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玲玉公主体力不支,有点晃晃悠悠的了,华月施的是大礼,半跪在鹅卵石子路上,膝盖疼的紧,看到了自家公主晃晃悠悠的快倒了,也无计可施。

    玲玉公主见即川并没有理她,心里气急了,要不是你是皇帝的弟弟,本公主早就要把你千刀万剐了!玲玉公主碍于身份比不上皇上的川王爷即川,只好又行了一遍标准了礼,“皇妹见过三王兄。”

    “哟,这不是玲玉皇妹吗?怎么在这里啊?”即川表面和蔼的笑着,但是脑子里已经在想怎么让玲玉公主出丑的办法了。

    即川还是没有说平身,玲玉公主咬着牙坚持着。

    即川眼瞧着玲玉公主摇摇欲坠,绷不住了,这才挥了挥手。

    “谢三王兄。”玲玉公主表面上对即川彬彬有礼,其实心里早已经将即川千刀万剐了。

    即川把身边太监叫来,对着太监的耳朵说了几句,太监眼睛里都放出光来了,连忙冲着即川点了点头,就一路小跑走掉了。

    玲玉公主不知道即川和那个太监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两人听了多少自己和华月的对话,看到太监一溜烟儿的跑了,心里更是不安,只好和即川聊聊,打探打探即川听到了什么。

    “三王兄怎么在这里?”玲玉公主强压住对即川的厌恶,眼睛很快的划过一丝丝的杀气,玲玉公主疑问即川不会看到,可是即川心思缜密,自然看到了对面这个恶毒女人眼睛里的杀意。

    即川心里讥笑着,但是脸上还是露出了带着暖意的笑,“本王上完朝之后就来跟太后请安,太后说她让花匠们新移植了新品种,让本王来看看,说喜欢那种就让太监带走就成。”

    玲玉公主虽然深得太后的宠爱,可惜还是赶不上即川的宠爱,毕竟太后是即川的亲生母亲。

    玲玉公主嫉妒的盯着即川,即川装作看不懂玲玉公主的眼神的样子,说:“玲玉皇妹为什么总是盯着本王?本王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即川说完竟然冲着玲玉公主的贴身侍女笑了一下,华月本来就倾心川王爷,可是碍于身份卑微,川王爷又不在宫中住,而且自己家主子和川王爷关系并不是很好,反而很僵。所以华月很少能见到即川,今儿个即川竟然冲着自己扔过来一个暖暖的笑脸,刹那间就找不到北了。

    华月眼神直直的盯着即川,仿佛要吃了即川一般。即川刚下朝,也没有回王府换衣服,所以即川穿着一身朝服就进宫了。

    朝服是绣四龙的,即川头戴衮冕,用白珠九旒,红丝组为缨,青扩充耳,犀簪导,青衣朱裳,腰间一根金色腰带上佩戴着皇太后赏赐的黑玉玉佩,脚上一双黑色靴子,因为刚停雨,鞋边上沾了些许泥巴,走路沉稳有力。五官立体分明,脸庞上露出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眼角微微上挑,给阳刚之气中又添加了一种妖孽的感觉,使人很想把妖孽之气和阳刚正直之气分开,却不想更加混乱。

    华月不舍得把视线从他脸上挪开,愣愣的站在那里,即川看到了华月的表情,戏虐的说:“你是玲玉皇妹的侍女吧?”

    华月愣了好久,才呆呆的应了一声:“是,奴婢是玲玉公主的贴身侍女,奴婢叫华月。”

    玲玉公主看到了华月的反应,和华月的回答,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是碍于即川在这里,也不好发作,只好恶狠狠的盯着华月。贱蹄子,即川又没问你叫什么,真是不要脸,是不是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啊!不过若是把华月指给即川做小妾也不错,这样还打了即川的脸……

    即川不做声的看着玲玉公主不断扫在自己和华月身上的目光,眼睛里流露出算计。

    即川心里冷哼一声,就凭你,太不自量力了。

    “名字不错。”即川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本王会记住你的。”说完拍了拍华月的肩膀。

    华月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玲玉公主更是气愤了。

    “川王爷,您的母后等了好久了。”刚才跑出去的太监,这是跑回来了,脸上洋溢着开心,好像巴不得把自己知道的“好事”告诉全宫里。

    “那本王去请安了,皇妹你忙吧。”

    “皇妹恭送三王兄。”玲玉公主知道一开始即川是怎么对他的,所以这次行的礼很标准。

    即川转过身,嘴角上扬,露出了坏笑,“对了皇妹,在母后宫中,你这样一身泥水和汗臭去的话,母后不介意,但是皇兄可是会生气的,觉得你不尊重呢。”说完,就走了。留下了咬牙切齿的玲玉公主和脸红的华月。

    太监心说:自家主子简直是玲玉公主的魔鬼啊!

    即川在玲玉公主踏入御花园的时候就在御花园里面呆了好久了。把玲玉公主和华月的对话一字不落的都听到了,清清楚楚的。正巧玲玉公主不小心踩到了泥泞里,弄得脏兮兮的,刚才又施了许久的礼,身上自然汗水津津。

    即川就命太监去拿之前自己想带给夏叶儿玩的小瓶子,小瓶子里密密麻麻的趴着几十只小爬虫,这种小爬虫喜欢胭脂,闻到了胭脂味就会爬过去。玲玉公主格外喜欢涂脂抹粉,脸上就不用说了,身上和衣服上也全是胭脂的味道。

    因为太监也知道这些,所以听到即川说“去拿我想给叶儿的那个瓶子,趁人不注意把虫子放进去……”太监也是对玲玉公主甚是厌恶,所以眼睛里放出了激动的光芒~

    玲玉公主看到即川走远了,挥手对着华月就是一巴掌。“贱蹄子,即川问你名字了吗?是不是想和即川在一起?用不用本宫成全你?”

    华月还在望着即川走远的方向,谁知玲玉公主抬手就是一巴掌。华月今儿个被玲玉公主打了很多次,心里早已经烦厌玲玉公主了,但是现在还是只能咬牙忍着,跪在了玲玉公主面前。心里想:夏叶儿如今被楚怀德看上了,玲玉就算钟情楚怀德又有什么用?而且楚怀德深得皇上的器重,我不如去投奔夏叶儿,帮着她收拾玲玉公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