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曾经我也是一个活泼爱笑的小姑娘,我和月瑰一样渴望得到您的温暖,可这么多年来,您给了我什么?辱骂,冤枉,一点点小事就对我大声斥责,多加否定,您只知道我为什么越来越孤僻,却不知道是什么使我变成这样子。同样是背诗,月瑰能得到您的赞美,我却只能被质疑是作弊;同样是打翻墨水,月瑰得到的是安慰,我却是闭门思过的惩罚;同样是被冤枉,月瑰得到的是信任,我却只有欲加之罪。爹,请您告诉我,这样的我怎么和月瑰比,我敢拿什么和她比!”

    这样泣血的话语让围观的不少女眷情不自禁拭起了眼泪,望着声泪俱下的女儿,许华一时竟有些发愣,他怎么就忘了,这是他和白梅的女儿,他曾经那么疼她,把她视为自己的掌上明珠,他曾为了看看她的睡颜,连庆功宴都顾不上没参加就回府了。但如今,他的女儿却字字是泪地诉说着她曾经的渴望和伤心,他的心里突然充满了深刻的愧疚与心疼,他想去摸摸许月梅的头,却被她躲开了。

    “爹,如果可以,我也不想丢您的面子,不想丢许家的光,如果可以,我甚至不想做您的女儿,因为这里,太痛了。”许月梅用力指了指自己的心,许华忍不住喉头发紧。

    “你有了新的夫人,为了保护自己,我只能装疯卖傻,可是我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结果,一个小小的婢女竟然敢杀了我!”

    不知哭了多久,许月梅又恢复了那种冷漠的样子,她背过身去,说:“今天真是对不起各位了,本来你们是开开心心来参加我爹的寿宴,现在却都被我搞砸了,抱歉,请各位都回去吧,不要因为我扫了兴。”

    众人也不知怎么回事,竟听了许月梅的话,静静地散去。

    哭过后许月梅觉得痛快了许多,她呆呆地看着荷池,忽然身后传来一道清浅而有磁性的男声:“没想到许家小姐如此能言善辩,只可惜,本王亲眼看到你杀了那个丫鬟了。”

    许月梅警戒地回过头去,却见一个长着桃花眼的男子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他一身白衣,头发只用一枚简单但昂贵的宝石簪于发顶,整个人看起来温润如玉。

    但许月梅此时可没有心情考虑这些,她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当即一个手刀就砍过去,聪明人是不会给自己留下威胁的。

    “有意思。”之前一直在旁暗中观察的伊思迅速被勾起了兴趣,他身形极快地一闪,只轻轻一推,就挡开了许月梅的进攻,许月梅也不惧,一个标准如教科书的侧踢狠辣地踢在伊思的脖颈处,伊思依旧轻松地避开。两人拆了几十个招,最终许月梅因体力不支败于伊思。

    “想不到你不仅能言善辩,近身功夫也不错。”伊思借势将许月梅箍在怀里,在她耳边暧昧地吹着气。

    “如果你再不放开我,你还会知道我近身杀人的技术也不错。”许月梅云淡风轻地说着。

    伊思忍不住低声笑起来,他的笑声干净而低沉,听起来十分舒服:“都说许家大小姐痴痴傻傻,现在看来,不仅精明的人,还偷学了很多的防身之书,在下佩服。”

    伊思放开许月梅,许月梅立马与他保持一米的距离。

    “我们真的要这么说话吗?”伊思饶有兴趣地看着许月梅:“不过无所谓,在下伊思,本朝六皇子,你不必避讳,直接叫我伊思就好了。”

    “又一个皇家之人。”许月梅警惕地看着伊思:“今晚的事你看到了多少?”

    “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也看了,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我只知道那个丫鬟是作恶太多,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别的嘛,一概不知。”

    见他表情不似作假,许月梅这才相信伊思没有要告发她的意思,遂放下心来。

    自那日大闹一通过后,许月梅在府中的地位明显提高了不少,但她并没有止步于此,人心都是薄凉的,你一时的发作或许能震慑住那些人,但过不了多久,这些习惯踩搞捧低的小人又会故技重施,所以,许月梅决定不再忍耐了,倘若有人还想拿她当软柿子捏,那么她一定要叫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后悔。

    没过多久,一个不怕死的自己往枪口上撞了,那是从前从许月瑰那边拨过来的一个丫鬟,叫月香,明里暗里都在虐待许月梅,残羹冷饭自不必说,偷拿许月梅的东西去卖也是常有的事,一开始还偷偷摸摸的,后来都光明正大地拿,好几次被许月梅撞见了,也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这一日,厨房给许月梅做了一碗杏仁樱桃酥酪,等她兴冲冲地赶回去时,却见碗里只剩一小半。

    “谁吃过这碗酥酪?”许月梅微微眯起眼睛,问门口的小丫鬟,那小丫鬟也是个惫懒的,正在门边打盹,猛地被惊醒,见是那个软弱可欺的许月梅,半天才没好气地说:“奴婢不知!”

    “不知是吗?”许月梅冷笑一声,淡淡地说到:“养条狗尚且还会吠,你这么大个人却不会为主子守家门,看来留你也没什么用了。竹月,把这好吃懒做的丫头拖出去打个二十大板,再随便找个人牙子卖了。”

    那小丫头似乎还没有醒悟过来,她看着许月梅,神色茫然而难以置信。

    “怎么,竹月,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吗?”许月梅瞥向一旁穿绿色衣裙的丫鬟,经过这几日的相处,她已经可以确定这个竹月是为数不多真心待许月梅的人。

    竹月并不是没听到,而是也被许月梅的举动惊住了,过去她家小姐没少受这些白眼狼的欺负,她好几次都恨不得将她们拖出去打死,奈何小姐总是一副温吞顺意的样子,使她也发作不得,但今晚的小姐,似乎不一样了。

    “竹月。”许月梅又唤了一声,这次竹月没有再怠慢,她招来两个有力的家丁,一人一个把那小丫鬟往外拖,小丫鬟也察觉到许月梅是真的要处罚她,当即就扯着嗓子凄厉地喊了起来:“大小姐,大小姐,那碗酥酪是月香姐姐吃的,我看见了,大小姐,饶命啊,我再也不敢撒谎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