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孙二娘一边走着,一边面带微笑地答着:“姑娘放心,那吴掌柜是个有身份的人物,那守卫轻易是见不着的,就算是真见着了,她也不敢贸然问吴掌柜这种事情,守卫只能在子陵城城门的相关区域活动,轻易是进不了内城的,所以我才敢像刚才那么说,姑娘大可放心。”

    “哦,原来是这样,”听了二娘的话,夏叶放下心来,盘算着下一步定要去公子府中打探一番。“诶,二娘,我之前听人说,这子陵城中一共三重门,咱们刚才进的就是第一道门吧,那第二道门跟第三道门在哪里?咱们这样的平常人能进去吗?”夏叶边走边问着。

    孙二娘转头瞧了夏叶一眼,然后语重心长地说:“这第二道门离公子府颇近,咱们一会儿过去的时候便能看见,那里的守卫是第一道门的三倍不止,已经不是我们普通百姓能够企及的,更何况是第三道门,那可是我们罗月女皇住的地方,姑娘,二娘一见你就知道你与我们平常之人不同,但是你一定要听我一句劝,切莫要再想进哪第二、第三重门,凡是跟皇室扯上关系的事儿,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夏叶感受到了孙二娘语气中的关切之意,便冲二娘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会牢记,但是她心里还是对那两道门好奇不已,而且她想寻找的线索就在那里面,她又怎会因为危险就轻易放弃。

    夏叶跟孙二娘很快便来到一处商行,这里的老板姓蔡也是官商,二娘隔一段时间就会送一些新鲜的蔬菜进来,商行会进行挑拣分类,调出一些品相跟新鲜程度最好的菜,会送进第二道门,而剩下的这些就留给这第一道门中的官员及家属选购。

    “二娘呀,你可算来了。”夏叶二人一到,蔡老板便热情地招呼了起来,“来人呀,帮二娘把菜卸下来。”蔡老板往屋内吆喝一声,便从店里走出两个伙计,将孙二娘的推车接了过去。“来来来,二娘屋里还喝口水,”蔡老板喜笑颜开地拉着二娘就往店里走,刚走没两步才发现旁边的夏叶,随即朝二娘问道:“二娘,这位姑娘是?”“哎呦,蔡老板,你看我这年纪大了记性也差了,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我家侄女。”孙二娘笑着答应着,然后又对夏叶说道:“你这傻孩子,还不见过蔡老板。”

    夏叶听了二娘的话,放抬头看了看蔡老板,简单地行了个礼,说道:“见过蔡老板。”蔡老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不错,二娘没想到你家中还有这么出挑儿的姑娘啊。”孙二娘马上笑着接话道:“都是蔡老板抬举,我家这侄女呀,不爱说话,也不大懂规矩,您不要怪罪才好。”“哎,二娘,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你看我像是那种默守陈规的人嘛,来来来,姑娘你也来,咱们一起进屋先歇歇脚。”

    蔡老板说着冲着夏叶一笑,示意她跟上,然后跟孙二娘先行一步进了店里。

    夏叶跟在二人身后,默默地观察这周围的环境,这房子前脸是个不算太大的店面,伙计也就七八个人,这店里摆着的除了蔬菜瓜果,还有粮油,再往后走穿了一面屏风,便看到一扇门,出了门便到了一处小院落。

    蔡老板跟孙二娘先行走着,已经进了这院落的正房,夏叶在后面跟着,心中猜测着,这里应该就是账房跟掌柜的休息的地方。跟着二人进了屋,夏叶轻轻地坐到了孙二娘的身侧。

    蔡老板似也不在意夏叶,只招呼人来给她倒了杯水,便跟孙二娘聊起天来:“二娘呀,先喝口水润润嗓子,今日也是起的很早吧?”孙二娘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笑着说:“蔡老板,看您说的,我这不就干的这份活儿么,勤快着点儿是应该的。”

    蔡老板闻言也是一笑,接着说:“你说的也对,二娘呀,我这儿正有件事情要与你商量,恐怕也是要辛苦上你一阵儿呀。”孙二娘一听便知道这蔡老板今日将她二人叫进屋来,不光是为了让她们过来歇歇脚,主要是有事要说,孙二娘心下澄明,立刻答道:“蔡老板,您有话就直说,要是我二娘能办到的,定当竭尽全力。”

    此时夏叶也感觉除了蔡老板的用意,偷偷竖起了耳朵,细细地听着。

    蔡老板似乎就在等着孙二娘的这句话,当即叫好,接着说道:“二娘,常在这市集酒肆之间行走,不知是否听到了些风声,咱们罗月国的当今圣上,要选妃了。”

    选妃?这两个字在夏叶脑子里炸开了锅,这罗月国是个女皇,选妃的意思难道是要选男子入宫为妃?夏叶的耳朵竖的更长了,生怕漏掉了一个字。

    孙二娘倒是并没有夏叶如此惊异,面色还是如常,说道:“不瞒蔡老板,我之前确实是听过一些个传言,但是后来我穿梭在这子陵城中并没有听到半点风声,所以也就只当是流言罢了,未曾听信。不过听蔡老板这意思,难道这事儿是真的?”

    蔡老板神秘一笑,冲孙二娘点了点头:“我也是刚从我妹妹那边得到的消息,我妹妹虽然官衔不大,不过却是在宫中伺候的,又是主管这礼仪,消息自然是不会有错,具体日子虽未定下,但是绝跑不出这个月去。这圣上选妃,自然要大宴群臣,选定之后不日便要大婚,届时子陵城中的瓜果蔬菜供应量自然是要翻番的,所以我想着先跟你商量一下,咱们还是要早做准备的好,而且只有这最好的才能进那第二重门,所以……”

    “蔡老板,您的意思我明白了,以后呀,我这边一有了新鲜的果蔬自然先往您这边送,紧着您这边先挑,您放心就是了。”孙二娘笑呵呵地说道。

    那厢蔡老板也笑出了声来,说道:“就知道二娘你是个爽快的人,若是我得到了好处,自然也是少不了你那一份的。”孙二年摆了摆手接着说道:“不用,不用,蔡老板这是见外了,您照拂了我这么多年,这都是应到的。”蔡老板听了这话,这嘴差点咧到了眼睛下边,然后又是一顿寒暄,才送孙二娘跟夏叶离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