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公子府的后门跟前门相比十分窄小,一次智能容一人通过,夏叶得了二娘的指令之后方才抬手轻轻地扣了几下门环,尽量温柔的叫着:“有人吗?我们是来给府上送菜的。”不一会儿,便听到咯吱一声,后门先是开了一道小缝,有只灵巧的眼睛自门缝之中,悄悄地将外面的二人打量了一番,然后门才咔吃一声,完全被打开。

    有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出现在门口,“呀,二娘,你可来了,我们家厨子正在愁着这中午没有菜下锅呢。”孙二年也咧嘴笑了笑,微微施了个礼说道:“李小姐,莫要拿我开玩笑,这公子府中分明也种了好些菜,我这些呀只是为了给公子跟小姐尝个鲜的。”那小姑娘也笑了起来,声音如银铃一般清脆。

    “咦,二娘,这位姐姐倒是面生的很呢,不知是何人呀?”小姑娘挑了挑眉,细细地将夏叶打量了一番,眼神中有几根探究的意味。孙二娘接着答道:“小姐,这是我家侄女,也是之前受过公子的恩惠,今天是特意跟我前来跟公子道谢的。”

    夏叶对那小姑娘略施一礼,但是小姑娘似是对孙二娘说的话存有疑虑,又将夏叶从头到脚瞧了一遍,方才侧身让她们进来。

    孙二娘将推车放在了门口,只提这一篮子菜跟夏叶进了公子府,她们跟在李小姐的身后,夏叶特意轻轻拉了一下孙二娘,等与那小姑娘的距离稍稍隔得远了些,她才轻声对着孙二娘问道:“二娘,不是说着公子暮歌这一代是李家的独子吗?为何这府中多出来一个姓李的小姐呀?”

    孙二娘环顾了一下四周,才靠近夏叶耳边轻声说道:“姑娘你有所不知,这李小姐并非是李家亲生,因当时这李家的主事夫人觉得自己就一个独子太过单薄,也羡慕别家有女儿绕膝,所以从一个较远的同姓亲戚那边过继了一个女孩,就是现在的李小姐,李小姐刚过继来没几年,那主事夫人便去世了,最终也没能等到女儿绕膝的那一刻呀。”

    孙二娘说完便摇了摇头,方才看见那李家小姐已经走远了,赶紧拉着夏叶快步追了过去。夏叶一路上边走边看,这公子府比她想象中还要大很多,但是下人却是了了,这一路走来也不过就碰到了两三个人。

    正当夏叶还想再找孙二娘问问的时候,他们一行人已然来到了厨房。李小姐银铃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姜姐,二娘来了,这下你不用发愁了吧?”夏叶环顾了一圈发现这偌大的厨房之中只有一个厨娘,颇觉得有些奇怪。

    “哎呀,我的二娘呀,你终于来了。”姜姐正在为午饭发着愁呢,这每日都是老三样,就算做的再好,也快把大家吃吐了,这府中又偏偏只有她这一个会做饭的,连个给她出出主意的人都没有,每次她都是只着孙二娘送些不同的食材来,才能给大家换换口味。

    孙二娘将那一筐子菜放到地下,然后笑着对姜姐说:“你这分明就不是盼我,而是盼着这些菜呢。”此话一出引得满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

    姜姐本来也是个爽朗之人,一听二娘的话,都有些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了,好不容易才收住了笑,将眼角的眼泪擦了擦,便对着李小姐说道:“小姐,你先出去吧,我这马上就要做饭了,油烟重,一会儿再呛着你,公子定是要罚我的。”

    李小姐一听这话,竟害羞地笑了起来,然后说:“哥哥才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儿就胡乱罚人呢,姜姐,分明是你嫌我在这里碍事,所以才想赶我走了,算了,既然我也帮不上什么忙,那就不打扰你了,我出去玩咯。”虽是说着责怪的话语,可分明没有半分责怪的语气,夏叶突然对这个李小姐也有些好奇了。

    夏叶正想着,突然感觉好像有一道目光从自己的身上划过,回头一看,只能看到李小姐的一抹倩影,夏叶分明感到那眼神之中隐隐有些恶意,但应该不是李小姐,她看起来就是个明朗的小姑娘呀。

    “刚才光顾着说话了,二娘,这位是?”姜姐看着夏叶,眸子中有隐隐的笑意。

    夏叶展厨艺

    “这是我侄女,今天啊是过来给我帮忙的。”孙二娘笑着说。今日这样的介绍不下于五次了吧,夏叶都已经习惯了,赶紧朝这姜姐点了点头。“恩,看着是个机灵的姑娘,现在做什么活计呢?”姜姐对着夏叶问道。“就是因为她之前,没做过什么活,我才带她出来见见世面呢。”还未待夏叶答话,孙二娘便接茬替她挡了过去。

    “哦,那对这厨房的杂事可还熟悉?”姜姐继续问道,这次孙二娘未曾接话,因为她听出姜姐这话里是有意让夏叶留在此处帮忙,但是她心中并不知道夏叶到底是何想法,所以也不敢贸然接话替她应承。

    “杂事做的倒是不多,菜倒是会炒几个。”夏叶轻声答着,却让另外两个人一脸的惊异。“呀,原来姑娘会做菜呀,那真是太好了,那姑娘的拿手菜是?”姜姐心中不光惊异,还有些兴奋,要是这姑娘真是会做菜,那留下她在身边帮忙,自己也能轻松很多,所以还想进一步再了解了解。

    夏叶想了想,然后答道:“我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拿手的,就像清蒸鲈鱼呀,红烧狮子头呀,水晶肘子呀,等等吧,这些都会做。”

    “呀呀呀,二娘呀,你这侄女真是不得了呀,这三样可都是开席的大菜呀。”姜姐两眼放光,心想着若真是如这姑娘自己所说,那就一定要将她留下。

    孙二娘听了夏叶的话,稍稍有些手心出汗,她虽然一早就看出了这姑娘并非是寻常的百姓人家,但是这做菜……孙二娘看了看姜姐的模样,这要是做的好还好说,要是做的不好,恐怕是不好善终呀,但是脸上依旧带了笑,答道:“是呢,我这侄女呀没大见过世面,姜姐您别见怪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