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203章 好大的口气
    “月香吗?”许月梅对那个丫鬟的哭泣求饶充耳不闻,不多时,她便让人把那个月香“请”过来。

    却说月香此时正在许月瑰的房里商量着怎么狠狠治许月梅一顿,好替许月瑰出气,冷不丁听到凄厉的哭喊声,又见许月梅居然让人把她绑回去,一时心便慌了起来。

    “二小姐,二小姐怎么办?”躲在假山后的月香看着不远处凶神恶煞的家丁正在到处找她,越发不敢出去,她拉着许月瑰的衣袖希望许月瑰救她,但许月瑰是见过许月梅发狠的样子的,她此时心里也有些犯怵,便用力地拨开月香的手,嫌恶地说到:“你是她的丫鬟,她叫你去是应该的,现在作什么求我,你快快去吧,你我只是在这里偶遇,不要让别人误会了我们的关系。”

    “二小姐!”月香早没有刚刚谈论着怎么整治许月梅时的威风和得意了,她抖搂着身子哭个不住,却听得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月香你不必哭,今日我与你同去,那黄毛丫头必不敢动你分毫。”

    月香的眼睛亮了起来,来人是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老妇,生得膀大腰圆,原是许月梅和许月瑰的奶娘,因着她的身份,连许华都要忍让她三分。此老妇颇有心计,知道许月梅软弱可欺,不受宠爱,便顺风使舵地帮着外人糟蹋起许月梅,过去许月梅十分害怕她,有她在的地方,许月梅连手脚都会发抖。

    “那就谢谢林大娘了。”见有了靠山,月香也不哭了,那些歹毒的心思又生了起来,两人如此这般地串通一气,便自己朝许月梅院子里走去。

    许月梅搬了把椅子坐在院子中间,手上端着那碗酥酪,有一下没一下地搅动着,那个小丫鬟被打得皮开肉绽,正趴在一旁有气无力地哭着。

    见两人来了,她头也不抬,只拿眼瞧着那碗酥酪:“看来平日是我把你们惯坏了,见了主子连个正经礼也没有。”

    听了这话那两人才假惺惺地行了个礼,许月梅斜眼看向林大娘,略带笑意地问:“奶娘许久未见,今日是来帮我教训丫鬟的吗?”

    林大娘听到许月梅的语气,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这位大小姐平常见了她多半都会吓的三魂丢了七魄,可今天语气里似乎有些凌厉……见林大娘未答话,许月梅继续问:“奶娘,想什么呢?难道是魂飞走了不成?”月香在一旁也忍不住用胳膊暗暗地推了推林大娘,此时林大娘便是她最大的倚仗,她还等着看这痴傻小姐的下场呢。

    经这一问一推,林大娘终于缓过神来,心中也有了计较,不过是个痴傻呆儿,还能翻出天来。她挺直了腰背,清了清嗓子,扬声说:“老奴自然是惦记小姐的,不过今日过来是想问问小姐,香月究竟犯了什么大错,你要命人将她绑来。”

    好大的口气!许月梅心中怒火中烧,不过是一个老奴,竟然质问起主子来了,不过她面上依旧笑着,语气中似略带一丝恐惧:“本来只是有件小事,想叫香月过来查明清楚,不想倒是惊动了奶娘。”

    林大娘一听,瞬间心中得意起来,果然许月梅还是对她心存畏惧。香月也是,将腰杆挺的直直的,定定地看着许月梅,仿佛下个瞬间就能看到眼前的人儿匍匐在地大喊着饶命。

    许月梅见了二人的模样,心中不住冷笑,今日她便要好好整治整治这帮奴仆,将她们以前欺辱自己的账好好算上一算。林大娘见许月梅不再说话,只当她是被自己吓懵了,心中越发得意,语气也越发的强硬了:“既然只是件小事,小姐何必要如此劳师动众的,若是让老爷知道了,恐怕小姐是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的。”

    许月梅稳坐不动,笑着说:“多谢奶娘为我着想,不过奶娘还没听我说是什么事呢,怎知我就是劳师动众?”林大娘未想到许月梅会反驳她,一时有些懵,不过随即反应过来,心中暗自忖度了一番,听听也罢,反正到时候不管三七二十一推翻便是,然后再找机会将许月梅好好教训一下,就算老爷知道了也只会当她是在教小姐规矩。

    林大娘心中料想清楚,接着说:“那小姐就请说吧。”许月梅叫月竹将那小丫鬟转过脸来,然后看着月香说:“月香,你可认识此人?”月香只瞟了那小丫鬟一眼,便理直气壮答到:“奴婢不认识!”

    “好一个不认识!”许月梅突然升高了语调,吓得香月一个激灵。许月梅此时脸上已经笑意全无,盯着香月,语气强势:“我来问你,今日厨房给我准备的酥酪,是不是被你吃掉了一半?”

    香月心中突然莫名地害怕了起来,这个痴傻的大小姐,她从来未曾看在眼里,但是今日就跟转了性一般,竟让她不敢直视。

    香月转头看了看林大娘,见她朝自己点了点头,这才稍微心安了一些,悄悄咽了一口口水,回答到:“不是奴婢!”

    许月梅看着香月不怒反笑,眼神却越发凌厉:“可是有人说亲眼见着你吃了呢,你又怎么说?”

    许月梅给竹月使了个眼色,竹月马上上前,抓住那小丫鬟的头发向上一提,低声喝道:“将你刚才跟小姐说的话再说一遍!”

    小丫鬟显然被吓坏了,突如其来的拉扯让她的面容有些扭曲,只能一边抽泣一边断断续续地答着:“唔,奴婢亲眼……看到是……香月吃了小姐的……酥酪……小姐放了我吧……唔唔……”

    “人证物证具在,你还有什么好说,你这个刁奴实在猖狂!”声音俱厉,散发着层层冷意:“往前,是我太过放纵你,养就你这样的刁奴实在是我的不幸,从此,你出去吧,我这小地方,容不得你。”

    随着这件事的尾声,夏叶的脚步也临近了罗月国。

    经过几日的奔波,夏叶终于到了罗月国,不过刚到罗月国的地界,她就发现有些不对劲,怎么这街上尽是些女子呀?夏叶边走边想着,突然前方嘈杂的吵闹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抬头一看前方不远处已经聚集很多人,好像是在瞧什么热闹,夏叶也感觉十分好奇,便走到人堆里左推推又挤挤,终于看清了眼前的场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