自己也是很久没见他,想着打紧,这玲玉是不能再怎么利用了,那即川正好叫过来和自己谈谈心下下棋,那里的事情就算发生了什么也是无关紧要了。

    听下十分高兴,拿起自己的玉镯子赏给玲玉:“这是太上皇钦赐的和田商业,十分的珍贵,玲玉你拿去吧,看你戴的会很好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