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等出了蔡老板的店面,孙二娘从推车下面的隔层里拿出一筐菜来,放到车上。夏叶一瞧,里面有各式各样的蔬菜不说,就连新鲜程度就比刚才那一车好上太多。

    “二娘,这菜是?”夏叶疑惑地看着孙二娘,问道。

    孙二娘并不看她,只是稍微笑了笑说:“姑娘莫非忘了我刚才说的了?咱们呀现在要去公子府。”夏叶恍然大悟,原来这一筐菜是专门为了公子暮歌准备的,“二娘,莫非公子也对你有恩?所以你才特地留下这好菜送给他?”夏叶好奇地说。

    “算是吧,”孙二娘笑了笑,接着说“当年我刚开始做这卖菜的营生,听闻只要谁家的菜能进这子陵城,就不愁以后没有钱花,当时我家中三个孩子还都只是半大,为了养活他们,我就需要更多的钱,所以一时鬼迷了心窍,一心就想把菜送到这子陵城中,但是哪有那么容易呀,那时候所有的官商基本都有自己的供货源,根本就不会理睬你,我又不敢把价钱压得太低,怕遭到同行的排挤。后来听说有一个官商的供货源不知怎么的断了,一时间所有的菜贩子菜农都拥到了他面前,想争取这个机会,这里面呀当然还有我。我清早就起来排队,好不容易等排到我的时候,那个官商就看了一眼便把我早起辛苦摘的菜直接扔到了地上。”

    “为什么呀?”夏叶听到这儿,忍不住问道。“谁知道呢,”孙二娘的语气里也充满了无奈,继续说:“当时我就懵了,有些不知所措,就问他为什么?谁知那官商不仅不回答还对我恶言相向,说我居然敢拿这样的菜来糊弄他,我开始还跟他反驳,但是后来已然知晓并不管用,我便跪在地上求她,说我有三个孩子要养求她再给我一个机会云云,那官商却置若罔闻,还嫌我碍事差人把我拉到了一边,我当时已经哭得不成样子,脸也丢尽了,也没有赚到钱,我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生活。”

    “那后来呢?难道是公子暮歌出现了,然后将那官商惩治了一番?”夏叶好奇的问道,她也仿佛跟着孙二娘回到了那个时候,感受到了她当时的伤心跟绝望。孙二娘摇了摇头,也陷入到了回忆之中:“后来呀,公子确实出现了,但是他并没有对那官商做什么。那时候他也就是十四五岁的年纪,但是说话做事,已然是一副大人模样,而且已经在我们这罗月国中颇有名气了,他只命令那些人放开我,然后亲自将我扶起来,不仅让他的侍从买下了我所有的菜,还跟所有人说,以后他的府上就只收我卖的菜。”

    “哇,竟有这样的事。”夏叶惊奇道。“是呀,我当时也懵了,后来峰回路转,许多官商们都知道了我为公子府专门供菜的事情,也都纷纷跟提出了让我也给他们供菜的要求,再后来我就真的如愿一直穿梭在这子陵城中,吃我的菜的都是些皇亲贵胄,也确实赚到了一些银两,足够我养活我那三个娃娃的了。”孙二娘语气变的有些飘远。

    “也是因为这样,二娘你才一直拿最新鲜最好的菜给公子送去,为了感谢公子他当年的恩情。”夏叶总结到。“是呀,我确实是这样想的,但是后来我又有幸再见到公子时,曾向他提及此事,他却很淡然地说,当初只是单纯地觉得我的菜好才选的我,并没有别的。”孙二娘的语气中似有一丝伤感。

    居然有这样的人?夏叶不禁思索了起来,若是一般的人对别人施了恩,定是希望别人能够十倍奉还,就算不能奉还也是想博得一个好名声,让别人对他心生感激。但是这个公子暮歌的态度分明是帮了人家,不但不让人家还,而且连承认都不愿意承认。来罗月国这没几天,夏叶便听说了有关公子暮歌的好几件事,她已然下定了决心,一会儿一定要找个机会直接留在公子府。

    “哎,姑娘,”孙二娘突然叫住夏叶。“啊,怎么了,二娘?”夏叶回过神来看着孙二娘。“我想起来,你方才不也是说去这公子府是为了报恩吗?所以想问问,这公子对你是有什么样的恩情?”孙二娘直看着夏叶,让夏叶心中不禁开始发虚,本来就是随口胡诌的一个理由,这一路上二娘帮她良多本就不应该有所欺瞒的,可是如今却是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夏叶只好冲着二娘尴尬地笑了笑,支支吾吾地回答着:“这个嘛,就是,那个什么,恩,对,就是……”孙二娘是个明眼人,马上看出夏叶心中似是有所顾虑,遂接着说道:“姑娘,要是不想说就算了吧,有些伤痛说一次就相当于揭一次自己伤疤,这种感受我能理解。”

    初入公子府

    听到孙二娘这么说,夏叶心中隐隐有些内疚,只在一旁闷不吭声地帮着二娘推着车,不再过多言语。

    约莫走了一刻钟,夏叶二人终于到了公子府,夏叶抬头看到牌匾上三个飞扬的大字,又些微微愣神,这字迹好像是个女子所写,虽然这字有着浑厚的气势,但是隐隐又透出一些娟秀之气,总之看的夏叶十分舒服。

    夏叶走过去抬手就要敲门,却未曾想被孙二娘急急地叫住;“姑娘,等等。”夏叶疑惑不已,这都已经到了公子府咋还不让敲门呢?接着问道“二娘这是为何?”

    “我都说姑娘不同我们平常之人,从这事儿上便可见一般,我们这自己出来谋活计的,给他人府中送这送那的,什么时候走过正门呀!”孙二娘说到末了自己也不禁笑了起来。

    夏叶听二娘这么一说,噌的一下脸就红了,这才想了起来之前在家中之时,那些商贩到府中送菜送米确实走的都是后门。夏叶怯怯地回到孙二娘的身边,活脱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只低下头推着车,跟二娘一起往公子府的后门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