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但是不管怎么说楚怀德都不说话,夏叶儿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今天自己这个样子差点就回不来了,但是现在又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本来自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但还是没有想到自己现在又惹到了一个玲玉公主,这个公主明显是要和自己抢男人的,人家有权有事什么都有自己却是一无所有,夏叶儿看着屋顶发呆,不知道该怎样张口,好像说什么都会让自己发脾气,看见楚怀德心里就有说不出来的脾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占有欲也变得那么的强了,好像没有安全感总想要有人在自己的身边,这样的话自己的心里也会好受一点,遇见楚怀德让自己有了很多的安全感但是现在自己这个安全感却有事情瞒着自己,夏叶儿叹了口气。

    以后面临的事情会更加的困难,但是也没有办法了不管怎样还是要在这里继续生活的,看着不说话的楚怀德,夏叶儿也不想多说什么,这样的一个男人除了他也没有什么人对自己好了,夏叶儿感觉很累,在这个世界活着很累很累,所有人都有目的,有时候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会觉得很温馨。

    但是那样的生活对自己来说已经回不去了,都是过去了的事情向那些也没有用,夏叶儿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很可怜来到这里无依无靠,想到自己的父母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开始出现,就是不想想起楚怀德,慢慢的夏叶儿进入了梦乡,楚怀德也开始睡着了,两人一夜无话。

    “本公主哪里比不上夏叶儿那个贱蹄子?刚才还和本公主对着干,她看到楚大人一进来就装作可怜!凭什么在楚大人面前让他占尽了便宜?”

    玲玉公主一边气愤的说着,一边揪着自己手里的手帕,柔软光滑的丝绸手帕被玲玉公主揉的已经不成样子了。

    玲玉公主带着贴身侍女华月到了皇宫,怒气冲冲的就要走去太后宫中。经过御花园的时候,看到了御花园中又新种植了许多没见过的品种,很是好看。

    “公主,您不如先去御花园散散心,您这样怒气冲冲的,怎么去太后娘娘面前诉苦啊。”华月搀扶着怒火冲天的玲玉公主,劝说着。“公主,虽然太后娘娘非常宠爱您,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如若您一不小心冲撞了太后娘娘,太后娘娘不帮您撑腰算小事,您父亲为国捐躯。万一恼怒了太后娘娘,您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啊?”

    “也是,罢了,你陪我去散散心,缓一缓再去找太后娘娘吧。”玲玉公主觉得华月说的也是在理儿,便让华月搀着自己去了御花园。玲玉公主本来焦灼的心,闻到了刚下完雨的泥土和花的芳香,心情慢慢的平复下来。

    “啊呀!”玲玉公主惊呼了一声,虽说已经不下雨了,但是御花园还是有些泥泞,玲玉公主一不小心踩到了泥坑里。华月连忙搀住玲玉公主,玲玉公主这才没有摔倒。华月见到玲玉公主并无大碍,就蹲下来,用自己别在腰间的手帕帮玲玉公主擦拭着鞋子上的泥土。

    玲玉公主看华月擦拭干净之后,就开始往自己宫中走去。

    “这就是你出的主意,太后娘娘刚赏赐给本公主的缕金丝的鞋子就这样脏了!”玲玉公主又要挥起手打华月,华月连忙说:“公主恕罪!公主,奴婢有一个法子!”

    玲玉公主没有把手收回来的意思,“你个贱人能有什么法子?!”

    华月望着玲玉公主挥起来的手,咽了一下唾沫,说:“公主不如就这样去太后娘娘宫中,就说是夏叶儿那个贱人把公主您心爱的鞋子弄脏了,太后娘娘肯定生气要收拾夏叶儿,说不定还会赏赐您一双新的。”

    玲玉公主觉得华月说的也在理儿,便收了手,但是还是在嘟囔着。“真是的,倒霉了连走路都不顺利!踩了一脚的泥,脏死了脏死了!”

    华月看到自家主子收了手,松了一口气,劝慰道:“公主您别生气,好端端的气坏了身子那就不好了。”

    “夏叶儿那个贱蹄子看着没什么能耐,到了楚大人面前,到学会告状了!楚大人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我呸!?!”

    “公主,您消消气。不要那么大声,现在连楚大人都被那个贱婢勾引了去,偏帮着夏叶儿,给他撑腰呢。”华月在一旁柔声的劝着玲玉公主。

    玲玉公主一脸泼妇的样子,双手掐着腰,说:“夏叶儿算是什么东西!好端端的住进楚大人的使者馆,也不知道羞耻!女孩子家家没个自重,真是丢人现眼!楚大人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这样的女人居然学会了勾引人,不要脸!”

    川王爷即川下完朝给皇太后请安,路过了御花园。恰巧听到了玲玉公主和玲玉公主贴身侍女华月的对话。

    即川一脸戏谑,望着身边服侍自己的小太监,小太监也是偷偷一笑,知道了自家主子的意思。宫里的太监和宫女奴婢们受玲玉公主的气太多,但是苦于她是公主,奴婢们只好忍耐。

    “叶儿到底哪里惹到玲玉妹妹了,让妹妹这么生气,不过妹妹还是不要生气的好,生气容易长皱纹,到时候,楚大人会更不喜欢你的。”即川笑道。

    玲玉公主本来就不爽,结果自己和贴身侍女的对话被别人听到了,更是气得要死。“是谁!”

    “奴婢听着像是川王爷的声音。”华月小声的对玲玉公主说,川王爷即川是出了名的腹黑,谁也不敢招惹他。

    “什么?是三王兄?怎么办?”玲玉公主知道川王爷即川和楚怀德关系甚好,怕即川跟楚怀德说自己想要对夏叶儿不利。

    “公主,去看看吧!”华月拉着玲玉公主的胳膊。

    玲玉公主强装镇定,清了清嗓子。“哟~我当时谁呢,这不是三王兄吗?皇妹见过三王兄。”

    即川看到玲玉公主一点也没有诚意的施礼,也没有叫玲玉公主平身,反而和身边的太监说起今日见过的趣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