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后早就料定川王爷不会罚那宫女,也知道让宫女迟来一会儿是青嬷嬷的意思。太后对那宫女道:“既然是即川说了,这次就姑且饶你一次。罚去一个月俸禄,这几天也别在本宫面前出现。”

    那宫女连连谢道:“谢太后娘娘,谢川王爷。”说着,便站起身,把棋盘放在桌子上面。又低着头退了下去。

    太后对着川王爷浅浅一笑,说道:“你执白棋,你先走。”

    川王爷便在棋盘上落下了一枚棋子。太后似乎并不多加思考,很随意的也落下一个棋子。

    这样下了许久。却仍是没有分出个胜负。

    川王爷因此便道:“母后棋艺精湛,儿臣已是输定了。”

    太后嘴角浮起笑意,说道:“即川,你有些心不在焉啊。”

    川王爷忙解释道:“儿臣并不是心不在焉,只是和母后很久没有下过棋了,下棋时甚是惶恐。”话毕,川王爷抬起头,静静地看着太后。

    太后一笑,说道:“早说过你不必如此拘谨。但我们很少谋面,你这样也很正常。不过你无需记住我是太后,只需要记住我是你的母后,你的额娘便好了。”

    川王爷不再言语,自知无论如何也要下完这盘棋再说,便稍稍专心了起来。但川王爷总觉得很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潜意识里,他总觉得今天要出事,很想早点回去。但太后看起来漫不经心地下棋,实则十分认真。但川王爷心有旁骛,很快便有要输的状况了。

    太后看了一眼川王爷,说道:“母后看你棋艺越发差劲了,可是心中还有别的事情?皇上最喜欢下棋,在这对弈上面,你可是要多下些工夫。”

    太后如此说,川王爷已经是明了太后让自己下好棋无非就是想讨皇上欢心,好让自己谋得皇帝的位子,而太后也能如愿以偿的做上最尊贵的位子。

    一局下完,心有旁骛的川王爷自然是输了。太后说道:“这一局你太漫不经心,并不算你的真本事。你专心一点,我们再下一盘。”

    川王爷只想着自己随意下,无论输赢都能快点结束。但却没想到太后如此说,分明就是想尽心思要挽留自己。这样一来,川王爷越发担忧。上一次青嬷嬷已经发现了夏叶儿,照着太后的脾气绝不可能就此罢休,这让他很是担心,也不知自己的宫里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正巧这时,玲玉公主来了。玲玉公主见了川王爷,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礼,柔声说道:“见过太后娘娘,川王爷。”

    太后半晌没有发话。川王爷看了一眼玲玉公主,却并不是很在意她,只道了一句:“起来吧。”

    玲玉公主道:“多谢川王爷。”说着,便盈盈起了身。玲玉公主上前一步,站在了太后身边来。太后微微瞥了一眼玲玉公主,却不去看她,只笑道:“你来了。”

    玲玉公主微微颔首,说道:“侄儿在自己宫里着实闷得慌,听闻川王爷在母后这里,便想来凑个热闹。母妃不会嫌侄儿烦吧?”

    太后笑了笑,道:“来了正好,也难得你还认得川王爷。”

    玲玉公主抬起头,对着川王爷媚笑着,又低下了头。川王爷偏过脸,并不想去看玲玉公主。玲玉公主见川王爷不屑于她,心中自然是十分厌烦这川王爷。况且又知道川王爷与夏叶儿走的近,她恨夏叶儿入骨,也恨川王爷。

    太后执意要和川王爷下棋,川王爷拒绝不得,只好陪着太后再下了一盘棋。川王爷已经是按捺不住,便对太后说道:“母后,儿臣不是有意要扫母后的兴致,只是儿臣每日都给自己规定了要背的书籍,实在是一天都不敢耽搁。”

    太后岂不知川王爷这种玩世不恭的人会不会读书。太后因而便道:“那你来给母后说说,你都读了些什么书籍?”

    川王爷怔了一下,硬着头皮说道:“四书五经都看过了,只是还不大熟悉。”

    玲玉公主便忙道:“川王爷说着这些,我也曾读过,有些不解之处能否请川王爷指点一番?”

    川王爷怔了一下,抿唇不语。太后心中想道,既然川王爷是她要培养的以后王位的掠夺者,自然是不能让川王爷太过窘迫,太为难他,以免日后对自己生恨,便给玲玉公主使了个眼色。

    玲玉公主却偏偏不懂这颜色,对川王爷道:“莫非川王爷说的这些,都是搪塞太后娘娘不成?”

    川王爷浅浅一笑,回道:“圣人云,女子无才便是德。玲玉公主如此聪慧,通读诗书,但愿不要失了德才好。”

    玲玉公主听完此话,心中恼怒,还想反驳,太后忙道:“言墨说的有礼。玲玉,记住了吗?”

    玲玉公主这才不大乐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是,侄儿记住了。”

    川王爷说道:“既然玲玉公主来了,母后也不怕一个人无聊。看着也没有儿臣什么事了,儿臣就先行告辞了罢。”

    玲玉公主听川王爷要走,只想若是他这一会去,定然会救了夏叶儿,便上前一步拦住了川王爷。川王爷不解道:“公主这是何意?”

    玲玉公主才慌忙收回了姿态,说道:“我一来,川王爷便要离开。知道的人,只说川王爷善解人意,而说我没有眼色。这不知道的人,便会说是我有意霸占着太后不想让你们母子相见,更是我的不是。这说来说去,都是指责我的,川王爷可是万万不能就让我这样被别人诋毁啊。”

    川王爷睥睨了一眼玲玉公主,玲玉公主竟这样就落下了泪,用手绢轻拭脸庞。不管玲玉公主是不是真的伤心,但是川王爷看到一名女子因他哭了,心中却总觉得过意不去。

    太后因而说道:“玲玉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既然即川你和母后对弈有些惶恐而心神不宁,便与玲玉公主对弈一场可好?”川王爷怔了一下,说道:“玲玉公主是女子,而儿臣一个男人,若是输了难免让人去说。但若是赢了,别人又会怪儿臣不懂得怜香惜玉,只会欺负一个小女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