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未曾想到孙二娘的反应会如此强烈,只能含糊答道:“恩,因为公子之前对我有恩,所以这次进子陵城,想顺便去他府中感谢一番。”孙二娘看着夏叶表情有些狐疑,不过公子心善,确实帮助过很多人,若是真的曾经帮助过这个姑娘也未可知,想到这儿,孙二娘继续说:“若真是如此,倒也罢了,说来也巧,今日我正好也要去公子府上,一会儿你先跟我去一个官商那边,然后我们再同去公子府吧,这样也省的你一个生人到处走动让人生疑。”

    夏叶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将孙二娘糊弄了过去,见她已答应了下来,便笑着说:“那就多谢二娘了。”

    又走了会儿,夏叶二人终于到了子陵城外,孙二娘给夏叶使了个眼色,让她稳定心神,夏叶暗自吐了口气,让自己尽量放松下来。

    “孙二娘,又这么早来送菜呀?”城门的守卫远远地看见孙二娘,便打起了招呼。“不早,不早,哪能跟你们比呀,你们比我早。”待走的近些,孙二娘便将推车放到地上,然后一边擦着额头的汗珠,一边说着。

    “这么说倒也是哈。”那守卫说着嘿嘿地笑了起来。“咦,二娘,这个是谁呀?”守卫这才注意到孙二娘身边的夏叶。夏叶从这守卫开始跟孙二娘搭腔时,便一直低着头,此时听到守卫开始询问自己的情况,心下稍稍有慌乱。

    “哦,她呀,这是我家侄女,过来帮帮我的忙。”孙二娘笑着答道。夏叶这才抬头看着守卫一眼,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我家这侄女呀,有些怕生,之前没大出来做过活,我这不也是寻思着带带她嘛。”孙二娘继续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守卫又看了一眼夏叶,说道:“不过,二娘呀,你这个侄女倒是长得挺水灵的呀。”孙二娘继而笑出了声来;“官爷,你可真是好眼光,我这侄女可是像极了我年轻的时候,活脱脱的美人胚子。”

    夏叶听着二人有说有笑的,却是后背蹭蹭地冒着冷汗,只要还没有进城门,她的心里就总是绷着一根弦。

    “行了,二娘,等以后你得了空,到我家里去,咱们再好好聊聊哈,我就不耽误你干活了,咱还是老规矩例行检查。”守卫说着又叫了几个人过来,开始对推车跟菜仔细检查起来。

    不一会儿便检查完了,确认完没有问题之后,守卫便笑着示意孙二娘可以走了。

    夏叶终于在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跟在孙二娘旁边,朝子陵城内走去。

    “等等”夏叶刚走到一半,眼看着就要过城门了,没想到刚才那守卫突然出声叫住了她们。夏叶心中咯噔一下,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孙二娘放下车,在夏叶手上轻轻按了按,夏叶抬头看了看孙二娘,心里这才稍稍安定了下来。

    守卫快步走到她们面前,然后对着夏叶说道:“刚才没注意,姑娘你只是进去送菜,为何带了个包袱,能否把包袱打开,让我检查一下?”夏叶握着包袱的手慢慢收紧,自己带着个包袱确实太过显眼,这包袱中虽然没有什么重要的物件,随意检查不成问题,但是这送菜还带着包袱应该如何解释呢?

    夏叶心中一时纠结万分,正当她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之时,孙二娘看着守卫,笑着开口说道:“你看,都是我不好,刚才忘了说了,那吴掌柜的商行里前一段时间十分缺人手,然后就跟我说,让我给寻摸个清白可靠的,这不我这侄女呀,虽然没怎么见过世面,但是心细的很,又会算账,我心想带她去给吴掌柜瞧瞧,若是合适便让她直接留在那边做工,这才让她带着包袱的,省来来去去的麻烦。”

    “吴掌柜?”守卫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换上一副惊异的表情继续说道:“难道是当今相国的胞妹吴记商行的吴老板?”“正是呢。”孙二娘答着,脸上笑开了花。“哎呀,二娘,你这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呀,给自己家人谋了个这么好的差事。”守卫也跟笑了起来,语气里似还有一丝羡慕。“是呢,咱们也是自家人,以后呀这城里面要是还有好差事,我肯定也忘不了你。”孙二娘说着拍了拍那守卫的手。守卫一听这话,便打心眼里高兴了起来:“行,二娘,有你这句话就成,这包袱我也不看了,既然是吴掌柜要的人,自是不会出错的,你们赶紧进去吧,别耽误了事儿。”

    孙二娘跟守卫道了声谢,便赶紧给夏叶使了个颜色,示意她赶紧走,夏叶此刻深知刚才是好不容易才能躲过一劫,立刻会意,跟在孙二娘的身侧全力快步走着。

    待已经离着城门有了很大一块儿距离之后,二人才放慢了脚步。

    夏叶回头看了看远处的城门,回过身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对孙二娘说:“刚才要不是二娘,我恐怕早就被守卫发现了,我对二娘的感激之情无异于言表,”说着夏叶从怀中掏出之前满香居掌柜的给她的碎银子,放到孙二娘手中,接着说道:“我这里还有些碎银子,还请二娘笑纳。”

    “姑娘,这样就见外了,我虽然是个爱财之人,但是姑娘这银子我是万万不能要的,今后姑娘在这子陵城中要用着银子的地方还多着呢,赶紧收起来吧,不然以后二娘我是没脸见掌柜的了。”孙二娘说着便重新将那钱袋塞回到夏叶手中。

    夏叶心头一暖,刚才见孙二娘收下了小二的银子,因为她做这一切只是为财,未曾想到原来二娘也是个如掌柜的一边的暖心的人。夏叶依二娘之言将钱袋重新放回自己怀中,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不禁担心起来,然后对孙二娘说:“二娘,方才你对那守卫说,我要去吴掌柜的商行做工,这以后万一,守卫发现了我并不在那里,知道我们说了谎,她会不会去找你的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