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玲玉公主一听太后可以帮自己嫁给楚怀德,心中自是欢喜,什么也不顾得,眼中几乎是闪着亮光,“真的吗姑母。”

    太后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玲玉公主见太后点头,欣喜之余还有十分的激动,说道:“如果姑母能让儿臣嫁给楚怀德,让儿臣做什么儿臣都愿意!”

    太后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深深地看着玲玉公主。

    半晌,玲玉公主又垂着眼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纠结的攥着手中的帕子玩捏着。

    太后将她的表现看在眼里,不明白为何自己答应了她可以嫁给楚怀德,她还有什么可不高兴的。

    太后甚是不解的问道:“玉儿,怎么了,还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玲玉公主无奈的撇了撇嘴角,看着太后说道:“姑母,儿臣只是……”

    玲玉公主故意这样吞吞吐吐的,想要太后更加重视自己的这事。

    太后见她不再说下去,追问道:“只是什么?玉儿告诉姑母,姑母替你解决。”

    玲玉公主等的就是这一句话,忙说完了自己的那句话,“儿臣只是觉得有夏叶儿在,恐怕儿臣要嫁给楚怀德是难上加难。”

    太后听她如此一番话,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如今楚怀德为了夏叶儿而呵斥玲玉公主,就证明那个夏叶儿在楚怀德心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玲玉公主又想到在楚怀德宫里发生的事,不禁又泪水决堤,看着太后又是一番说辞。

    “姑母,若是那夏叶儿在,那儿臣……儿臣……”话说一半便又哭了起来,将头埋进了太后怀里。

    太后自然也是心疼玲玉公主的,忙轻抚着她的背部,安慰道:“好了好了,本宫知道了。”

    顿了顿,又说道:“本宫答应你,一定要处罚她。”

    玲玉公主闻言,停了哭泣,抬起头,泪水快要花了脸,“真的?”

    太后抬手用手帕给玲玉公主沾了沾脸上的泪水,说道:“当然是真的,哀家什么时候骗过玉儿?”

    玲玉公主这才点点头,自己用帕子擦干净了泪痕,不时抽抽鼻子,才渐渐有了欢愉之色。

    太后看着玲玉公主,暗自思忖着。

    太后想着如何才能除去这个夏叶儿,正如玲玉公主所言,若是这个夏叶儿一直在楚怀德身边,那纵是她这个太后,也没有办法让楚怀德分心去看看玲玉公主。

    所以,当下最紧要的,还是尽快除去夏叶儿这个人。

    太后眸光好似一道寒剑,散发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而另一边,楚怀德宫中

    房内,夏叶儿环视了一下四周,最终看向了身旁的宫女,朝宫女淡淡说道:“你帮我把东西收拾一下。”

    宫女福了福身子,“是。”应声后便开始把四周的东西揽到了一起。

    夏叶儿待宫女行动起来之后,自己也开始收拾起来。

    将床铺上的,梳妆台上的,桌子上的物件一应收拾了起来。

    宫女一边收拾着,一边想着夏叶儿这是要做什么,终究想不明白,还是开口问道:“姑娘,您这是要去哪儿?”

    夏叶儿闻言也不看宫女,仍慢慢收拾着东西,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要回我家。”顿了顿,说道:“青竹院。”

    宫女听她说要回家,心下一顿,停了收拾的动作,略微思考了一会儿,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继续收拾着东西,再不言语。

    夏叶儿看出了宫女的心思,却不知道她想这个做什么,自己走与不走似乎与她没有半点关系。

    遂夏叶儿一边收拾着一边问道:“怎么了?”

    宫女闻言,抬眼看了一眼夏叶儿,夏叶儿也抬眼看着她,二人正好对上了目光。

    宫女对上她的目光,忙低垂了头,不去看她,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没怎么……”

    夏叶儿见宫女不愿说起,便也不再追问下去,只顾着收拾东西。

    宫女见她收拾起东西,才敢抬头偷偷看了夏叶儿一眼,又低着头收拾东西。

    半晌,二人已经把东西差不多都收拾好了,夏叶儿将一个大大的行装袋放在了床榻上,又坐在床边,伸了一个懒腰,“好累啊……”

    宫女也收拾好了东西,行至床榻边,将手中抱着的一些大大小小的物件塞进了夏叶儿的行装袋中,然后就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

    夏叶儿懒懒的问了一句,“谁啊?”

    “楚大人让姑娘过去用早膳。”宫女在门外说道。

    “哦,我知道了。”夏叶儿看了一眼身旁宫女,站起了身。

    “还请姑娘快些,楚大人该等急了。”门外宫女又催道。

    夏叶儿见宫女催,忙喊道:“这就来。”语罢,拿起了床榻上的行装袋,跨到了肩上,走了三两步,又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又走到床榻边,卸下行装袋,扔在了床榻上。

    怔了一会儿,方往外走去。

    宫女亦跟随其后。

    二人出了门,绕过几条长廊,进入了一个转角,便到了楚怀德的居处。

    视野立即开阔起来,四周围满了翠绿的竹子。

    夏叶儿见房门洞开着,便往门内望去,只见空空的没有一个人影。

    随即带着宫女三两步跨入了房内。

    屋内的楚怀德听到脚步声,便知是夏叶儿来了。

    二人走进内室,楚怀德正坐在桌旁,桌上摆满了膳食。

    夏叶儿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

    楚怀德朝夏叶儿温润的笑了笑,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凳子,说道:“坐。”

    夏叶儿遂落座在楚怀德身旁,看着这一桌丰盛的膳肴,以为楚怀德是来给她送行的,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你知道了?”

    楚怀德眉心微低,不解的问道:“知道什么了?”

    夏叶儿看着楚怀德,淡淡的说道:“这不是给我送行的吗……”

    楚怀德闻言,笑着说道:“我让你陪我吃一顿饭而已。”

    顿了顿,好像反应了过来,说道:“等等……什么?送行?”

    夏叶儿这才明白,原来楚怀德并不知道她要走的事情,后悔自己说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