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华月低着头,玲玉公主并没有发觉华月心里的算计。“跪着等死么?贱婢!”玲玉公主又对着华月的胸口踹了一脚,把刚才对即川的脾气都发在了华月身上,华月疼的喘不过来气了。华月心里更是确定了自己的计划。

    华月跟着玲玉公主去了玲玉公主的宫里,宫里的掌事宫女看到华月狼狈的样子,皱了皱眉眉头,搀着玲玉公主进了主房。华月走到宫女住的房间,冲澡换衣服。

    玲玉公主气冲冲的坐下了,说:“本公主要沐浴更衣。”

    “是,公主,奴婢们这就去给您准备水。”

    玲玉公主抓起桌子上的糕点,刚想吃,发现糕点上爬着两只黑色的虫子,把桌子掀了,说:“谁给本公主准备的糕点!”

    “是……是奴婢……”一开始觉得玲玉公主心情不好,心就开始悬起来了。现在看到了玲玉公主把桌子掀了,心里更是忐忑。

    “你俩,把他拖出去,打四十大板,以后不用他在本公主的宫里了!”

    “是,公主。”两个太监架起来可怜的奴婢,走了出去。

    掌事宫女进来了,说:“公主你别生气了,水已经放好了,先去更衣吧。”

    玲玉公主走了出去,旁边忐忑不安的宫女和太监连忙把桌子和一地的糕点收拾了。

    “呼——”玲玉公主跑到了水里,心情舒缓了好多。

    “我要去太后娘娘的宫中,把我最喜欢的那件粉蓝色绣荷花的衣服拿来。”那件衣服用很多珍贵的料子做的,独有一道异香,但是却被即川的太监放进来的虫子爬了进去。

    玲玉公主刚传上去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在梳妆的时候发现胭脂盒子里面全是小虫子。“啊——”玲玉公主宫里传来了尖叫声,即川在自己母后宫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用茶杯掩饰着自己的笑。

    玲玉受到了惊吓,缓了好久,又把给自己梳妆的宫女们拖出去一人打了二十个耳光。

    “今儿怎么事事不顺!”

    玲玉也不想去找太后了,坐在自己宫里,生着气。

    “好痒啊……”玲玉也不顾着自己的公主形象,开始浑身抓挠着。实在是忍不住了,把掌事宫女叫了进来,掌事宫女进来一看,“啊!公主,你脖子上好多虫子!”

    “什么?!”玲玉公主摸了摸脖子,一看,手上好几只活跃的虫子,“啊——”又是一声惨叫。

    皇上和太后本来在下棋,一开始听到尖叫声并没有理会,听到了第二声,即墨就让身边的太监小乐子出去看看。“去看看哪个不知好赖的贱人再叫,把他给朕带过来!”

    “奴才遵命。”

    太后看到即墨无意下棋了,就把茶递给了即墨,“皇上别生气了,清白的气坏了身子,等下哀家教训她就是了。”

    即墨点了点头,“朕还有奏折没有批。”说完就走了。

    太后坐在软塌上百无聊赖的翻看着书,小乐子把浑身挠的通红的玲玉公主呆了进来,华月跟在后面。

    “姑母……”玲玉公主看到太后一脸惊讶,满肚子的委屈,在一瞬间崩裂开,扑到了太后的怀里。“姑母,我好委屈啊……呜呜……”

    太后让宫女太监都退下,摸了摸玲玉公主杂乱的头发,温柔的问道:“玉儿,怎么了?”在门口偷听的华月听到威严的太后娘娘这样说话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玲玉抱着太后,抹了抹眼角少的可怜的泪水,闷声说:“姑母,我被欺负了。”

    太后皱着眉头,要知道她最疼玲玉公主这个侄女了。“别哭了玉儿,跟姑母说,谁欺负你了?”

    玲玉公主把今天发生的事添油加醋说了一遍,太后的脸慢慢的阴沉下来,玲玉看到太后阴沉着的脸,心里暗喜,“姑母,夏叶儿还让华月推了我,您看您看,您赏给我的缕金丝的鞋子上全是泥土,怎么擦也擦不掉……”反正华月是个****婢,为了让姑母生气,舍了你你个也不错。

    “什么?!”太后脸上乌云密布,拍了一下桌案,把玲玉公主吓了一跳,“华月在哪里!”华月在外面听到了,心里更是记恨玲玉了。

    “奴婢参见太后娘娘。”华月声音有点颤抖,跪在地上。

    “你是华月是吧?听夏叶儿的指示推我家玉儿?是不是!”太后把手边的书扔到了华月身上,华月一躲,没有砸到。“你个死奴才!还敢躲!”太后看到华月躲过了,心里更是气愤,把手边的茶杯扔了过去,茶杯砸到了华月的额头,滚烫的茶水浇了华月一头,茶叶粘在头发和脸上,血顺着茶水流了下来。

    华月被这么一砸,一时之间竟愣住了,过了好久才颤颤的吐出几个字,“奴婢没有……”

    太后听她如此说,更是气极,扶桌而起,大步走到华月面前,只听得“啪”的一声,华月半边脸上泛起一层红晕。

    “你没有?那你是说堂堂公主难道会诬蔑一个贱婢吗!”太后气的身子有些发颤。

    “太后娘娘……”话未说完,太后便甩手又是一巴掌。

    华月轻咬着嘴唇,眼里含着泪水,目光里满是愤怒的看着一旁的玲玉公主,却可怜敢怒不敢言。

    “你身为玲玉公主的宫女,她便是你的主子!怎么,如今是不顾尊卑还认了别的主子?”太后恶狠狠的语气,让华月觉得无比厌恶,然而更厌恶的,是玲玉公主那张嘴脸。自己伺候了她这么久,她怎么能如此诬蔑自己?

    “奴婢真的没有!”华月索性不顾了规矩,朝太后几乎是怒吼道。华月一番思索,既然玲玉公主不顾一点情分,她又怕些什么。

    可她不知道,玲玉公主之所以诬蔑她,目的就是借此激怒太后。现今华月如此行为,更是将那个平时高高在上的太后的尊严无视个干净,这无疑是火上添油。

    一旁的玲玉公主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无人察觉。

    太后见一个宫女竟然敢对她如此,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朝门外怒喊道:“来人,把这个贱婢给我拖出去,杖责二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