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心不在焉吃着一桌子好吃的菜肴,听着太后不痛不痒的说着家常,心下只想快点吃完。

    此刻夏叶儿看着锅中已经烧开了水,自己也柔好了面,按压出花朵的形状,很美的花朵就出现了,小心翼翼把糕点放在锅上,待会蒸一下就可以了,他待会应该就回来了吧,自己正好弄好了这个,想来他也是很爱吃的,正好用着这个去好好感谢一下川王爷,也好郑重和他做个道别。

    夏叶儿一番苦等着他回来,要亲口和他做个道别,却眼看就要看着日上三竿。

    而另一边,太后宫中,二人用完膳,太后看着眼前心思早已飞到外边去的川王爷,太后说道:“待会别走,陪着母后下会儿棋吧,很久没与你一起对弈一番了。”

    川王爷闻言,对太后微微一笑,但心中却已经是波澜起伏。他被召见的时候夏叶儿还没有睡醒,醒来后不见他,夏叶儿必定不会等候太久的吧。本来川王爷还打算向夏叶儿道别的,但是不知这对弈太后还要留他多久。但眼下既然太后说了,自然是不能拒绝的,只能勉为其难陪太后下一盘棋,快快结束了才好。

    太后浅笑着看着川王爷,问道:“墨儿,有什么不妥的吗?”

    川王爷思绪被扰乱,顿了半晌,才笑着回应道:“啊……没有,儿臣也很久没有陪母后下过棋了,今天难得母后有空,当然是极好的。”

    太后见川王爷同意了,嘴角浮起一丝轻蔑的笑,遂对川王爷说道:“墨儿能来陪母后,母后还是挺开心的。”说着,忙叫了青嬷嬷来。

    青嬷嬷福了福身子,问道:“太后娘娘,您有何吩咐?”

    太后道:“本宫与川王爷是许久不曾对弈了,也不知这么久,川儿棋艺是否又精湛了许多。”

    青嬷嬷会意道:“那奴婢这就去备棋盘?”

    太后微微颔首,青嬷嬷道了一句“是”,便匆匆下去了。

    青嬷嬷对一个小宫女说道:“太后娘娘今日要与川王爷下棋,你去准备棋盘棋子吧。”

    那宫女应了一句:“是。”便匆匆忙忙离去了,生怕自己动作慢了又被责骂。

    青嬷嬷正准备转身走人,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道:“慢着。”

    宫女转过身,忙问道:“嬷嬷还有什么吩咐?”

    青嬷嬷浅浅一笑,说道:“不需要太急,你且做其他的事情,缓一会再拿也不迟。”

    宫女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听从了青嬷嬷的话,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完再去拿棋。青嬷嬷一向诡计多端,这次也不知道又有什么计谋,宫女也不再多想了。

    这边太后看着川王爷,脸上尽是笑意,倒让川王爷有些莫名其妙。川王爷只感觉,太后笑的很轻佻,似乎有数不尽的嘲讽意味在其中。

    但眼下他最担心的,还是夏叶儿的事情。若是太后留他太久,夏叶儿等不到他先走了怎么办。这告别的话,他是一定要说的,只因不知下次再见是何时,甚至不知还能否再见。

    这宫女下去拿棋盘棋子,竟去了许久。但太后看起来却似乎并不着急,笑意吟吟地和川王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川王爷一直浅浅笑着,心中却早已安分不下来。

    太后走到桌边,提起茶壶给川王爷倒了一杯茶,递给川王爷,噙笑说道:“即川,先来喝杯茶吧。”

    川王爷想着,要是太后有意要留他,他也是没办法拒绝的,只好佯笑接过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太后笑意越发浓,而这让川王爷更加感觉到隐隐不安。太后一向是不许下人怠慢的。但今日突然亟亟唤自己来,只怕是太后的意思并没有单纯让他来用膳这么简单。但他实在是猜不透太后的心思,便不再去猜了,又抿了一口茶,把茶杯放在了桌上。

    太后也给自己倒了杯茶,轻呷一口,说道:“这碧螺春却是是好茶,泡下后白云翻滚,茶叶徐徐舒展,上下翻飞,茶水银澄碧绿,清香袭人。”

    川王爷附和说道:“母后这里的东西,自然都是极好的。”

    太后笑了笑,在桌前坐了。放下茶杯,说道:“如今是好的,只是不知以后还能否享用得到了。坐吧,一家人无需那么拘谨。”

    川王爷心中想着,不肯露出真面目的,一直都是太后罢了,也不知她这句话中的深意。这样想着,心中又不免想起了夏叶儿。若是来不及道别,他自然是不肯安心的。这样想着,便又走了神。

    太后见川王爷这般,轻声唤了一句:“即川。”

    川王爷这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句:“母后。”

    太后点了点头,说道:“想什么呢?最近总见你心不在焉。”

    川王爷怔了一下,笑道:“不是心不在焉,只是最近身体不怎么好,难免精神有些恍惚。”说着,一口饮尽了杯中的茶水。太后抬起手,又给川王爷添满,这才抬眸缓缓说道:“身体最要紧,要多多留心。既然精神不太好,便再让太医看看吧,免得病重了反倒不好医治了。”

    川王爷道:“母后关怀,儿臣感激不尽。”

    太后道:“你又见外了,我们母子,何须说这些客套话。”

    川王爷抿唇不语,浅浅一笑,垂眸不再说话。

    又过了许久,那宫女才来。川王爷已经有些不悦了,便不管太后,对那丫鬟说道:“怎么一个棋子去拿了这么久?”

    那宫女慌忙跪下,说道:“川王爷恕罪,太后娘娘因一直没有人陪同下棋,因而早已收起了那些棋盘棋子。今日川王爷要与娘娘下棋,奴婢才慌忙去找的。”

    太后看了一眼那宫女,说道:“就算是找,怎么也去了这么久?真是越来越大胆,竟敢怠慢本宫与川王爷了。”

    那宫女手中还拖着棋盘,便连连低眉颔首道:“太后恕罪,太后恕罪!”

    太后眼看还要罚那宫女,川王爷想着宫女也不是有心的,便对太后道:“母后,她也不是有心的,这一次就算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